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四, 23 一月 2014 05:02

媽媽 ( 二十一)大圓滿解脫

作者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啊呀!老媽、您真的走了,哈哈!太棒了!

老媽啊老媽!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明朝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果然是三口氣,老媽辨到了!

不須要怎麼應用坤挪里泥,不須要怎麼拙火能量,更甭說到七個氣輪七個體,老媽是乾淨俐落的一氣呵成!

老媽這過去幾年來,斷斷續續聽了我所說的、生命的解脫真相,已經開始對生命的生死執著、做局部放開。

她喜歡到那相熟的美容院洗頭髮按摩,她喜歡找幾個好友、搓搓衛生麻將牌,
其他的事她都少理了。

老媽在病中的這幾個月,又陸陸續續聽我解釋了、生命的真諦及解脫的方法,更是一步步的、對周圍的一切、逐漸放下。

她這幾天都不再對著她的珠寶手飾發呆,也不再提她對子孫的一些牽掛著的看法。她對每個人反復拍胸口,做出請大家對她放心的手勢。

更重要的是、老媽這最後幾天,是完全依照我和她分享的解脫方法,在氣的管理、及專注真眼輪的過程中,一步步的進入了身理體、心理學、心靈體而至靈磁體的、四大釋放的解脫過程。

而在這生命體解脫過程的始末中、老媽由因病發而日夜頭痛開始、到後期的無法吞嚥食物、再到完全的挨飢避榖。

而至最後的那三天、老媽她甚至於連滴水都無法吞嚥,還因為完整的四大釋放的解脫過程,經歷了那必經的體內污穢之物的完整排洩過程,把體內的穢物都排到一乾二淨,這完全合乎她那喜愛乾淨的習慣。

老媽更而且也澈底的經歷了、四大釋放的生命體的還原過程中的;
嗜睡時期、沈睡時期、而至昏睡時期。

在這漫長的睡多醒少的過程,加上不吃不喝的狀況,老媽進入了類似苦行閉關的階段,此時、老媽體內的生命能量,在自己燃燒自己,因此、生命回到生命本來的原始狀態,老媽體驗了純生命還原到生命本來的真相。

老媽辛苦了這大半世,該有的都有了,該體驗的也都體驗了!
再經歷了以上這一連串的煎熬過程,老媽一定是「受夠了」!
而前幾天那迴光返照,老媽她精神飽滿的享受了子孫滿堂、嘻嘻哈哈的美好而圓滿的感覺、老媽她也一定「知足了」!

再經歷了這一路來的、解脫程序的完整體驗,老媽完全「瞭解了」!老媽完全「知覺了」;她必死無疑,而且完全可以死而無憾!

可能還加上;從此不必再因腦瘤而頭痛的、那種全然舒服的解脫!(人人都討厭及害怕的腦瘤及疼痛,卻成了老媽踏上生命大解脫的踏板,恐怕連佛陀都想像不到吧﹖

「菩提薩陲、老媽依頭痛不堪故、想從此解脫頭痛故,對生死皆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嘻嘻...

老媽的生命體的旅程,什麼苦頭沒嚐試過,什麼逆境沒受過 ﹖
到如此晚年,在生命終結前,還完整的經歷了那種;「受夠了」、「知足了」、「瞭解了」、「知覺了」、「都體驗了」的如此豐富旅程!

老媽還能剩下什麼能讓她牽腸掛肚的東西呢﹖
老媽她還能有什麼可以讓她有所留戀的呢﹖
連頭痛也已經痛夠夠了!

所以、老媽終於解脫了!

老媽是絕對寬心的,死亡成為她內心一種深深的期待!
老媽是完全開心的,死亡是她真正的自由釋放!

所以、老媽在那幾個晚上一定是覺悟了!只是必竟沒有經驗,所以到那最後真正大解脫的早晨,老媽對呼吸不到的過程及感覺、還是會有點驚慌!

但經歷了我及時給老媽她的一句,石破驚天的點醒:「媽媽、有呼吸和沒呼吸是一樣的」!

那個剎那之間、老媽她完全領悟了...
那個剎那之間、老媽她完全釋懷了...
那個剎那之間、老媽她完全知覺了、那正是她深深的期待的!

那正是老媽她夢寐以求的!
終於可以放下了...!

只有俗人才會在這節骨眼,還去嚐試做無謂的爭扎、硬撐下去的想要呼吸!
只有俗人才會到這緊要關頭,才會把澈底釋放解脫的祝福,當成了恐懼萬分的鬼門關!
只有俗人才會一直本末倒置,自以為是、作繭自縛!
只有俗人會如此無明糊塗,看不穿這被生的賜福、而及被死的祝福!

這一切都是無上殊勝的致福啊!

佛陀懂了!
我在喜馬拉雅山上、也弄懂了!
老媽也弄懂了!

我們修行者是不斷的苦行才弄懂的!
老媽是受苦受到苦盡甘來而弄懂的!

我們都懂了!
去得多痛快!

老媽呼吸停了、心跳停了、思想停了、一切知覺意識也都停下了!
走好了、老媽!
好走啊!老媽!
走吧!....

有人死了嗎﹖
有人離去了嗎﹖
有人來過了嗎﹖

千變萬化的萬花筒內的圖案、來自同樣的碎片、做不同的重疊!
來自整體的恩賜、整體的能量、依不同的業力的延伸、做不同的顯相、完成了不同的學習、做同樣的釋放、同樣的還原回歸!

有一些事在發生著、祂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解體吧!
也沒什麼好解體的!

祂就是這樣的在著...
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說太多了、也都是說給夢不醒的俗人聽的!
再要做的事還很多,也都是做給睡不醒的俗人看的!

啊哈!原來沒有老媽、也沒有我!
沒有解脫、也沒有被解脫的!

沒有喜怒哀樂、也沒有酸甜苦辣!
可以有頭痛在發生、祂里面可沒有頭痛的人!

所以解脫的確是發生過、沒有解脫的人!

老媽好幸福,該解脫都解脫了!
該解放的都解放了!
而該解散的也都解散了!

還在追稿看稿的人比較不幸...
因為閣下您會;「怎麼可能看得懂 ﹖」
但閣下您還是幸福的!
因為、世上還有六十多億的人,連要懂的機會都沒有!
更甭說到、連要知道要看這稿件的機緣也都沒有!

最可憐的是那寫稿的人,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他在幹什麼 ﹖

我老媽走了、不再有頭痛了...
我老媽覺悟了、我也覺悟了...
我老媽解脫了、我也解脫了...
您還有更多的話要說嗎...﹖

.........。

「娟娟姮娥月、三五二八盈又缺,翠眉蟬鬢生別離,一望不見心斷絕!
心斷絕、幾千里,夢中醉臥巫山雲,覺來淚滴湘江水。
湘江兩岸花木深,美人不見愁人心,含愁更奏綠綺琴,調高弦絕無知音。
美人兮美人,不知為暮雨兮為朝雲﹖
相思一夜梅花發,忽到窗前疑是君!」

.........

「那烏衣巷不姓王,莫愁湖鬼夜哭,鳳凰臺棲梟鳥。殘山夢最真,舊境丟難掉,不信這宇輿圖換稿。謅一套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

「棄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
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
長風萬里送秋雁,對此可以酣高樓!
蓬萊文章建安骨,中間小謝又清發。
具懷逸興狀思飛,欲上青天攬明月,
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愁更愁。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對長亭晚,驟雨初歇。都門帳飲無緒,留戀處、蘭舟催發!
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
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沈沈楚天闊!
多情自苦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
今宵酒醒何處﹖
楊柳岸、曉風殘月。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便縱有千萬種風情,更與誰人說﹖」

.........

李白、柳永、蘇東坡...
都走了!
佛陀、耶穌、老子、莊子...
也走了!
每個人終有這一天!

不論閣下您覺不覺悟、解不解脫,
都是知覺意識的遊戲!
都終歸曲終人散!都得離場清場!
慬嗎﹖

老爸早在十年前懂了、走了!
老媽現在也懂了、也走了!

吾女諾塵、緊跟著這熱鬧端兒,生了個白白胖胖的兒子,取了個名字叫陶然...

現在輪到我登臺做長輩了!
正是陶然自得之時!
在此迅速兩端生死交替的過程中,那感覺倒卻真的有點是:

「鬧哄哄、你方唱罷我登場。
甚荒唐、到頭來為誰在做嫁衣裳 」﹖

還有更多的話要說嗎﹖
有考慮要將此親身經驗的過程、寫一本書,
書名就放:
「老媽生死書」。
但卻又怕索甲淩波恰來纏著要拜師。
嘻嘻...

悄悄告訴您,我昨晚夢到老媽;
她很開心的對我說:
「真的沒有頭痛了」!
哈哈哈...
我在發神經!

唔..啊..

老媽真的很幸福!

傻蛋!
別再往下追了...
.......................
沒啦!
................................
..........................................
「跑了一隻雞啊!
走了兩隻鴨呀!
留下那個、
大傻瓜呀!
不知他呀、
要種南瓜啊哎呀、
還是要種那西瓜!」

回家吧。

老媽走了、也寫完了。會把此稿件整合,再增刪潤節,尤其是把生死的過程中、各種準備功夫及細節寫下來,和眾生分享,則余願足矣!

閱讀 996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四, 23 一月 2014 05:05
此分類更多內容: « 媽媽 ( 二十 )大解脫

留下評論

確定已填寫了標有星號(*)的必填資訊。不允許 HTML 代碼。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