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麻雀和大鵬鳥

   DOIT
 
在尼泊爾馬巴禪修中心三個月, 十一月二十三日 中午抵達桃園中正機場, 十一月二十四日 下午汐止聖覺寺三個月冬安居報到。聖覺寺,我來了。
 
越來越深信因緣。 這是第三次到喜馬拉雅山,尼泊爾MUSTANG省的馬巴禪修中心,要離開還是一樣的不捨。但還是得離開,除了簽証這次只能三個月外,不覺中有另一個因緣,等待我去參與學習----聖覺寺冬安居。
 
從2006年在陽明山永明寺,跟般若禪定波羅密究竟法相遇,就決定投入這趟學習旅程。一個全面性的學習旅程。從調身、調氣、調心、調意、入神。從安那般那數息法(六妙門),到內觀(瑜伽師地論十七地的實修)到菩薩禪門,乃至究竟解脫。都是具體的練功夫,且環環相扣。更高興的是我確信這是一個不會讓你跟現實生活脫節的全面性禪修。這是我長期以來的困惑,對用心投入修行是一回事,但展現在現實生活的品質又是另一個事,感到困惑。
 
好像修行是可以跟現實生活分開,是可以跟當代社會脈動無關。我一直深信如果佛陀活在這個時代,他的教學、他所教出來學有所成的學生,不會跟現實生活及當代脫節。
 
跟般若禪定波羅密究竟法相遇,今年進入第四個年頭。猛然警覺到咕嚕這生傳法的因緣,是比飛機起飛還現實的,時間因緣到了,該起飛了,是不能等你一人的。而自己腳程距離是如此的遠,咕嚕常講大鵬鳥跟小麻雀的故事,大鵬一展翅九千里,小麻雀無法理解,那是怎樣的一個意境。初時我總把它當故事聽,如今確深深明白,那是我真實的寫照,我就是那隻小麻雀。
 
這隻小麻雀在輪迴無數的旅程中,不知在怎樣的時空因緣種下修行的種子,這一生讀高三時接觸到佛教,二十六歲踏上出家的學習旅程。二十年後,這組生命,才在現實的時空中,碰到這個流傳久遠的實修究竟法。四年的隨學,隱約明白了自己修行旅程中少了什麼?該往那個方向調整、努力。主要的方向是實練實修的真功夫,一切以學習為主,一切以養出真功夫為主。例:體力耐力的真功夫、盤腿的真功夫、禪修次第印証的真功夫、心性品質的真功夫,服務眾生的真功夫,到最後是可以究竟解脫的真功夫。
 
而這一切離不開三十七道品、十二因緣、三法印,佛弟子耳熟能詳的三十七道品、六觸十八界,十二因緣、三法印不再是名詞,而是動詞,是要在自己身心去經驗的。用科學家探索的態度,在自己的身心反應中小心印証,這是一趟經驗科學的旅程。
 
今年更清楚知覺到,知道這些道理是沒有用的;聽法聽得很歡喜,很怕遺漏了什麼重要的部份,而該養的功夫沒有養出來,身心沒有轉化,那又怎樣!飛機起飛了,一樣錯過。
 
這次到馬巴禪修三個月,最後一個月在小關,生理體有些許的轉化,次第印証還是差遠。內心還是無限的感恩、珍惜,幸福的感覺一直浮現。可以在今生修學旅程中遇到這個法,又可以在這麼好的環境中禪修,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但有時頂禮著諸佛菩薩,感恩發願中,還是數次淚流滿面。一方面無限感恩,一方面知道自己是差得這麼的遠,法遇到了,老師也在著,修學的環境也在著,萬事具備只欠東風。而那個東風竟然是自己。今年五十歲了。天啊!如果讓自己無法跟上腳程而脫隊了的是自己,那不哭死。可是哭是沒有用的,只有努力,再努力!
 
下午五點多,在聖覺寺二樓圖書館,有人在做著黃昏瑜伽,有人在整理著心得報告……,身為出家修行者,身處這樣的學習情境,還是一種幸福的感覺。幸福的是:來到聖覺寺,在廚房執事的時候,讓我知覺到,原來之前在僧團不知不覺中,學習了不少很實用的生活基本功夫。因有這些學習,現在可以更安心的安住在目前的學習因緣中。幸福的是聖覺寺冬安居,很慶幸我來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