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修的心路歷程

湛風
 
 
 
一.前言
自古以來,身為高等意識知覺的人類,總會對生命的源頭有所疑惑,進而探究體驗。基於此因,在生命旅程中我耗盡二十七年歲月,毅然投入禪修的歷練探索。何謂禪?即是禪那簡稱,華譯為靜慮。雖然歷經二十幾年的參學、專修,想深入息心靜慮的定慧功夫,仍然不得其門而入。在民國九十六年,偶然機緣中,參加妙雲精舍初、中級班般若禪定波羅密法門,方深知明師已逢,內心無限歡欣感恩涕淚,悲喜交集,感概萬千。
 
    二、禪修的緣由
    生命如蜉蝣,朝生暮死。人類的色身僅是世間過客,剎那間幾十年歲月即空過。雖然民國七十四年就進入清涼寺淨土宗佛學院研讀佛學,參加精進佛七,每日拜千拜,念佛萬遍,似乎進入專一不二的心境,但猶深覺不究竟。在民國七十六年某因緣中,又轉入圓光佛學院研究佛學,對於唯識論、中觀論、瑜伽師地論、華嚴緀、阿含經等經論,歷經六年研讀、探究,也只不過書寫聖賢的智慧,可謂「拾人牙慧」。但對於生命的源由生從何處來?死往何處去?仍然不著邊際,茫然不知。稟著鍥而不捨的理念,尋尋覓覓。某次又聽說:大陸高旻寺冬令禪修三個月,是久遠以來,最專精參禪法門,而且很多祖師大德居此開悟。例虛雲老和尚、來果禪師等。基此因由,內心無限嚮往。
    於是民國八十四年至八十六年歷經四年時間,在高旻寺參與禪修,專攻參話頭。甚至三個月禪修結束,即往各名山參學參訪明師。在這期間,雖然心中瞭然參究禪法的目的,是在於契達定慧雙修,但苦無明師指導印証。只憑佛學理念,推敲禪境的顯相,故內心唯有對佛菩薩祈求與等待機緣。
  
    三、修習般若禪定波羅密法的因緣
    如此,又歷經幾年,歲月流逝,巧然機緣中,透過師兄介紹,參與妙雲精舍初、中級班課程,首次接觸課程之前,抱著試探的心理。因為吐納、瑜伽在佛學院時,未曾學習過,且主觀意識定為這是外道法。當小組長帶領吐納法、體位瑜伽調身法時,我覺得很受用。再增添咕嚕教授安那般那觀六妙門課程,及禪定之前的風、喘、氣、息四種調息法,深覺其中奧妙。往昔在經典中天台宗智者大師所著摩訶止觀六妙門,依其法門學習,似乎很含混,可謂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透過咕嚕教授,解析六妙門內容:數、隨、止、淨是應用法,可深入禪定善法。觀、還息是對治法,專治昏沈、妄念等。方知入門手法的善巧方便,是如此微細。
    當課程結束後,接著又參加妙宗寺高級班課程,咕嚕教導八部功法,其內容說明人類生命的奧秘,而且又教導如何身心靈淨化,契達生命自由解脫法門。況且,咕嚕又安排妙宗寺半年度研習課程,在這期間,不辭辛勞南北奔波,不定期的運用不同法門,琢磨我們這群渾沌未開的璞玉。同學皆嚐盡苦頭,例:不倒單、跑山野田徑、瑜伽運動等。可謂甘苦點滴在心頭。但我們內心知曉,此是吉祥處,是無上正等正覺的實修法門,是不可錯失的明師。反之,更頻添對咕嚕的苦口婆心感恩萬分。他老人家的心期盼著我們這群猴子,迅速轉化為儀表莊嚴的大阿羅漢。
  
    四、尼泊爾馬巴閉關因緣
    在這三年的歲月裡,又跟隨咕嚕帶團歷經喜馬拉雅山十八天跋涉高山峻嶺,又參訪山區六所中、小學,親身目睹咕嚕二十年以來在雪山中雪中送炭,建設孤兒院及學校硬設備,還有舖路造橋等等善行,令人讚嘆。
   
在民國九十六年,咕嚕耗資千萬建設馬巴禪修中心及關房。基此千載難逢機緣,在民國九十七年跟隨四十五位團隊學員,參加五個月的閉關課程,實現夢寐以求的閉關禪修,深深領悟關房禪修及馬巴高山(海拔 二千九百公尺)磁場的殊勝功德力。今年(九十八年)九月份,咕嚕再次安排三個月馬巴禪修閉關,此次體驗比去年更成熟,內心無比法喜,因為此地理環境、空氣、頻率波動,最適合禪修者。現今十一月下旬回台灣,咕嚕又有新課題考驗,即是安排同學們速往聖覺寺冬安居禪修。  
  
    五、結論
    總而言之,無論佛學院,高旻寺冬令禪修及各類禪修活動的體驗,皆是呈顯我人生旅途中,點、線、面禪修的歷程。內心懷著無限感恩種種善緣。經云:「將此身心奉塵剎,是則名為報佛恩,伏請世尊為証明,五濁惡世誓先入」。在生命的旅程中,唯有將生命付諸龍天護法,安心辦道。
古云:「菩薩清涼月,常遊眾生中。為償多劫願,浩蕩赴前程」。但願我們這群有宿緣的同參道友們,皆能共同邁向菩提大道,完成上報四重恩,下濟三途苦的願力。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