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落地淨心地

釋竺融
 
 
 
 2008年10月26日,時值深秋,寒意甚濃。冷風呼嘯而過,松濤亦隨之迴盪於空曠山谷中。忽見一片片羽絨從天緩緩飄落,落於林梢,白綠相間,美極了!羽絨飄向蘋果園,襯托結實纍纍的蘋果,顯得更加紅潤;飄呀!飄啊!最後溶入泥地,一片灰白,隨即化做冰化做水,結束了短暫而多彩多姿的旅程。
 
 
 
 瞧瞧落在身上的羽絨,是雪?是雪吔!下雪囉!下雪囉!來自台灣的都市佬,初見雪花紛飛,歡喜雀躍,驚呼連連,劃破了蘋果園的沉寂寧靜,也紓解了昨夜不倒單並無佳績的沮喪。
 
 
 
 朝陽初升,放射出金黃色光束,點觸遙遠的雪山山巔,彷彿在銀白冬衣上,釘了個璀燦的金鈕釦,既冷又溫暖。雪山環繞,仰之彌高,望之彌堅,整個琉璃世界凝結祥和寧靜的特殊磁場,非比尋常,十分適合盤腿靜心。
 
 
 
 體驗完三天兩夜的野外帳蓬修行,回到馬巴禪修中心繼續努力,同學們分批入關,我們未入關者則在中心按課表用功。如此日復一日,坐香毫無進展,內心頗為著急,好不氣餒,甚至經常萌生退意。
 
 
 
 某天用餐時,恰巧播放一首淒美動人的曲子,主旋律時而高亢悲壯,有如巨浪澎湃,時而低沉鳴咽,宛如溪水涓涓細流。樂章迴旋交錯,起伏變幻莫測,引領時空 推回遙遠年代。這使我想起已故亡父,父親甫一出生,祖母即過世,九歲稚齡祖父又病故。父母雙亡,由曾祖母與乾祖母撫養長大,適逢國共長期爭戰,時局混亂, 父親無法完成學業,家產遭充公,維生不易。因祖父生前為國民黨員,連帶父親也遭共產黨追捕;被迫抛妻棄子,不得不隨流亡政府逃難到台灣。父親來台另立家 業,娶妻生子,總算落地生根,不再四處飄泊,但辛勞了大半輩子,未享清福就中風,十五年後亡故,生命樂章戞然而止。
 
 
 
 聆聽此曲,曲調哀淒,猶如娓娓泣訴亙古以來,人世間的愛恨情仇,一切悲歡離合,種種憂愁苦惱。展讀人類古史以迄近代,天災人禍不斷,少有數日天下太平 , 滾滾紅塵,凡人若非死於戰爭,則因病故,意外身亡,或為名、為利、為情諸多迷惑喪命。佛經更記載:人們受輪迴之苦所流的淚水,遠甚四大海水之多,歷來唯有 修行成功者,得以跳脫苦海,全身而退,未被輪迴巨流吞沒。此地雪山,據說昔日曾是深海暗礁,因為地殼變動,形成如今聳立眼前的高山,千千萬萬年歲,見證古 今人事輪轉不休;那雪水或許是雪山淌下的同情之淚吧!
 
 
 
 如何才能停止輪迴,免受其苦呢?嘗試效法佛陀,在靜心中尋找答案,尋找生命的真相。
 
 
 
 11月8日,打算挑戰長香10小時。早上8點鐘,由風、喘、氣、息,數息次第開始靜坐。氣息漸調漸微,火候未臻,便急欲入靜入定,但嫌功力不足,以致久 坐無法突破關卡,為免陷入微細昏沉,自作聰明,不再依循次第,儘管盤腿舒適,如坐雲端,墮入痴坐病當下未能察覺,十分可惜。另外腰力不足,仍需微調脊椎, 影響頗大,待出定已是晚間8時許,雖然比預訂目標多2小時,可次第不分明,境界未現前,更遑論定慧雙修,簡直一敗塗地,鎩羽而歸。
 
 
 
 逐一檢視每各環節,癥結在於心急,基礎不穩如何更上層樓?畢竟萬丈高樓平地起,唯有打穩堅固的地基,一層樓一層樓往上加蓋,將來方能平步青雲,焉有空中樓閣可一步登天呢?今後需特別加強最基本的數息工夫,莫等閒,不再賞雪論道了。
 
 
 
 12月23日同其他六位同學進入大關房閉關。大關白天戶外溫度最低零下3、4度,晚上室溫約4、5度,裏外皆冷。一心一意想印證次第,卻因鼻水直流,頻 頻擦拭,妨礙靜心;難得坐定,無奈狂風驟雪,必須緊急出定躲避風雪;逮得風和日麗,自己則是妄念紛飛,隨雁去也。吁!真正氣煞人也。
 
 
 
 枉費大關獨特經歷,21天彈指即逝,成績有限,而且是放棄了意欲入靜入定的念頭,方才印證到次第。啊!「無我」方能為之!這不是上師平日教導嗎?這個「我」正是吾輩凡夫沉淪苦海的關鍵呀!那麼如何去除我呢?
 
 
 
 2009年1月12日進入小關房,每人擁有各自獨立空間,隔絕外緣,開始準備衝刺。
 
 
 
 怎料第二天便傷風感冒,合併腹絞痛、嘔吐。奮力起身盤腿,只是全身無力,無法支撐龐大身軀,隔日試盤腿靜心,讓腦波還原釋放,依瑜伽師地論十七地,逐一印證「我」之虛妄…..。唯目前淺薄功力不足以入甚深禪定,無法勘破我相,欲將我識降至最低,短香時間不夠,索性以後午餐都不吃,每晚遞增打坐時間,準備不倒單衝關,或許是長期照顧父親,肝功能異常,兼有慢性疲勞綜合症及感冒未癒,飲食不調,漸感體力不支,每每用餐完休息一躺便是一、兩小時。
 
 
 
 咦?我是自己的主人嗎?為何不能掌控自己的起心動念?心理層面不能做主,身體也無法驅使,理論上我乃因緣和合,暫時假有,是從整體切割出來的個體,昧於 無明,執持假我,觸受外境,爭取所愛斥已不愛,積囤業緣,延續後有而生恐不減,不斷輪迴。凡夫如此,修行者則逆轉十二因緣,摒除我識,根塵接觸,清明不 受,消除個體意識,回歸整體,截斷生死流。哎!純理推論,想歸想,並不能將「我」放下。
 
 
 
 啊!上師囑咐我們在小關,練習舉手投足,任一動作皆無個人知覺,莫非是要我們學習,不摻雜我識的生活嗎?試著放慢動作,不帶意識地行、住、坐、臥,一試再試,但總維持不久,我識很快便回復,向來慣性以我識思考思惟,主導動作作為,一時間很難抛棄我識。
 
 
 
 夜已深沉,豺嚎四起,牠們何時可得人身修行呢?人身難得今已得,究竟佛法難逢今已逢,唯嘆努力不夠,難以深入寶山一探究竟。痛定思痛,今後需加強最基本 五調法:調身,即體位瑜伽,以柔軟筋脈;調氣,即拙火瑜伽,以增強氣脈;調心,即數息法,以培養定力;調意,內觀法,以開啟智慧;入神,即三摩地瑜伽,以 溶入整體。日日精進打穩根基,改變風息,以便由六妙門印證初二、三、四禪、十二門禪、九種大禪…….。以致首楞嚴三昧,徹底釋放腦波,回歸整體,真相自然呈現,還原本來真實面目,我相、我識、我執問題不再困擾,真正自由解脫。
 
 
 
 綿綿雪花不斷飄落,舖天蓋地,不一會兒功夫,天地變色,好一個全新的琉璃世界。期許人人皆有此福報,早日接觸佛陀實修實證的究竟解脫法,把握如雪花般的短暫生命,勇猛精進,淨化心地,另成嶄新的琉璃世界。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