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33

幸福的日子16-菩提走了

菩提、他走了⋯⋯
 
死因:肝硬化、猛爆型肝炎及全身黃膽。
 
病因:長期喝酒過量。
 
他最近更忙了⋯⋯忙台灣,忙大陸、忙東南亞⋯⋯。
 
他忙講法、忙敎學、忙演講、忙行善⋯⋯他飛台北、飛天津、飛上海、飛廈門、飛北京⋯⋯
 
他從北京飛曼谷、轉機飛老撾、處理完公事,他又續飛曼谷轉機到尼泊爾、再
她們/他們都在成長中⋯⋯
 
看到她/他們的成長、他感到安慰、卻也感到無言⋯⋯
 
她/他們都在進步中,但進步得很慢⋯⋯
 
他心裡無奈,望著她們/他們的點點滴滴的提昇、是一種無言的歡喜⋯⋯
 
但是、他也必須同歩忍耐、她/他們的無知⋯⋯
 
偶爾自以為是、偶爾自做主張、偶爾爭吵、偶爾爭風吃醋,偶爾排斥、甚至排除異己⋯⋯
 
他心裡很清楚、若讓他表態、她們/他們會學得更快更多、而且更好!
 
但是、他更清楚、許多時候、他更是只能夠寬容、堅忍⋯⋯
 
他是永遠無法表態的、他的任何表態、只會惹出更多的誤解、更多的禍端⋯⋯
 
他只能夠等待⋯⋯
 
寂寞的等待⋯⋯
 
他必須容忍她們/他們的無知、小氣、狹窄、狹隘、計算、猜疑、鬥爭、憤怒、偏愛與及偏激⋯⋯
 
因為、那是成長必經之路、而且、在這路程上、是看不到自己的!
 
他也是其中過來人、所以他懂、他非常懂!
 
那是一段很長、很艱難、很痛苦的旅程⋯⋯
 
沒有人能夠輕易看得到自己、也沒有人可以輕易跳出、更沒有人能夠看到⋯⋯問題其實還是自己!
 
一切愛恨情仇、一切爭風吃醋、一切內心的苦苦交戰,其實都是自己的問題⋯⋯
 
自己的成熟、自己的智慧、自己的透澈⋯⋯會幫助自己、把一切看清楚、看清楚毎一個人、更看清楚自己!
 
你在怕什麼呢?你為何沒有容人之量呢?為何會有眼中釘、為何會無法去接納?為何要思疑而畫清界限?
 
為何不能夠容人?為何要保護面子、為何要在內心苦苦盤算⋯⋯
 
為何?為何?為何⋯⋯
 
他知道這一切是永遠沒有答案的!
 
除非個人的成熟、開悟!
 
除非跳出這個可怕的旋渦⋯⋯
 
他非常慶幸自己、早從三十歳後、就超越了這些關卡!
 
他一直以來,就是那麼樣孤獨的享受著、享有著、這一切無限的自由!
 
他看到她們/他們的不自由、他無言以對、他不能表達什麼、他甚至不能夠有任何表情⋯⋯
 
他只能默然的接受、他只好沈默的逆來順受、他只有保持合作⋯⋯
 
只有這樣、也許能夠為他爭取一些時間與空間!
 
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對方!
 
只有爭取到一些許時間與空間、也許有機會看到對方成長、有機會幫一把、點撥一下⋯⋯
 
除此之外、他已經無法再做什麼⋯⋯
 
但是、他還是為自己感到幸福、為自己感到慶幸⋯⋯
 
雖然、除了講課、他平時幾乎是沈默的、很少人注意到他正在改變中⋯⋯
 
另一㳄的蛻變、已經開始了⋯⋯
 
他無奈啊、他只能夠為她們/他們內心、帶來一次又一次的祝福⋯⋯
 
他看到自己的幸福、他慶幸自己的幸運⋯⋯
 
唔⋯⋯啊⋯⋯從來不感到委屈!
 
他只是可惜⋯⋯
 
眾生為何踏不進來?跳不出去⋯⋯
 
可憐的眾生⋯⋯就這麼樣的把痛苦帶著、輪迴下去嗎?
 
他為她們/他們掉淚、卻又為自己慶幸⋯⋯
 
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他急到眼框都紅了⋯⋯眼淚早已經流乾了!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29

幸福的日子-14(日久見人心)

他坐在法座上、細膩的解析著、修行的秩第⋯
 
他看著法座下的學生、心底帶著一遍溫馨、喜悅⋯
 
 
 
因為、多年的努力、工作成績終於出現了!
 
一批新的面孔、新的學生、而且幾乎都是大學生、勤勉的努力聽法學習⋯
 
一批舊的面孔、已經疏離的老生、也重複報名開始上課⋯
 
 
 
三段班、這種課程,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但他們的覺醒、他們對法的重視、帶給他很深的鼓勵⋯
 
他感覺到不再孤獨、不再寂寞⋯
 
看到一些老學生的歸隊,他內心非常寬慰,真的是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
 
 
 
人的心是善變的,人的心是自私的,人的心是自我保護的、人的心是貪得無厭的、人的心是不負責任的⋯
 
人的心是無知的、人的心是無明的、人的心是無法理解的⋯
 
 
 
但他是個弘法者、他的目地是喚醒每一個人的無明的心!
 
他的工作是淨化每一個人的心!
 
他的使命是幫助每一顆心覺悟!
 
幫助每一顆心解脫!
 
 
 
所以、他不能控訴、他不能抗拒、他甚至不能掉淚哭泣⋯
 
他只能寛容每一個人及每一件事,他只能堅忍每一件事及每一個人!
 
他只能默默付出、默默等待⋯
 
像個慈母般、以無限的耐性及慈心,去沐浴、去灌溉、去滋潤、去圓融每一個人及每一顆心⋯
 
 
 
這些年來、有舊人繼續離棄他、有新人陸續走進來⋯
 
這是好事!這使到他的工作效率更高、工作範圍更廣、工作品質更深、工作表現更好!
 
但他懷念舊人⋯
 
只要有舊同學浪子回頭、對他來說絕對的-千金不換
 
 
 
在這次的回國開課中,他很慶幸的是⋯
 
來了許多很好品質的新血、新人。
 
更來了許多老面孔老相識;他們是死硬派、也終於低頭報名學習了。
 
更重要的是、一些因些小誤解而脫隊離群的老生,也終於看清想清、重新回來上課了!
 
 
 
這對他是莫大的鼓勵及喜悅⋯
 
他知道,這些究竟法終於感動了眾生的心,敲醒了眾生的智慧,眾生終於有福了!
 
今晚的月亮很圓、他內心默禱,把幸福送給這些學生、把智慧送給這群學生、把好運帶給他們⋯
 
尤其是浪子回頭金不換的學生、菩薩呀!
 
請把好運都留給他們吧!
 
 
 
夜深沉⋯
 
他不捨得入睡,因為、他知覺到、他又重新背負了、原本已經放下的責任,對他不是苦差,反而是他非常樂意去做的事⋯
 
他忽然間感到何其的幸福⋯
 
感到佛菩薩的恩惠⋯
 
感受到人間還是有溫馨温情⋯
 
今夜、他抱月同眠⋯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28

幸福的日子-13(鐵棒磨成針)

曉紅說:段數班越來越高段、報名人數越來越少了⋯
 
真的好擔心啊⋯
 
他說:別擔心、真的沒有人報名了、咱們就關門大吉喝茶去⋯
 
結果、這次在廈門的三段班、出乎意料、人數有了、成績也有了⋯
 
他第一次給他們夜不倒單的體驗,雖然只是不到三個小時,
 
但只有上過三段共九天的成績,他們卻很認真的完成任務,
 
看著他們那初步的成績,他老懷寬慰⋯
 
尤其更難得的是,有兩位路過的陌生夫婦,也因好奇而冒冒然闖進來,也像模像樣的陪著坐了全程⋯
 
吾道不孤也!
 
他傳法近三十年,早已經精疲力盡了⋯
 
他想退休了!
 
尤其是眾生愚昧難渡,他早已經心灰意懶⋯
 
這多年來、幸好有自圓長老一路的鼓勵,果明長老一路相挺,及委員會和一批老學生的相挺,
 
他才喘息至今⋯
 
他坐在法座上、盤腿閉目、細心傳述入定心法、他們閉目盤坐、用心達到目標⋯
 
全場一遍寧靜⋯
 
殘缺的個體意識漸漸消失⋯
 
完整的整體意識重現⋯
 
沒有恨、沒有怨、無所欲、無所求⋯
 
寧靜在發生⋯
 
慈悲在發生⋯
 
愛在發生⋯
 
整體在發生⋯
 
以無所得故、菩提薩陲,
 
依般若波羅密多故、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遠離顛倒夢想、究竟涅槃!
 
他靜靜的坐著、引導著⋯
 
他們靜靜的盤著、跟隨著⋯
 
一遍平衡平靜⋯
 
他感受到無限的幸福⋯
 
無限的美好⋯
 
看著眼前這批未來的佛⋯
 
他的心又活過來了⋯
 
干活去吧!
 
他不再感到悲哀⋯
 
忽然間、什麼鬼都沒有了⋯
 
只有一尊又一尊、未來的佛、正在深深的禪定中藴釀著⋯
 
好一批菩薩、好一批未來的佛⋯
 
好幸福的感覺⋯
 
好幸福好幸福的日子啊⋯
 
他靜悄悄的神遊太虛、走到門外⋯
 
靜夜中的夏門、燈光燦爛⋯
 
天上的明月今夜顯得更亮⋯
 
雖然不是月圓、但他知道⋯
 
總有夜圓的時候⋯
什麼鬼都沒有
 
一切萬法因緣而生、一切萬法唯心所造。
佛陀親口說出這兩句話、眾生好像沒幾個人聽得懂。
 
他從喜馬拉雅山上、把究竟法給帶下來。
 
他想效法耶穌博愛的精神、為眾生贖罪、想把究竟佛法帶給眾生。
 
這些年來、他任勞任怨、盡心竭力為普渡眾生。
 
他並不是很受歡迎。
 
眾生誤解他、打壓他、毀謗他、封殺他,只差沒把他釘上十字架、或丟入太平洋!
 
但他不曾退縮,他還是腳踏實地、默默耕耘。
 
他依各自的命運、給予他們該升官的升官、該發財者發財。
 
他效法佛陀三轉法輪,先幫助他們安居立業、解除他們的燃眉之急。然後、再引導他們禮佛念佛、行善積福。最後、再一一引導進入、滲禪打坐、究竟涅槃之道。
 
這些年來、他的父母相繼走了,他的一些朋友也離世了,他接受業力的安排,他把愛全數轉移到、他的那些老朋友身上。
 
他是那麼的盡心盡力的、去愛護他們、去照顧他們。
 
他甚至把他的那些老朋友、當成自己家人。他關懷每一個人、甚至他關懷他們的家屬、他關懷他們的孩子。
 
他給他們看病、治療、祈福、求壽、解惑、去難...!
 
他在準備一步步的接引他們,幫助他們最後踏入、無上殊勝的究竟法的修行!此究竟法能幫助他們、一一證悟解脫。也能幫助他累積菩提資糧道、福延九代子孫。
 
但他們不領情;他們有些想謀求暴利、有些迫不及待要發達!有些受人唆使、有些主心不定、有些誤會連串、有些根本見利忘義、或見異思遷。
 
這些人一一離棄他、背棄他,還中傷他、毀謗他!
 
每一次、都像一把利劍般、深深的剌入他的心臟!
 
他來不及痛!
 
每一次他都忍著淚水、和著傷痕累累的內心的血滴、來不及痛、來不及流淚,他只是在關懷他們的迷失、擔心他們的業障!
 
他很明瞭,他們見異思遷、所信奉的外道、背後大多數是受了阿修羅、或天魔羅剎的迷惑,那種突然發大財成為暴發戶、那種得心順手都是逆天行事、業障危及啊!
 
他關懷、他擔心、他是那麼的全心全意的、愛護他們、幫助他們、保護他們!
 
他不是看風水、算命求財的師父啊!
 
他是來幫助他們覺悟解脫的...!
 
他為了徹徹底底助他們回頭、莫偏離了究竟法、莫忘懷了生死觀!
 
他決定了乘今夜天上、出現了今年最大最明亮的、一輪明月之下,他盤腿而坐、進入深深的禪定、他無法滲透、他們的偏離佛法,他們的誤入魔道,他決定效法目蓮救母、打破地獄門、打開生死簿,非探究個一清二楚不可!
 
忽然間他笑開了,他在一輪明月照亮中,他在深深的禪定中、明白了...
 
離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亂我心者今日之日多煩憂,長空萬里送孤雁、對此可以憩高樓...
 
原來、他們還真的把他當成、算命求財看風水的﹖算得準有錢賺就繼續跟跟看,算不準沒有錢賺、他們就主客易位另謀出路,正常啊!
 
原來、他們聽不懂他的究竟法!
 
原來他們只是他生命中的過客,原來他們的福報不夠修行、原來他們都智慧不夠開啟。
 
原來他們只是他生命中的過客、原來他也只能陪伴他們走一段路...。
 
原來在此二法門的知覺意識投影的世界,什麼鬼都有...
 
有黑心鬼、長舌鬼、造謠鬼、忘恩負義鬼、見錢眼開鬼、見利忘義鬼、還有鬼鬼祟祟、鬼頭鬼腦、鬼迷心竅、鬼話連篇...。
 
今晚、他對著一輪大大的明月、他驚訝的發覺到、他的內心及他的周圍、竟然一個鬼都沒有。
 
哈哈..竟然什麼鬼都沒有。
 
那些刀還插在胸口、血不流了、淚停了。
 
他知道了。
 
他必須繼續為他們祝福、他必須繼續努力呼喚他們!
 
他必須再用心去愛護他們、保護他們...他們是未來的佛啊、小小的幼苗啊!
 
No woman no cry….No woman no cry…say it say it say…
Say I still remember when we use to sit…infront of mansion in mecherstra….//
Good friend we have …good friend we lost along the way ae ae ae…aa….
In this great future u can forget yr past…so dry yr tears I say….
No woman no cry…..
 
今晚的月圓好美、因為、祂什麼鬼都沒有!
 
沒有「有」、沒有「沒有」,、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沒有頭腦介入的世界 、什麼鬼都沒有!
 
他已經年過半百。
 
從三十二歲起、在喜馬拉雅山覺悟生命的真相後,他就活得非常低調、踏踏實實的走在生命旅程中。
 
但他對周圍一切切的發生、一目瞭然。
 
每一個大節日、每一次的慶祝,對他來說、都是整體的恩賜,都是上帝的恩典。
 
他很清楚的、徹徹底底的瞭解到,一切切的發生都是無常的,都是非永恆的。
 
所以、他很珍惜他的父母,他很珍惜每一段親情、每一段友情!
 
但是、一切還是無常的演變!
 
這些年來、他父母走了、他的一些老朋友走了。
 
有些不該壽終的好朋友,提早結束生命走了。
 
有些應該是肝膽相照、並肩作戰的老朋友,卻因為一些誤會、或許是沒有利用價值了、也離開他走了!
 
他這一生、從一無所有,努力奮鬥、奮發圖強到幾乎什麼鬼都有。
 
這幾年、身邊的人一個一個的離開,他重新感受到他的一無所有!
 
雖然、這些年來,他還是陸續認識了許多的新朋友,而且大多屬於國際中或社會中、極高層次的人物。
 
他的國際地位、也相應的水漲船高!
 
但他想念老朋友,他一直以來都是個低調的人、懷舊的人。
 
他喜歡舊東西,他的手錶戴了十多年、他不捨得換,他的手機用到零件散脫、也已經買不到零件,他不捨得丟!
 
他尤其懷念老朋友!
 
那些壽終正寢就甭說了,他只是不明白、為何他信任的人、他幫助過的人、他一路扶助的人、甚至他治療過的、他救過的人、也都借故一一離去!
 
這讓他感覺到非常的傷痛、非常的惆悵!
 
是他用情太深、或是太用心太真心對待每一個人﹖
 
而且、離他而去的、大多數是曾經非常熱誠、非常熟悉的、甚至受到他不少幫助的老朋友!
 
他很清楚的瞭解、一切都是知覺的遊戲。
 
但他心很痛!
 
因為、他很明瞭、在知覺意識的世界、什麼鬼都有,什麼事都會發生!
 
脫離知覺意識的世界、什麼鬼都沒有、什麼事都不曾發生!
 
他心痛的;不是因為他們的見利忘義、也不是他們的薄情寡意、更不是他們的見異思遷!
 
畢竟他要給他們的幫助、不是看風水求財、或專治奇難雜症之類。
 
他要幫他們弄清事實、弄懂生命的真相。他要幫助他們消緣了業,解脫生死!
 
他要給他們的是太多了、太豐富了、太夢寐以求了!
 
但燕雀焉知鴻鵠之志、他們怕失敗、他們怕虧損、他們怕歸還、他們怕一無所有...。
 
所以、他們見風轉舵...
 
所以、他很心痛!
 
這多年來、他是不留遺力的、他是刻苦耐勞的、盡心盡力的引導他們,他們回報給他的是、刻骨銘心的傷害及傷痛!
 
這些傷害、每一次都像一把利劍、直接刺入他的心臟!
 
他來不及流血、他甚至來不及心痛!
 
他只是緊急的、為他們而痛!
 
他內心只是在焦急的、焦慮的吶喊著:別走!別離去!前路風險太大、業力的延伸太大了、讓我繼續保護您!而且、我還有更多的學習、要同您們分享...!
 
如果他們非離棄他不可,他內心也無恨無怨,他只會繼續給以他們祝福,希望他們家宅平安、無災無難兼財運亨通!
 
他無奈!他無語!
 
他知道:在知覺意識的世界中、什麼鬼都有!在脫離知覺意識與知覺現象的世界、什麼鬼都沒有!
 
沒有「有」、沒有「沒有」!
 
沒有頭腦介入的世界、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他的眼淚流到胸襟...。
 
他坐在雲端、看著雲起、看著雲落!
 
他透過雲端、看著日出、看著日落、看著雲層底下的人來人往...
 
他發覺他永遠看不透他們的心!
 
雖然他覺知到、那什麼鬼都沒有...。
 
他眼淚流到胸襟、和著他內心的血在流...
 
那把刀還插在胸口!
 
他不覺得痛、但他為他們心痛...
 
痛很久很久...!
他很寂寞的一個人走在地球上⋯
 
就如當年他的古魯對他的預言! 修行者都是孤單的、獨來獨往的。
 
覺悟者更是孤寂、連個談話的對象都沒有!
 
所以、他唯有努力工作、勤奮傳法。 他到世界各地去播種,他演講、弘法、教學⋯樂此不疲! 畢竟世俗的人類,要達到如此自我明瞭的境界,可能還須要三大阿僧祇戒。
 
他最喜歡帶團囘到喜瑪拉雅山,即可傳法、又可佈拖行善、更可登山舒展筋骨,回到苦行僧時的感覺,還可順便讓他忙里偷閒、回到他的家的感覺⋯
 
每一次帶團回來,看著一群菜鳥新潮苦行僧,身上帶著最先進的IPO、各款最新的相機、手機、MP3⋯準備登山苦行,他內心都會很開心。他會盡心盡力的、把每一個團員照顧到無微不至!但他的心情永遠是愉快的,因為、他喜歡這裡、他喜歡這些山脈,他喜歡那里的天空,天是特別的藍、藍到像張布畫,雲是白皚皚厚厚、一朵朵一層層的停留在山腰⋯千萬年不變!
 
這裡的空氣是清新的、能直接感受到、清新的氧份子和著那芬芳的芬多精,直達心肺⋯這里所呼吸的、保證是五千年前的氧氣、而且絲毫不受污染!
 
在山上吸一口氧氣、勝於在文明市區的公園、跑上三大圈的體能訓練⋯
 
尤其配上那松針林發出的芬多精,天啊!那是夢寐難求的肺葉大洗牌⋯
 
這裡沒有多餘的電磁波、卻有著古典的智慧、等待振盪您的腦波⋯ 那前古文明留下的機器,靜悄悄的在擴散祂的訊息⋯人類一邊在自我瘸爛、一邊卻又受到祂的影響⋯正與邪的能量、毀滅與創作的能量,永遠那麼樣對立的拉扯著⋯讓每一個人都活在矛盾中、撕裂在二分性中⋯
 
這裡沒有多餘的文明物質、讓您能發出貪婪。也沒有多餘的禮教,讓您卻步不前⋯這裡卻有著整個整體的恩賜,足夠讓您忘我的回到、大自然的懷抱撒撒嬌!
 
所以、他三十年如一日、每年組個三五圑、帶著遠近不同的人物來登山、來修行、或來善行!
 
他的名聲也由低調的傳播、漸漸老樹盤根、遠近皆知! 來求見他的人、求助的人、越來越多!
 
他在這幾年來、善事越做越多,支助的人越來越少。他也漸漸感覺到經濟的壓力! 但他還是對週圍的窮人、幾乎有求必應,全力以赴⋯每一年、他省吃省用的,把每一塊錢帶到喜瑪拉雅山。當年是給孤獨長老,在祗樹園鋪滿金葉給佛陀弘法, 現在是輪到他、在喜瑪拉雅山區鋪錢,給這些未來佛教育⋯
 
週圍充滿感激的眼光與讚美的詞彙,但他內心還是保持孤獨寂寞! 毎個接近他的人,都似乎有所圖而來?每個親近他的人、不是想擠壓他出局,就是想擠他的奶!再不就是想掌控他、佔有他⋯每一個私心都在限制他的開花開放⋯沒有人能真正付出幫助他、沒有人能真正的瞭解他!
 
他不覺得委屈,他瞭解眾生本就是矛盾的業力在主導,一邊是未來佛、一邊是私慾魔!他真正內心唯一的遺憾是,他常想起雙親、很想帶他們來一趟喜瑪拉雅⋯
 
他知道這個夢想是無法呈現了⋯
 
他繼續孤零零的走在世上⋯
 
希望能帶更多他人的雙親上山圓夢,希望更多的人踏上這、真正釋放的圓滿覺悟旅程! 
 
 他繼續孤單的沉寂的無言的、走在這不歸路上⋯他一個人、走著、走著⋯你要陪他嗎?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19

幸福的日子-10 ( 誰在里面 )

他最近更少回家了!
 
這是必然的⋯
 
生活不斷的在改變、日子不斷的在改變、週遭的人也迅速在改變⋯
 
隨著年齡的成長、學習的成長、經驗的成長、他走向了國際⋯
 
他的生活變了、週圍的環境變了、工作模也變了⋯
 
越來越忙碌的工作、越來越忙碌的日子、越來越喘不過氣的生活⋯
 
他發現到他走錯方向了⋯
 
他已經遠離了生活、甚至遠離了生存⋯
 
他在和生命搏鬥、他在和無明鬥爭、他在加速時間的轉動⋯
 
好像總有忙不完的事、好像總有應酬不完的人物、好像總有做不完的工作?
 
他病倒了、他崩潰了⋯
 
他看到自己遠離了幸福、他看到自己遠離了大道⋯
 
他們會領情嗎? 他們聽得懂他的聲音嗎? 他們會依他的意思來做事嗎?
 
問題很明顯、答案更明顯⋯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主見、甚至認為有自己的天命⋯
 
人都喜歡命令人、不喜歡聽人的命令⋯
 
人都有自己的一套、但永遠看不清命運的圈套!
 
他能管嗎?管得了嗎?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崗位、每個人在演奏自己的角色⋯
 
時代進化的巨輪、需要很長的時間,輾壓過許多人的生命及腳跡,才會讓可憐的人類,學到很少的教訓及經驗!
 
人類再從這些寶貴的經驗中,慢慢啓發智慧、又往人生的進化旅程、邁入一小步⋯
 
是自己強加的、偉大的使命,還是自我膨脹的貪婪、不安於現狀? 每個人總想要做些什麼,完成些什麼⋯
 
他瞭解、他早就覚悟了⋯
 
 但他還是被潮流捲進去⋯
 
他看到事實,他知道一切都是知覺的遊戲、比夢還虛幻的知覺遊戲⋯
 
一切切本已經齊備,沒有個人所想像的旅程⋯
 
他含著眼淚、決定向偉大的使命告別⋯
 
他決定向後轉,回到自己的崗位,回到自己的方向⋯
 
回到整體的恩賜⋯回到自然的腳步⋯
 
他又重新看到幸福、重新嗅到清新的自由⋯
 
他盤腿靜坐,一絲微笑在眉心綻放⋯
 
決定晚餐吃得豐盛些、不再減肥! 明天會更好! 因為他已經決定了今天!
大年初二,他循例的回家⋯
 
雖然雙親都不在人世了,但他還是四十多年如一日,回家過年。
 
遠從十五歲離校到社會工作開始,他工作的地方離家越來越遠⋯
 
但不論去了多遠,他過年必準時回家!
 
雙親先後離世之後,他還是一樣的回家。
 
只是改成大年初一才回家,大年初二早餐時間,他會在五星級飯店,宴請所有家人、親朋戚友,共聚一堂吃早餐、聊天、敘舊⋯
 
每年如此、從未間斷⋯
 
他看到親友的歡悅、聴著親友的笑聲,他很開心⋯
 
雖然他內心很明白、他缺少了些什麼⋯
 
他想起父母親!
 
他好懷念他那兩老還在世的時候⋯
 
但他接受事實!他內心也很清楚,這一切也必將成為過去!
 
父母成為過去、家人也將漸漸成為過去、親朋戚友也將成為過去、他自己也將成為過去⋯
 
這些笑聲、這些笑靨、都將一一成為過去⋯
 
他更清楚、沒有人來過、沒有人去過、是知覺在發生、是能量在波動⋯
 
但笑聲發生過、快樂發生過、親情發生過、思念發生過⋯
 
雖然都是整體能量、在隨機或隨緣的、透過生命、知覺、在發生著⋯
 
雖然都是能量做知覺的遊戲、知覺的操作⋯
 
但美好的感覺延續著、真實的愛延續著⋯
 
他心想:讓這一切美好的感覺、這一切真誠的愛、延伸到世界每一個角落、進入每一位世人的心懷⋯那該多好!
 
他喜歡這些感覺、他因此也感覺到、他的父母還在⋯
 
他的父母活在在座的每一個人的心中⋯
 
他的父母活在大家喜悅的回憶中、活在他內心深處⋯
 
他滿足的帶著微笑、享受這短暫的滿足、讓這一刻美好的感覺、成為下一個永恆的回憶⋯
 
音樂響起了、有人在唱歌、掌聲也響起了、有人在共鳴⋯
 
他儍儍的笑著、看著、參與著、溶入著⋯
 
他知道、當這一切也成為過去時、類似的笑聲、類似的喜悅、類似的真誠的愛會被延續下去⋯
 
這一切會不斷的重複發生在世界每一個角落、在每一個不同的時間及空間⋯ 成為永恆中的永恆回憶⋯ 讓愛傳下去吧!他看到那小小的姪孫女,竟然也對著他笑起了⋯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17

幸福的日子-8 (生命的色彩)

他喜歡回家,他的內心深藏一個秘密⋯家的感覺真好⋯
 
每一年難得幾趟,在忙碌的工作旅程中,逢大節日或有個一兩天空檔,總想回家⋯
 
 
 
回家是大件事,他是興緻高仰的收拾行李,打點一切⋯兩個小時的車程,只是快樂的回憶⋯
 
有時候遇到節日大堵車,有些人會覺得煩躁,有些人會被撃敗。就像回家一事,有些人會用各種理由,打消回家意願。也有些人會覺得回家枯燥沒趣 ,不如不回!
 
他喜歡回家。
 
 雖然沒人進入他的內心,去深深的暸解過他⋯
 
在大家的心目中,他是個強人!
 
也許有人會覺得不耐煩,不瞭解他干嘛就是喜歡回家?也許有人會覺得怪?他又回來了干什麼?
 
大家都懂得他會照顧每一個人,也樂意接受他的照顧!沒有人注意到他更需要照顧!
 
他喜歡家的感覺,他感覺到美好。
 
雖然家里的人未必有此感覺。
 
家人可能不知道這種美好的感覺,也沒發覺這種美好是短暫的⋯
 
但他知道⋯一切的美好都是短暫的,讓人來不及察覺的!
 
只有仇恨、憎恨、怨恨、悔恨⋯
 
只有各種恨、各種醜惡的感覺,才是永恆的⋯
 
您可能會恨某些人,恨好幾年,甚至好幾世⋯把恨意帶入棺材,帶到來世⋯
 
恨是刻骨銘心的⋯
 
我們的記憶體只記醜惡的、怨恨的⋯
 
那是為了生命進化所用。
 
我們對美好的事容易忘記、我們甚至無法捕捉美好的感覺!
 
而且、美好的感覺都是短暫的!
 
他很清楚、一切都是知覺的遊戲、而且快速的成住壞空⋯
 
他珍惜那種感覺,雖然都是知覺的遊戲⋯
 
他知道一切都不真實,一切都是無常的⋯
 
因此、他更珍惜這些美好的感覺!
 
他最享受母親烹煮的佳餚,但他更享受陪著母親,邊吃邊談的感覺⋯
 
 他享受父母給他的,有一句沒一句的,語氣中暗藏的關懷⋯
 
 他知道父母的生命旅程已經到極限,他們的學習也已經到人生極限⋯
 
 他感恩父母贈予的生命、感激父母給予的學習能力⋯
 
他知道這種延續的無限價值⋯
 
他也儘量回饋給父母美好的感覺⋯
 
當他爸爸說:有錢要節省些。
 
他明白那是幫助他疼惜賺錢不易⋯
 
當他母親對他說:現在百物都漲價了。
 
他瞭解那是規勸他小心用錢⋯
 
他的反應是、把一筆錢各自儲蓄到他兩老的戶口。
 
他告訴兩老、我的就是你們的。
 
他珍惜兩老的勸告,他疼惜兩老對他的感覺,他愛惜兩老最後的存在⋯
 
美好的感覺、幸福的日子、天天都在,到處都是⋯
 
大多數的人在不斷的錯過⋯不停的扼殺⋯ 甚至捕捉不到、察覺不到⋯
 
要等到過去了、失去了、大江東去了⋯ 美好的感覺成為痛苦的悔恨、心碎的回憶、嘶喊中的追憶⋯
 
才能合理的成為內心、又另一段的痛心悔意⋯
 
難道這也是人類的進化之一嗎?
 
要走了嗎?要回家了嗎?
 
他現在沒有家了⋯
 
他把這些權益送給世上一切眾生⋯
 
他選擇出家、希望換給大家⋯
 
回家⋯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