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實修行

  釋果圓
 
    落髮剃度受戒之後,過著早晚課誦、過堂用餐、盤腿靜坐、誦經法會、出坡作務等,陶冶習性、修福修慧的叢林生活。十面八方來的師兄弟,其成長環境、教育、品性參差不齊,自然思想和見解林林總總,不免有扞格之處,事後懊惱面對佛菩薩痛哭流涕,跪著祈求懺悔,警惕不二過。
 
  無奈,一遇上類似情境,舊事重演,甚至新仇舊恨越演越烈,如火如荼,怎麼會這樣?離塵潛修的崇高憧憬幾乎幻滅,經典裡的詞句是那麼美麗、有力,朗朗上口時心中隱約感受到的清涼光明哪裡去了?師長諄諄教誨也徒然,不由得一絲還俗的念頭蠢蠢欲動。
 
  有天,看到兄們拿著一本書在談論著,讚嘆的口氣、表情很吸引人。好奇前問:「這麼好的書嗎?」書遞了過來,立即被書名“大師在喜馬拉雅山"吸引住。讓我看!讓我看!迫不及待一口氣看完。短篇文章,內容生動有趣,是喇嘛尊者從他出生到成長所遇到的奇人異事;篇篇精彩感人。如:他禁語期間,差點喪命,也不肯講話;自作聰明修法修錯的窘狀,閉黑關,又怎麼放棄名利,還有死後還魂,一招在西藏的祖師爺,幫他隔空拿取在印度的日記本。當時除了羨慕景仰,讚嘆他的善根福德之餘,也想過跟著學習修行,也考慮過語言障礙,更何況人海茫茫,從何尋人,只有望空興嘆,一個大大的遺憾在心中。
 
  有天,一位同參道友拿本“佛緣錄"給我看,幾天後相問:怎麼樣?「喔!解脫者寫的」,「那麼五月的時候,高雄妙宗寺有課程要不要去?」我,就這樣踏上這條回歸路。
 
  上課之後,才曉得盤腿靜坐之前,有那麼多的步驟要做,不是隨隨便便就盤腿的。體弱、筋骨僵硬,如何盤腿持久呢?首要之務,莫屬強健的體魄,體位瑜伽的鍛鍊──調身。雖有了體能,但呼吸急促,怎麼來入靜入定?還需要吐納「坤那里尼」加強,恰!嗯~啊~調氣瑜伽。有了前二者,但心思仍然粗糙、波濤洶湧,如何來覺察四大「地、水、火、風」的變化以及念頭的生滅呢?來個數息法「安那般那」生法攝心,一呼一吸之間體悟諸法無常變化──調心。「毗缽舍那」滅法攝心,內觀到體內無一器官永恒不變,那麼腐臭,心,自動的甘願不再執取一物為“我",而能隨緣任運,定中生慧、慧中生定、定慧雙修,輾轉增上──調息。做到了上面四項功課,入神才體現出來。
 
由原來的粗魯膚淺狹窄、自以為是的“我"在GURU教導下,重新認識“我"──是能量跳動過程所凝聚的一組顯相,一切的名相佛、動物、植物、乃至星球、銀河系等,皆是能量振盪所凝聚的一團顯相,由六種基礎計算因素──頻率、光譜、波長、磁場、比重、密度組成,若打亂一種,就影響其他五種,當能量再重新組織,已經不再是原來的組合。
 
七個氣輪,七個體:
 海底輪(人相),生理體用四念處對治。
 丹輪(我相),心理體用四正勤對治。
 腹輪(眾生相),心靈體用四如意足對治。
 心輪(壽者相),靈磁體用五根對治,在中間可上可下。
 喉輪(破四相),星光體,用五力對治。
 真眼輪(覺悟),湼槃體,用八正道對治。
 蓮花頂輪(解脫釋放),宇宙體,應用七覺支。
 
宇宙體和生理體相應,所有吃喝的東西都來自天上地下,滋養人身;
湼槃體和心理體相應,我有思想,知覺來開啟智慧;
心靈體和星光體相應,消化營養來修行弘法給予眾生光明,
靈磁體是生命所駐。既新鮮且新奇的資訊,擴展觀念心胸,面對人、事、物時漸漸不再斤斤計較,死抱不放。
 
  第一次一個月的喜馬拉雅山之旅,為了適應當地氣候、水土、氣壓、克服高山症,在亳無概念下打點裝備,真夠無厘頭,雖詢問有經驗者,還是一團迷霧,恰像禪修,若無相同的體驗,是霧剎剎的。此行刺激又新奇,初次穿上既重且笨的登山鞋,踏上鳥不生蛋的高原,除了荒涼,還是荒涼,未曾走過如此漫長又缺氧的路途。一路上總聽聞“到了沒?"的氣喘呼呼之聲。只見領隊GURU,氣定神閒,若無其事的說:「看!那棟房子,還有五分鐘」,連哄帶騙的將隊伍拉到目的地。
 
  走過海拔 四千二百公尺 的姆蒂那,文殊菩薩廟,有至今還源源不絕的火苗在。翻山越嶺看GURU發心蓋的學校,走過GURU所舖的橋和路、孤兒院、診所,感念GURU二十多年來在山區默默的耕耘和愛心。
 
  第二、三次團員,因飲食習慣的改變、氣候三溫暖等現象,致使有拉肚子的、咳嗽的、感冒、頭暈症狀的…,其實這是身體細胞作調整排毒的工作,心理若明白就沒事的。
 
    97年9月22日~98年2月20日,5個月馬巴閉關,是累積前面的經驗能量而形成的。也是要消化這些年所聽的法義,雖然平日也有禪修,但時間還是嫌短,無法仔細印証次第,所以閉關是刻不容緩,沒有雜務,時間純屬自己運用。此次選在秋雨季,不同的氣候,大陸型乾燥、寒冷,到後來的冰冷,皮膚非常容易起皺,特別是臉龐,不能夠隨便洗澡,因空氣缺氧,就有多位同學嚐到幾乎休克的滋味。我也練就一個人將近二個月沒洗澡的功夫,但身上沒味道;若在台灣氣候濕熱,恐怕早已薰倒別人吧!
 
  GURU為給我們多方面的經驗,露天閉關,擔心體能還不夠,方便使用帳蓬「露天閉關」三天兩夜,一次五名,兩個雪巴照應,三千多公尺,在蘋果園裡,空氣清新,有悅耳的鳥叫聲,沒有電磁波的干擾,只聞遠方雞鳴狗吠。早晨拿瑜伽墊在樹下吐納、靜心、經行是一級棒的,雪山就在眼前巍巍聳立著,夜晚,星光特別明亮,蟲鳴、月光伴我而眠。
 
  小關房目前有八間,人多必須分批進去。共分六批,第一梯次先讓給短期出家和剛出家者,下一梯次者,則在大關房禁足,預做練習。八個人分睡三間大小不等的關房,當地風沙特大,常在毫無預警之下就刮起大風,防不甚防。所以當地建物都刻意縮水,門、窗等特小,出入時,雖已做好心理準備,仍免不了頭撞門頂。唉!要低頭啊!低頭。
 
  大關房是喇嘛廟的聖地,氣氛安祥、寧靜。每天大家固定做吐納或體位瑜伽,動時皆動,靜心時間不得騷擾他人,互相砥礪之下,坐長香者出現,這是團體共修的好處之一,同時分享他人的心得,教學相長,相得益彰。早晚的體位瑜伽,能夠彼此切磋,以修正缺點。
 
有一天一位同學站著練習淨氣法,像極了尿尿小童,惹得笑聲四起,這讓我想起第一次到尼泊爾時,在飯店走道,有同學面壁站著做淨氣法,惹得服務生以奇怪的表情來回偷瞧,大家又是哈哈哈笑成一團……。
 
  抽籤進小關房,此次是第四間,中午之前入關,若是正式的閉關,還得依修法、種子字來配合地、水、火、風以加強體驗。錫箔墊夠長夠寬,整個地面舖到滿,經行、體位瑜伽、動靜皆宜。
叮叮!叮叮!鈴聲響起,停止動作,打開送飯窗口,不由得笑出來,真像吃牢飯,不同的是,我們心甘情願自己關自己,是福報因緣。
 
和雪巴們溝通好,若是送飯窗沒開,就什麼東西都不要送。一天天盤腿──風、喘、氣、息,按部就班次第進入,讓腦波降下還原。前額葉→管理當前事物;左腦→分析、計算、還輯;右腦→記憶、情緒;後腦→方向、區域。還原到間腦,深入更深入,讓生命回到生命。
 
一陣陣的冷風迎面直撲,還夾雜「啪!啪!」之聲,加強知覺半出定微微睜眼“瞄"一下,喔!送飯口半開著,又閉上眼,放鬆、放鬆,融入呼吸、咻~咻~啪~啪~陣陣聲響,內心深處些微抱怨別人自作主張,不得了,氣息波動,呼吸急急急,連忙數息1~10調柔調微、調細調順…,內心拔河數回,境界每況愈下,慘遭滑鐵盧,竟然衝動到想跑出去駡人,切身體驗“禪修時內心一絲念頭,力量巨大"。可貴的經驗,永銘心頭。
 
  GURU往日強調過風相的重要,這次如實地受用到,每次25套下來,全身暖酥酥,關節放鬆、三個步驟,叮、咚現前,印証主動、被動、主觀、客觀、主體、非主體,尋、伺支的來回,喜樂支的味道,噹的出現順勢而下,對治法的應用,氣輪補洩法的輔助,體力不支,丹輪拙火多層次的善巧應用,樂在其中。
 
  答應過的功課,始終沒有完成,由起初的惦念到後來的忘掉,下定決心,這次要完成,一到馬巴中心,安好第三天就趕快早晚實行,把握住這難得機會,算一算日子,能在大關房圓滿。
 
    做的過程感雖受到體力、意志力、毅力的被挑戰,因循苟且、惰性、消極情緒高亢,但是隨著時間增長,喜悅、成就感加深,像上了軌道的車,自動自發。體悟到動作的當下,若有作者,獲益最多,且大,迴向也同步圓滿。
 
  這一切切的福報機緣,都要感恩GURU、師父、虛空藏部諸佛菩薩與外護、內護的眾緣和合一切眾生。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