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23 一月 2014 04:58

媽媽 (十七) 解脫前夕

作者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我到今天還記得,老媽雖然無法說話,意識還清醒的那幾天,曾經用她的雙掌拍拍我的心口,再按按自己的胸口,帶著微笑對著我不斷的點頭,我了解她的意思是叫我放心,讓她平靜的離開。
老媽當時的心態,已奠定了自我解脫旅程的基礎條件,因為,人若是無法對死亡做出完全的準備,尤其是心態的接受,對生命的解脫是必然的障礙。

解脫前兩天,老媽心理體的釋放,已延伸到火大,在火大的意識釋放過程中,臨終者會覺得,全身熱烘烘的,腦帶的知覺也是熱烘烘的,這個時候生命體已得到了死亡的訊息,對沒有修行又不接受死亡的事實的臨終者,此時全身的內分泌及細胞的新陳代謝會變成非常的雜亂無章,有些部份想要接受死亡的訊息的解脫,有些部分卻又自主掙生存,如此會讓臨終者,不斷的喘息掙扎而倍增痛苦,也會造成死亡的恐懼,及中陰的業力延伸。
若是一個大澈大悟的解脫者,隨著生命死亡訊息的釋放,不論生命的裡裡外外,依或是身、心、靈的各個部分,都會欣然的緊密結合在一塊,做死亡的澈底準備,以便做生命的澈底解脫。
老媽她不是對生命惦戀的前者,也不是大澈大悟的後者,老媽只是個活得足夠,學得滿足的生命終結者。這最後的一個關卡,老媽還得做出許多的努力,去完成最後的生命學習跟體驗,以便完成生命完整的釋放。
在火大的釋放過程中,老媽的心理意識,雖然是暖烘烘的,昏沉沉的,但生命深處的內在意識,還是能夠繼續保存,一絲生存著的生命生存意識,這一絲生存著的生命意識是非常重要的,生命的最後解脫與釋放,完全靠衪來主持,這組殘存的生命生存的意識,是整組生命能量的最後背景意識,這組背景意識,不容許受到任何情況的騷擾,而造成任何影響,只要一生出執著的知覺,必將造成業力的延伸,中陰的輪迴。
因此生命能量的旅程,在一生的學習中,最講究在踏實的生活,沒有遺憾的生命,更講究死亡前的各種準備功夫,以便進入完整死亡的旅程,做完全沒有生命罣礙的解脫。
臨終者在心理體的意識、四大釋放過程中做火大的釋放,是非常重要的終結點,臨終者將這意識,完全集中在真眼輪,做最後正確釋放的準備工作。
不同的生命與學習,造成不同生命執著的傾向,對生命沒完沒了的諸多惦念者,背景意識會集中在心輪以下的各個氣輪,充滿慾念的生命意識,會傾向於腹輪和海底輪的執著,造成生命能量的六道輪迴。生命能量對情感的掛念,或對感性的得失牽掛,會傾向於腹輪的操作,以此類推。
因此多日以來,我都一再提醒老媽,到了這個節骨眼一定要堅持專注在真眼輪,一定要堅持掌控著溫柔祥和的呼吸,更是一定要堅持看著自己自主斷氣,此時生命的背景意識,一定要專注在真眼輪中,告訴自己有呼吸和沒有呼吸是一樣的,這是最難過的一關,這生命最後殘存的,也是生命能量的真正背景意識,只要稍有恐懼或遲疑,就會造成各種掙扎,生命因此無法圓滿解脫,業力因此繼續延伸,沒完沒了的生命故事延續,繼續沒完沒了的演變下去。
莫需有的執著,造成莫須有的痛苦,莫須有的痛苦,造就莫有的輪迴,以後所演化出來的、也還是莫須有的痛苦!
這些複雜難懂的真相,老媽呀~妳不需要去懂,你只要完全沒有罣礙的,平靜圓融的,一心一意接受死亡的來臨,掌控呼吸的柔順,而至最後的平靜釋放就可以了。
裡面的道理可以比未知的量子力學還要複雜,也可以像關掉電燈的開關插頭那麼樣的簡單,換句話說,整個最大的障礙關鍵點,還是那個我識我執的生命知覺意識,真是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我坐在床邊看著老媽的彌留,我知道我真的快要失去她了,能做的都做了,我還能做些什麼呢?我有資格留下她嗎?我有可能留下嗎?我甚至不曾擁有過自己,這是痛苦的抉擇,大概這就是所謂的天人交戰吧!
你一邊知道衪就是這樣的發生著,另一邊卻又不想要這樣的發生。
你明知道衪裡面沒有做著和被做者,但你還是會嘗試的想要做些什麼、
到這最後旅程的生命臨終者,若是真的想通了這一點,不再恐懼也不再掙扎,死亡反到成了真正的祝福,成為美好的、圓滿的、永恆的休息。對生命能量的釋放來說,真正的變成了輕而易舉,而且理所當然的一件小事。
今晚的月亮、是一片橙紅色的,明明亮亮圓圓大大的掛在天空,連夜空也變成一遍橙紅色,似乎像是天上的佛菩薩開亮著燈,在等著迎接老媽的回歸。
老媽的心理意識的火大釋放,已進入了最後的尾聲,風大的釋放接踵而來,老媽的呼吸變成有點沉重的喘息。
老媽的心理意識,也變成類似呼呼風聲的糢糊與混亂,但是看得出來老媽有跟隨我所交代的狀況來做,老媽對真眼輪的專注與執著,甚至皺著眉頭,在眉心出現一道垂直的縣針紋,我預算老媽大概還有、最後十二小時的生命旅程,到明晨之後老媽的生命體,應該會做圓滿的結束與釋放,所有身理體的痛苦也將隨之雲消煙滅。
這對老媽來說,是無上的祝福與恩賜,我必需努力保持內心的平靜,吩吋家人也保持內心的平靜,儘量不造成任何騷亂,讓老媽好好的體驗完這最後的旅程。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
離我去者今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蘇東坡.李白的骨頭都早已變成化石,我自己的這一段生命能量旅程,也不知道已轉變多少千百億萬兆次,這悲歡離合的知覺,衪管你覺不覺悟,像中耳內的發癢,不搔它不行,搔了也還是不行。
活在身邊的人多了一分愁懷,二分愁悵,倒是這準備解脫的臨終者,若真箇能放下一切、倒還真的是:「難得糊塗,樂得清閒」。
老媽的彌留更深沉了,那微微沉重的喘息聲,倒變得像似熟睡的鼻鼾聲,我離開老媽的床沿,內心不知是喜是憂,走上二樓、打開陽台玻璃門,站在陽台上、對著澄紅的月亮、及橙紅色的夜空發愣發呆。
仰頭問天上的諸佛菩薩:「你們已準備好要帶她走了嗎?」
虛空之中似乎聽到衪們的回答:「別儍了!你甚至不曾擁有自己!有一些事情在發生著,衪沒有做著,也沒有被做著!"
一切切就是這樣的發生著,整體的能量,依業力的延伸在重疊、在交流著。所有的分別都是多餘的,所有知覺也是多餘的,不論你去做什麼或不做什麼,也都是多餘的,因為衪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老媽、讓我把這明明亮亮的、大橙紅色月亮送給你。如果你有靈魂,我願意在每一個晚上,擁抱你在月下共舞。如果沒有靈魂,過了今晚之後,我就只能夠擁抱月圓來回憶你了。
佛菩薩也許會在虛空中、咬文嚼字說:「諸行無常、諸法無我」。
那就這樣傻儍愣愣的一動都不動,讓澄紅色的月光去擁抱這個笨蛋好了。
媽媽今晚上是最重要的時刻,你要勇敢,你要堅持,好好的體驗,好好的走完這段旅程,我們一起努力,今晚不但是你在解脫,我也在陪著你在解脫。我會把這個訊息貼在網頁上,也幫助更多像我這樣的笨蛋,願都在今晚共同解脫........。

(待續)

閱讀 985 次數

留下評論

確定已填寫了標有星號(*)的必填資訊。不允許 HTML 代碼。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