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

週五, 04 四月 2014 07:42

懷念肥林-無須悼詞的歸零

肥林走了⋯
 
我還在山上帶團修行⋯
 
無常啊⋯
 
他是一個虔誠的徒弟!
 
由馬六甲開始,可說是唯一任勞任怨的,從一而終的、少有的虔誠坦承老實的好弟子。可惜壽年早逝。
 
肥林孝心遠近皆知,待父母至孝、隨奉左右,樂在其中。
 
他話題不多,勤勉學習、儉樸過日,且善心捐助貧困。
 
因此⋯
 
他也是少有的、能夠一坐下來、就當下自主斷氣、就自主解脫了⋯
 
根據生死觀的修行,那是壽緣盡、福緣盡、業緣盡的好現象!
 
必須是福報非常深厚,修行有一定成果的修行者、才能達到的境界!
 
肥林啊肥林、你真讚!真他媽的真夠意思:說走就走⋯
 
而且、肥林還真的是為他媽媽先走一步的!
 
臨走前,他一如往常的節演老萊樂的角色,待候他母親至善至喜⋯
 
他媽媽常為他而笑口開⋯
 
他那前幾天還、刻意把媽媽帶到超市去逛街血拼⋯
 
並把一切後事低調的處理好交待好⋯
 
好像有預感的徵兆!
 
聴說;那幾天他更比往常般、加倍待奉母親,還常逗得殘障的母親開懷大笑⋯
 
他走了⋯
 
為何那麼突然?他還報了名參加生死觀課程!
 
原來、他想先行到彼岸、方便將來再迎接母親、以便繼續待奉他那殘障的媽媽於彼岸!
 
真歸他想得到!真孝子也!
 
肥林!我們為您敬禮!
 
肥林、無來無去、無生無滅,不必相送,無須叮嚀⋯、一即一切、一切即一言語道斷、非去來今!
 
呵!去吧!
週五, 04 四月 2014 07:40

光之眼-5 (光的世界)

宇宙大爆炸、能量往外擴張,這個過程就充滿了疑問…
 
是單一個宇宙大爆炸嗎?
 
是什麼原因讓能量往內塌陷,到無法自我負荷時再爆開?
 
還是本來就是、來自四面八方的的能量在擴張、造成內在塌陷的現象?
 
還是有其他莫名的原因?
 
是什麼引起大爆炸?
 
第一次的大爆炸是如何及何時發生的?
 
是為何發生?
 
發生前又是怎麼樣的呢?
 
是誰在主宰這一切?
 
有人嗎?
 
這些都是人類的知覺要追問的…
 
答案是上帝嗎?
 
佛菩薩嗎?
 
您會滿足這樣的答案嗎?
 
有沒有可能、真正的答案是超越知覺性的?
 
超越二分性的?
 
有沒有可能、一切切全是能量做知覺的遊戲?
 
從知覺的投影中、得到一切存在的真實、又去尋找祂的來源?
 
有沒有可能、一切切不曾發生過?
 
是知覺在發生?
 
有沒有可能是……???
 
都有可能…
 
只因為能量做光的運動…
 
燃燒的光的過程中、能量進一步透過光合作用、進入了原始生命的模式、再逐漸進化到知覺伸展的模式、再進化到今日的高等生命模式、高等知覺模式、再交流投影成、今日的高等料技的、高等社會、高等世界…
 
實在、祂又什麼都不曽發生過?
 
這是非常震撼人心的…
 
怎麼可能讓人類的知覺、去接受自己不曾存在過的真相呢?
 
一切不就白忙了嗎?
 
但有沒有可能、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是我們被自己的知覺愚弄了?
 
但要看得懂、看得透、卻真的是不容易…
 
簡直不可能!
 
所以、人類歌頌光、歌頌上帝是光、光是上帝的化身…
 
所以、黑暗是醜惡的魔鬼、因為他將拿走我們存在的一切?
 
但似乎、黑暗才是永恆的…?
 
光只是短暫的…?
 
怎會是這樣呢?
 
上帝最後輸給魔鬼…?
 
而且、脫開知覺的世界、光與黑暗都不曾存在過、也不曾發生過…
 
一切切都是知覺造成的、虛幻的二分性…
 
一切切都是知覺在一廂情願的投影…
 
一廂情願的執著…
 
這是光的世界…
 
我們來歌頌光明吧…
 
然後、繼續背著光明、做出黑暗都藏不了的事…
 
我們繼續歌頌上帝…
 
但似乎魔鬼比較好商量?
 
好像一切都充滿光明…
 
我們必須譴責黑暗…
 
但黑暗中又躲了不少歌頌光明的人…?
 
真的好玩…這是個顛倒夢想的世界,有趣的是:祂可以究竟涅槃、卻不曾有究竟涅槃的人、也不曾有過究竟涅槃之事!
 
祂坐在雲端…
 
真的不想再哭…
 
但兩行淚痕不曾乾過…
 
人類啊…
 
可憐的知覺啊…
 
也許、愛是唯一的解藥?
 
 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沒有行動者、只有行動在發生…
 
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
 
無眼界仍至無意識界 、無無明亦無無明盡…
 
仍至無老死亦無老死盡…
 
祂坐在雲端、思考著眾生、思考著祂能做些什麼?
 
思考著祂該做什麼?
 
不知為何、祂又掉淚了…
週五, 04 四月 2014 07:40

母親節快樂

祝福天下的母親、快樂母親節!
 
願天下的母親、都心想事成、都得到幸福快樂⋯
 
願將己身福報、和天下母親分享、願每一位母親、都活得幸福快樂⋯
週五, 04 四月 2014 07:39

光之眼-4 ( 知覺的遊戲 )

宇宙沒有大爆炸⋯
 
也沒有宇宙大爆炸⋯
 
能量沒有爆炸、能量也沒有變化⋯
 
也沒有光明、也沒有黑暗⋯
 
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我們不暸解其他的世界、也不須要瞭解其他的世界⋯
 
 我們弄懂自己的世界,就足夠去瞭解其他重疊的世界了⋯
 
宇宙大爆炸來自我們的知覺觀察⋯
 
 我們的知覺來自生命能量的操作⋯
 
 生命能能量來自宇宙大爆炸後的量子效應、夸克效應、原子排列效應、物質顯象效應、生命效應、知覺進化效應⋯
 
轉了個大大的圈⋯
 
能量進入了知覺、能量轉換成知覺,知覺又把能量轉換成祂所看到的物質⋯
 
 於是、宇宙大爆炸⋯
 
造物⋯創物⋯
 
唯心、唯物⋯
 
有物、無物⋯
 
 於是、遊戲開始⋯
 
 沒有敵人、沒有對手⋯
 
 您和自己的知覺投影鬥爭⋯
 
 您自己也是被自己鬥爭的對象⋯
 
 您活在能量投影的知覺中⋯
 
整體沒有變化,是知覺在變化⋯
 
知覺變化投影出整體的變化⋯
 
 瞭解了這個模式、不難去也瞭解其他千奇百怪的模式⋯
 
 反正萬花筒搖出一千萬個圖案、也是來自同樣的碎紙片⋯
 
也許、唯一較特殊的是;
 
咱們不是能量直接的投影⋯
 
 咱們是透過能量做光的遊戲時、透過光的傳輸、光合的作用、延伸出光的生命⋯
 
所以我們讚歎光、讚美光、讚頌光⋯
 
 光是我們存在的上帝⋯
 
黑暗是我們被毀滅後的魔鬼撒旦⋯
 
 然後⋯
 
祂兩人卻又是兩兄弟⋯
 
 可是、都是孤兒⋯
 
因為再上去找不到其他的老祖宗!
 
 嘻嘻⋯
 
可愛的知覺⋯
 
自己製造了自己的創物者、又和自己的創物者鬥爭⋯
 
其實、沒有光明、沒有黑暗、沒有有、沒有沒有⋯
 
有的是多餘的知覺⋯
 
多餘的知覺、延伸出來的多餘的痛苦⋯
 
多餘的痛苦、又延伸出多餘的知覺⋯
 
這個過程不會解決問題⋯
 
但會造成頻率的執著⋯
 
 能量會依一定的頻率、造成一定的業力⋯
 
 一定的業力、又繼續了一定的頻率⋯
 
於是⋯
 
同樣的知覺延續下去、同樣的痛苦再延續下去⋯
 
 同樣的版本、同樣的碎心痛苦、要重複在整體的懷中、重演多少個N次⋯?
 
 而且不是在個人⋯
 
是N次的同步發生在不同頻率帶的、每一道阿卡西記錄銀帶⋯
 
同樣的痛苦、以不同的頻率重複發生⋯
 
尤其是在光的世界的地球⋯
 
 我們是最承受不了痛苦的、二分性娑婆世界⋯
 
也是最能感受到痛苦的世界⋯
 
 也是痛苦表現出、最最最痛苦的世界⋯
 
 您就是那痛苦的知覺、所產生的痛苦的延續⋯
 
您逃不了、您脫不掉⋯
 
您是那痛苦的化身⋯
 
 但您也是那個痛苦的終結者!
 
 您也是那釋放的痛苦的上帝!
 
只是、您到底要多少次的重來、您才會明白?
 
 痛苦一直延續⋯
 
您一直重來⋯
 
在同樣的痛苦中、您要NG多少次才足夠?
 
 您能夠忍受重來的痛苦嗎?
 
 沒有有、沒有沒有沒、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他坐在一零一最高點、雲在腳下⋯
 
他沒有涙、涙乾了⋯
 
淚痕還在⋯
祂在菩提樹下入定⋯
 
祂靜默的「看」著,觀照著、觀察著⋯
 
祂是偉大的佛陀⋯
 
祂看到眾生的痛苦、祂聽到眾生的吶喊⋯
 
祂的慈悲流著無奈的淚⋯
 
另外一個祂也是在蓮池旁入定⋯
 
祂在入定中觀照到眾生痛苦的嘶喊⋯
 
祂是觀世音菩薩⋯
 
祂深深感受到眾生的痛苦⋯
 
祂的涙中也充滿了無奈⋯
 
他在文明世界的今天、進入了深深的禪定中⋯
 
他看到了祂們所看到的、他聽到了祂們所聽到的⋯
 
那無情的火在燃燒⋯
 
那雷電在激烈的閃爍⋯
 
那地殻在翻覆⋯
 
那能量⋯
 
那些巨大的能量在互相推擠⋯
 
那些生命⋯
 
或濕生、或卵生⋯
 
或任何超越您能想像的形式⋯
 
他們被擠壓⋯
 
被輾碎⋯
 
被粉碎⋯
 
那些知覺⋯
 
那些痛苦⋯
 
那些撕裂的心⋯
 
 那些無奈⋯
 
那些逆來順受⋯
 
當吶喊也沒用時⋯
 
 當上帝也消失時⋯
 
當佛菩薩也無奈時⋯
 
您要怎麼樣?
 
 您能怎麼樣?
 
 大股大股的能量、互相吞噬⋯
 
互相輾壓⋯
 
每一股小股的能量、都被磨蹭到化為烏有⋯
 
 每一個能量交錯的點、所延伸出來的知覺、都在無奈的被推上拋下⋯
 
只等待消失⋯
 
瞬息萬變的能量此起彼落⋯
 
能瞬間消失還是一種幸福⋯
 
最低限度痛苦解決了⋯
 
被遺留下來的不是幸福、是無限痛苦的延續⋯
 
祂一直重複著⋯成⋯住⋯壞⋯空⋯!
 
 不同樣的痛苦、同樣的演變下去⋯
 
他禪定得越來越深⋯
 
臉上的淚痕越拉越長⋯
 
您會慶幸活在成與住的能量過程⋯
 
 您會忘了週邊一切都是無上的恩賜⋯
 
您會一而再、再而三的墮入自我的計算中、計劃中、計較中、計謀爭奪中⋯
 
您看不到眼前的幸福⋯
 
更甭說去看穿、真相、假相、抑或幻象⋯
 
永恆中的剎那領悟、可以在剎那間停止那永恆的痛苦⋯
 
誰會懂?
 
誰能懂?
 
 會有誰在懂⋯?
 
 他坐在雲端⋯
 
他臉上的淚痕很糊糊⋯
 
觀自在菩薩、行深般若波羅密多時故、照見五縕皆空、渡一切苦惡⋯⋯
宇宙大爆炸⋯
 
沒有人知道這是什麼原因⋯?
 
也許、是能量中心出現莫名的塌陷,直到無法自我負荷而爆開⋯
 
也許、是能量在做無明的連續振盪,於是造成N次的宇宙大爆炸⋯
 
又或是能量互相往外拋擠,互相造成連鎖性的宇宙大爆炸⋯
 
也許⋯?
 
 您知道嗎?
 
每一次的宇宙大爆炸,死了多少的生命嗎?
 
每一次的大爆炸、能量往內塌陷再往外拋,或往外拋形成另一往內塌陷的現象⋯
 
在這交替過程中,毀了多少個星系?
 
粉碎了多少顆美麗的星球?
 
死亡了多少生命?
 
消失了多少的知覺?
 
 那種情景不是您願意看到的⋯!
 
也不是您能接受的⋯!
 
 創造是美好的!
 
宇宙大爆炸,一大堆一連串都被毀滅了⋯
 
又一大堆一連串被重新展現了⋯
 
宇宙大爆炸⋯
 
能量往外拋⋯
 
經歷了我們人類微薄的知識、所創出的一些名詞⋯
 
能量進入了量子效應⋯
 
夸克效應⋯
 
原子排列效應⋯
 
物質顯象效應⋯
 
生命效應⋯
 
知覺延伸效應⋯
 
高等知覺進化效應⋯!
 
我們人類出現了!
 
 這之前還得經歷一道、和其他生命或非生命的知覺,不一樣的媒介⋯光!
 
 在我們的世界、是能量運作成光、再由光造成的光合作用、共振⋯延伸⋯蛻變⋯再蛻變⋯
 
而最後才在無限的光明中,呈現了我們這充滿陽光、以光為生命基礎條件的知覺⋯
 
我們是光的產品⋯
 
但我們一點都不光明⋯
 
我們互相殘殺、互相呑噬、互相毀滅⋯
 
我們的心識活在黑暗中!
 
我們的智慧濛瞥在黑暗中⋯
 
我們的知覺在黑暗中摸索⋯
 
我們互相一直都在想把週圍的人、打入十八層最黑暗的地獄⋯
 
我們在光明底下穿衣⋯
 
遮蓋了我們的身體、也遮蓋了我們的惡行⋯
 
還要多少痛苦⋯?
 
 還要多少淚⋯?
 
更可怕的是;宏觀中能量根本漠視一切⋯
 
天地不仁、視眾生為芻狗!
 
微觀的知覺就這樣的鬥下去⋯
 
而且是在不同的頻率中、重複同樣的知覺世界、重複同樣的痛苦⋯
 
然後⋯
 
世界毀滅、人類毀滅⋯
 
星球毀滅⋯
 
又一個宇宙大爆炸!
 
 把一切愛恨情仇都掃蕩到一乾二淨⋯
 
好像沒有事情發生過⋯
 
然後⋯
 
 一切又重新重複來過⋯
 
同樣的知覺⋯
 
同樣的痛苦⋯
 
他無言坐在雲端⋯
 
兩條淚痕更深了⋯ 寂寞⋯?
 
 此時、算得了什麼?
 
這到底是剎那間的祝福?
 
 還是永恆的詛咒?
 
不應掉淚啊!
 
只是胸襟已經濕透了 那千古永恆的淚痕⋯
週五, 04 四月 2014 07:34

光之眼

文化大學城中社區演講廳中,座位滿滿的擠滿了好奇的人頭⋯
 
他侃侃而談、中間帶上一些笑話與故事⋯
 
笑聲與內心的好奇、充滿了整個空間!
 
他好幾次,幾乎在各所大學的演講中,把真相吐出來⋯ 
 
聽說:有一些魔術師,是真的擁有超能力,他們用假的魔術、掩飾他們真的能力⋯
 
他無法不掩飾自己! 他所攜帶的真相,太震撼人類了⋯
 
說出來人類可能聽不懂,在古代會被當成危言聳聽,而送上絞刑台!
 
 在現代會被當成神經病,會被關進瘋人院!
 
現代的人若真的聽懂了,可能不是件好事,反而是另一個悲劇的開始!
 
 佛陀一而再的被迫害⋯
 
耶穌因此被送上十字架⋯
 
蘇格拉底被判死刑⋯
 
現代可能會被送去做腦部解剖!
 
他很寂寞、每次只能暗示性的洩露一些訊息⋯
 
咱們這個世界,不是唯一的世界⋯
 
咱們也不是唯一的生命知覺⋯
 
還有許多許多的世界、許多許多的知覺、一直都同步出現在宇宙的每一個角落⋯
 
像天上的星星、眨啊眨的⋯ 
 
您無法去明白、那些瑜珈苦行僧、或那些覺悟者的世界⋯
 
佛陀在深深的禪定中,就這麼樣覺悟嗎? 覺悟了什麼呢?
 
 人腦是無法憑空想像的,除非祂看到了什麼,覺察過什麼!
 
他在深沉的禪定中,不可能在一片空白中、止靜中、去明白了一些什麼?
 
 他的腦波的改變、應該是遠遠超越常人的!
 
在深深的禪定中、腦波從活躍的貝他思想波、漸漸的還原到生命原始的伽瑪波⋯
 
腦波做能量頻率的改變,卻意外的捕捉到不同的頻率波、所延伸投影出來的不同的世界⋯
 
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
 
 世界忽然間熱鬧起來了、不是一個世界、是N次的世界⋯
 
如果是您閣下會怎麼樣? 會像梵谷瘋掉? 會像佛陀覺悟?
 
世界層出不窮、知覺也五花八門⋯
 
奇怪?科學已經很發達了,人類還是困在愛恨情仇中、人類還是鎖在貪嗔痴迷中!
 
 在深深的禪定中、他所經歷的一切、歷歷在目!
 
 他分不出是錯覺還是幻覺?
 
 他搞不清那些境界的真假、他甚至分不清自己的真假⋯
 
他混淆了許久、他花了很長的時間,去慢慢弄懂、去細細釐清!
 
後來、他沈默了、他給自己沉寂了⋯
 
太震撼了⋯
 
有人會懂嗎? 他忽然間看懂了吠陀經、優婆尼沙經、吉膽經⋯
 
他看懂了佛經、道德經、山海經⋯
 
他不再正經、也無法再正經⋯
 
他每晚望著星空、就看到一個又一個眼睛在眨啊眨啊⋯ 
 
他一閤眼入定,就看到不同的世界中、發生的同樣的痛苦⋯
 
甚至不同的聲音、同樣的絶望的吶喊⋯
 
他該怎麼做? 假裝沒事⋯?
 
 是誰在創造這一切痛苦? 是誰在付託他這種權力? 是隨機嗎?還是有特別意義⋯ 
 
他知道一切切都是知覺的遊戲⋯
 
同樣的能量、做不同頻率的知覺遊戲⋯
 
有意義嗎?有誰在嗎? 他很寂寞很寂寞⋯
 
他天真的以為可以透過入世,來找到知音! 幸好他掩飾得好⋯
 
至今沒被關在瘋人院⋯
 
他孤軍做戰⋯
 
沒有對象、也沒有敵人⋯
 
只有他自己內心在掙扎⋯ 
 
也許、這就是精神分裂症⋯
 
也許、這就是真相? 他很寂寞很寂寞⋯
 
他攀登得太高了⋯
 
他跑得太快了⋯
 
都是整體能量在做個體知覺的出口⋯
 
每一個光之眼都在眨呀眨的⋯
 
他沈默的坐在雲端⋯
 
他的眼睛和著那些眼睛⋯
 
眨啊眨的⋯
 
有兩行淚痕⋯
 
沒人看到⋯。
週五, 04 四月 2014 07:32

病了

病了⋯
 
南北奔馳,不要命的工作方式,又演講、又弘法、又介紹生意、又聯絡人脈、又行善、又錄影錄音⋯
 
終於倒下了!
 
我以為自己是鋼鐵人、我以為有功夫護身、我以為有佛菩薩保佑⋯
 
倒下了!
 
上吐下瀉、發燒、激烈喘咳不止、頭痛、全身乏力、吋步難行⋯
 
我知道;菩薩沒有捨棄我、身體沒有背叛我、功夫沒有閒下⋯
 
是我自己太過份了!
 
我還真的以為自己是超人!
 
人總是自以為是的!
 
人總是自以為主的!
 
 身體用久了,一切切就是理所當然!
 
 工作做久了,一切切也是理所當然!
 
 在同一個崗位太久了、一切切也更是理所當然⋯
 
我們看不到自己⋯
 
我們是那麼的一切切是理所當然、一切切高枕無憂!
 
 我們甚至認為、一切切老子說了算!
 
 我們看不到自己已經變成最大的毒瘤!
 
 直到外侵的病毒、找到了缺口,又或極度疲憊的身體、找到了藉口!
 
 於是⋯
 
病了⋯
 
人病了⋯
 
身體病了⋯
 
社會病了⋯
 
國家病了⋯
 
世界病了⋯
 
都病了⋯
 
病了還好、可以警剔病毒來侵了!
 
 可以做出防衛、反抗、保護⋯
 
病倒了就糟糕了⋯
 
事情大條了⋯
 
那是兩股力量真正的抗爭⋯
 
是真正的戰爭⋯
 
沒有回頭路了⋯
 
您必須選邊站了⋯
 
不是毀滅對方,就是毀滅自己!
 
 病倒了、在掙扎生存中、讓人反復恩索,撿討了許多、反省了許多⋯
 
於是、專心抗病、休息、放下、修護、修正、修改整個身心靈⋯
 
這一次是真的病倒了,抗爭了好久、有漸漸療癒、卻不見痊癒!
 
 但人是善忘的、很快的、忙不完的工程、工作、公事⋯
 
又把自己吞沒了⋯
 
病毒還未根除、病源還在喘息⋯
 
一連串的工作又開始了⋯
 
病毒被遺忘了、也就當作痊癒了⋯
 
一切切又重犯了⋯
 
為所欲為、理所當然⋯
 
不須去記得太多、忙碌的時間巨輪會推落助瀾、幫您埋藏掉所有不愉快的記憶!
 
 大家又再相安無事⋯
 
人體、社會、國家、世界⋯
 
一直都是這樣⋯
 
也許、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也許、明天會更好?
 
 也許、明天還在依舊生病、假裝不知道就可以了⋯
 
反正、整個世界本來就是在生病中⋯
 
您病了嗎?
 
 
週五, 04 四月 2014 07:30

千人宴

每年一次的歡聚,風雨不改。
 
來賓陸續進場,依慣例,女眾是珠光寶氣,男眾也西裝畢挺。
 
二十八年了,風雨不改⋯
 
他也是依慣例,一身金黄色的中式長袍馬掛,脖子上掛了一條紅色的、長長的絲巾。
 
他是今晚的主角⋯
 
他能為大家做些什麼呢?
 
二十八年了、他還是不適應這種場合!
 
賓客越來越多,雞尾酒及飲料穿插在會場外,人手一杯輕輕搖晃,歡言細語交談的、有舊雨新知相見歡,也有男女老少各聚一角。
 
他也穿插其中,微笑點頭,四處招呼,場面很熱鬧,
 
但他的內心很清楚,這一切都將依模式發生,也將依模式結束!
 
進場了⋯
 
來自世界各地的嘉賓⋯
 
台灣代表⋯
 
廈門代表⋯
 
北京代表⋯
 
在隆重的音樂聲中依序入場。
 
當然、最重要的還是他!
 
最後的最重要的人物入場了⋯
 
掌聲、音樂聲、細語聲、尖叫聲⋯
 
他步伐穩定的、邊緩步前行、邊往週邊生熟臉孔問候...
 
一切如期發生!
 
一切依同樣的模式演出!
 
但有一件事,是他私下預防了千百次的,卻總是不聽指揮的冒出來⋯
 
他眼角的淚水...
 
不容易啊⋯
 
偶爾做一件善事不容易,重複做同一件善事、那是更不容易...
 
若能重複做一件善事、做了二十八年,每年今日,做了二十八次...
 
真的不簡單啊...
 
所以他感激啊...
 
他感恩啊...
 
他不得不感動啊...
 
不論是生臉孔還是舊相熟...
 
他內心的感動、感激、感覺...
 
那麼的強烈...
 
那麼的強大...
 
他眼框內的涙水、二十八年了、總是無法適應的、在眼角打滾...
 
那麼多的愛心、那麼多的慈悲心、那麼多的發心...
 
千里迢迢啊...
 
雪中送炭啊...
 
誰說人間沒有愛?誰說人情泠淡?誰說世間沒有溫暖?
 
上菜了...
 
賓主言歡!歌聲響起...
 
舞步伐起⋯舞臺鬧起⋯掌聲響起...
 
抽獎聲⋯歡呼聲⋯笑聲⋯再掌聲...
 
最高峰是他那沙啞低沉的說話聲...
 
全世界的來賓,每年一趟專程來參與勝會...
 
一是善心不斷,再是聆聽法語...
 
一切如期發生...
 
一切如模式般釋放出...
 
只有他眼框中的涙珠、必須非常堅持堅忍、才不至於讓淚水缺堤...
 
他把內心的話說出來...
 
他把內心的愛掏出來...
 
他在眾生內心深處播種...
 
播出愛的種子...
 
人間還是有溫情...
 
世界還是有愛...
 
人類有救了...
 
二十八年了、變化好大啊!
 
小孩都長大了...
 
朋友都老了...
 
第三代、第四代...
 
都出來了...
 
有些人已經變樣了...
 
有些人都已經移民了...
 
有些人已經不存在了...
 
有些人...
 
唯一不變的是大家的愛心...
 
及這一年一次的千人慈善晚宴...
 
希望這不滅的愛心,能擴張到萬人、千萬人、上億人...
 
他眼角的涙、終於還是流出來了...
 
無言感激啊⋯
週五, 04 四月 2014 07:30

古魯新年感激2013

又一年,怎那麼快?
 
一年中、忙得不可喘息⋯有人半夜趕科場、有人辭官歸故里。
 
也許、就是忙碌讓人忘了自己?還是為了忘掉自己而忙碌?
 
一年過去了,真的是:轟轟烈烈、這廂迎龍慶新歲。平平淡淡、那廂雲消龍捲去。金蛇不待狂舞來、不知吉凶滲半?抑或否極泰來?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