探訪孤兒院心得

 672784830 o
探訪孤兒院有感                                                                                   
 
                                                                                                                                             羅少君
 
 
抵達加德滿都的第一天( 2010/5/9 ),我們在酒店稍作休息後,即刻搭車前往咕嚕長期資助的孤兒院(Nepal Matri Griha)探視。 這間孤兒院除了收容3到12歲家庭破碎的兒童,也安置了受虐、殘疾、或是窮困家庭的孩子們,從2000年成立以來,全都是靠國外慈善團體的捐助,先後有過德國和日本人的幫忙,不過最近因為全球經濟不景氣,捐款銳減,目前陷入了經費不足的困境,有待更多善心人士的幫忙。
 
一路上聽著咕嚕介紹,心中其實有些不安,我從沒去過孤兒院,不知道等一下要跟小朋友說什麼,他們懂英文嗎?會理我們嗎?有一堆問號在腦海裡。咕嚕接著告訴我們,“其實這些孩子最需要的是擁抱、愛和關懷,去親近他們,看見他們的需要,如果孩子臉髒了,就幫忙擦乾淨,如果要你陪他玩,就跟他們玩,讓他們感受到關心,不會難,試試和孩子們分享我們的愛吧!“ 我心想好吧,那就姑且一試吧,希望一切能進行順利。
 
經過半小時的顛簸,車子在熙來攘往的大馬路口停下,孤兒院在巷子裡,大車開不進去,只好下車用走的。尼泊爾到處是石子路,風吹來是沙塵滿天,連呼吸都有點困難,只好瞇著眼緊閉嘴巴,默默跟著隊伍穿進小巷。兩旁有簡陋的商店和賣小吃的攤販,當地人好奇地瞪著我們看,我想大概平常沒有什麼外國人在這裡出沒吧。
 
好不容易到了孤兒院,門開了馬上有兩個小朋友飛奔而來,見了咕嚕又叫又跳的,開心地緊緊抱著他,一問之下原來是咕嚕的乾兒子和乾女兒,咕嚕是看著他們長大的,難怪這麼親。來到了中庭有大約十幾個孩子,三三兩兩的聚在一起,見到我們都露出了笑容,我心中的不安也頓時被融化了,於是開心的跟他們打招呼。我拿出準備好了的巧克力分給大家,小朋友拿到糖都很開心,跟我說謝謝後把糖收著,捨不得立刻吃掉。
 
有幾個活潑可愛的小女生跟在我身邊,問她們叫什麼名字念幾年級,都大方的回答,還爭著拉我的手參觀她們的教室,給我看她們的畫作,講故事給我聽,我受寵若驚,開心地跟她們拍照留念。 我拿出筆記本請這群小女生幫我簽名,她們一筆一劃慎重地寫上自己的名字,咕嚕的乾女兒怕我分不清她們誰是誰,還特地畫上了自畫像註明,真是可愛。看我吃力地唸出她們的名字,孩子們都笑了,我也跟著笑了。
 
我跟其中一個較年長的女孩Nabina Mainali很投緣,她念八年級,英文講得很好,既聰明又懂事。原來她跟念小三的妹妹因為家境不好的關係住在這裡,白天她要到外面的國中上課,放學才回來,因為這所孤兒院只提供到小學六年級而已。問她將來想做什麼,她說想當醫生,我說妳好好念書一定可以的,努力一點申請奬學金,她點點頭,露出堅定的眼神。握著她的手,沒想到出奇的冷,問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她說沒事,一直都這樣。看她瘦弱的樣子,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酸酸的。
 
時間過得飛快,該離開孤兒院了,我們依依不捨地跟孩子們擁抱道別,小朋友們也捨不得我們走,看到其中一個美麗的長髮女孩在擦眼淚,我拍拍她肩膀安慰說,別哭啊, 我會回來看你們的,話說完眼眶也濕了,只好強忍著眼淚揮手說再見。一邊走,一邊覺得自己無情,就這麼離開他們了,若無其事地回到豐衣足食的環境裡,而這些孤苦無依的小朋友呢?他們能走去哪裡?
 
院長在孩子們的苦苦哀求下,答應讓他們陪我們走去搭車,兩個小小孩過來主動牽著我的手,一左一右,兩隻小手把我的手握得好緊好緊,我也緊緊回握著他們,希望他們能記得被愛的感覺。我牽著孩子慢慢地走著,靜靜享受這最後相聚的時光,夥伴們紛紛走遠了,但我卻一點也不想追...
 
看著天漸漸黑了,我的心卻是滿溢的,裝載著孩子們天真無邪的笑容、信任和愛。這群孤兒院的孩子們擁有的不多,卻樂於分享他們的所有,與他們相比,我們擁有的多太多了,而我們又願意分享多少呢?謝謝這群小菩薩,給我機會去學習如何分享愛,願他們都能平安喜樂地長大。
 
 
P.S.感謝大馬的潘悟榮提供其中兩張照片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