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04

與天地同壽

與天地同壽
和白鷺齊飛
隨日落日升
任雲聚雲散
我來來去去
衪混混沌沌
與天地同壽
和白鷺齊飛  
 
Guru
2009.04.22
台東富里
週四, 03 四月 2014 13:57

GURU開示實修法門

學生盼藉由抽象到具體的提問,以「GURU現階段將要廣傳喜馬拉雅山實修之究竟密法」,探析Guru所傳法門之源頭、內涵、實修經驗,及廣傳使命。
 
殷切寄望GURU深入淺出的開示,能潛移默化、根植中土。更盼望這對舉世尚稱陌生的法門,能由台灣宣揚到世界各角落,讓昧者釋疑止謗,甚至激發其虛心向學;讓迷者早日找到回家的路。
學生吳美玲
一、喜馬拉雅山的實修密法,與南傳(小乘)、北傳(大乘)、西藏密宗、大陸文革前的佛法(達摩祖師傳入)、台灣光復後的佛教,有何關聯性?
又,「佛法」與「瑜伽」的關係為何?
答:東南西北傳都是胡說八道,佛法即是修行的究竟法、瑜伽即是修行,修行即是瑜伽,究竟瑜伽及佛法都是指究竟法!
從不同的方向及路程進入,最後的終點都一樣:沒有人在裡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二、何謂「修行」?
答:對生命的真諦及真相、做出修悟行証,弄懂後終於可以玩了、也玩到不亦樂乎!
人生在世,何以須修行?修行對現代人的身心會產生功效嗎?
答:有人糊塗過一生,有人非一探究竟,能夠在有生之日、弄懂一切有情生的真相、在生命體的過程中玩個不亦樂乎豈不不亦樂乎﹖!
現代人更應該修行,那是唯一在今日的實驗科學生活中,踏入經驗科學的旅程!
「誰」有資格修行?
答:您!及全球人類。
修行有「年齡」限制嗎?
答:有!斷氣前都要不斷修行、不斷去弄懂一切。
修行必須在一定場所嗎?
答:對了!在閣下內心、走到那修到那。
修行與「神通」、「外道」有關係嗎?
答:都是修行、也都是在玩,神通及外道都有執著、都不經玩也玩不起,只有究竟了才是真正的在玩、也許您會稱之為真正的自由!
三、相較於各宗派所謂的修行態樣,佛陀所傳的實修究竟法有何獨特之處?可否略述修行內容?
答:佛陀沒有獨特之處,佛陀一直在說真話、說來說去都只有一句;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只是無明的眾生在自做聰明自以為是。
又GURU所教的修行與台灣風行的「禪七」、「禪修」、「靈修」、「閉關」、「吐納」、「氣功」、「導引」有何異同之處?
答:有相同之處;大家都在玩。有相異之處;大家都不經玩也玩不起,只有那叫咕嚕的混蛋、一路玩到奈米世界還要奈米境界、玩到最後發現、原來有一個被自以為是的我、正在「被玩得不亦樂乎」,哈哈哈!
四、「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據此何謂「覺悟」?
答:大家都在發神經!嘻嘻.......
同等的覺悟者,其所經驗的是相同的「東西」嗎?
答:誰在裡面﹖有誰會去懂呢﹖
「誰」來判定這「覺悟」?是上師或「就是知道」或「不可說,不可說」?
答:您反正得空、就由您來判斷好了!嘻嘻.......
GURU覺悟後,能相通於過去、現在、未來所有「覺悟以上者」嗎?
又,何謂「涅槃」?
答:咕嚕覺悟後、發覺到過去的覺悟者都是老千、所以現在輪到這個我來做老千,但比較進步了、稱為老萬!
涅槃是吃飽太得空,沒事找事做!
能以現有科技知識觀點來詮釋「覺悟」、「涅槃」?
答:從量子場論來、回到量子場論去。
而,覺悟者如何看待現在的科技文明呢?
答:遊戲進步了。
五、GURU將廣傳佛陀實修密法,但卻只有那些「有福報的人」有福了。
較令人困惑的是:
「密法」適合廣傳嗎?
何謂「福報」?
「有福報的人」有跡可循嗎?
又,何謂「業障」、「功德」?
答:「我」不知道。
六、GURU現將廣傳佛陀實修密法,是因為察覺到甚麼「契機」才認為「現在」是廣傳時機?
又,台灣民間現所信仰的佛教,自始就只是形式之宗教儀軌、或盲修瞎練,至今仍無實質上的修行精隨。
GURU將如何突破此種被「鳩佔鵲巢」的困境?
GURU又將如何扭轉這種淪為緣木求魚的怪誕現象?
又,台灣民間信仰中,「拜拜」、「吃素」、「點燈」、「放生」、「印經」、「往生西方」、「投胎轉世」、「中陰身」、「鬼魂」、「因果」、「輪迴」、「乩童」,對修行而言,有意義嗎?
答:您是想要咕嚕在台灣找人打架還是要咕嚕跳台灣海峽自殺﹖嘻嘻......
七、GURU所做過的腦波測試,過程中是否曾錄影存證?
若有,能否貼在網上?
答:用你的腦波吧!那個叫咕嚕的腦波早已經腦震盪了。
若當時未留下「倩影」,GURU可否再委身測試一次?
答:不行、都說腦震盪了。
八、什麼因緣讓GURU您從一個凡人決定上喜馬拉雅山修行?
答:咕嚕年輕時,一場意外,從高山瀑布摔下、成了半植物人、為了重新站起來、才輾轉尋找到喜馬拉雅山,為治療自己的身體,卻誤打誤撞的進入了究竟法的修行。
雖然咕嚕的上師說,咕嚕是偉大的文殊菩薩轉世者,咕嚕寧願說:萬法因緣而生、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九、
請問GURU如何在山上尋得您的上師?
答:一跛一拐的走在安娜普拿雪山峰山腳,是上師找到我,不是我找到上師。
十、請問平時上師是怎麼教導的?是否要唸經執事?
答:一路走一路學、千山萬水走在喜馬拉雅山,沒有目地的目地、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十一、除所學般若禪定般若波羅蜜究竟法外,GURU還知道或看過在山上有那些較特殊的修行方法?
答:各種體位瑜伽法、各種靜心瑜伽、各種金剛續密瑜伽修行,簡直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但咕嚕的上師們只讓「他」學究竟瑜伽及能幫助究竟的究竟法。
十二、請問GURU在修行過程中是否受過戒, 有沒有學習僧團生活, 如果受過戒,受戒上師是誰?
答:曾被安排到緬甸一所古舊佛寺受戒,授戒上師是緬甸以前的其中一位國師Sayaro Upanicha. 授戒法號 Upanita Anand .完全過著一缽一衣的身無長物的、徹底托砵過午不食的僧團生活。
十三、可否請GURU說最後覺悟的過程?
答:不可說,請跟著實修者的腳步,自己體驗,因為眾生本已覺悟!
 
(
併入6.)密法有緣者得之,本不廣傳, 請問什麼因緣, GURU決定將喜瑪拉雅山傳承甚深的修行密法廣傳?
答:佛陀傳法給大迦葉尊者,兩千五百年佛法將再度廣傳的信約已如數到期!
十四、MAHA GURU、GURU、祖古、高級喇嘛、仁波切......等喇嘛在修行層級上有何不同的角色,請問GURU是否達到MAHA GURU 的層級?是否要由上師認證?
答:不論在以前的西藏或喜馬拉雅山歷代修行的慣例上,修行僧喇嘛的老師是仁波切、仁波切的修行上師為在廟後不問俗事,山洞的閉關者「祖古」。
祖古有修行問題則孤身往喜馬拉雅山問道於咕嚕(就像當年那洛巴上師尋找帝洛巴大師問法)。
馬哈咕嚕是所有咕嚕的最後的修行老師,亦是覺悟究竟、但還未覺行圓滿、究竟解脫者、為幫助眾生共同究竟而留下來到處渡眾的的阿蘭樂(Aranda-viharim)行者。
當然、還是那句老話;有一些事在發生、裏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十五、所有覺悟者皆以不同的角色傳法渡人,如三祖僧燦以流浪僧傳法,奧修以犀利的言語解析,GURU以何種方式傳法?
答:哈哈哈..眾生本已覺悟、因無明徒生煩惱、徒墮輪迴。無法可說、無法可傳、純粹在陪大家玩!
(併入5.)請問一般人行善與修行有何因果關係?
答:願意行善照顧眾生、既是已經開始修行,進入修行既是開始關懷眾生。
週四, 03 四月 2014 13:37

飛越神洲-8(寧謐的蘇州)

287953241 o
久違了蘇州⋯
 
十多年前曾經匆匆經過、對她只能驚鴻一瞥!
 
記憶中、她是寧靜的、神秘而低調的⋯
 
今天的蘇州顯得更乾淨、更現代化了⋯
 
但她還是保持一貫的低調、寧靜。
 
房子大多數都是低低的、保留著古色古香的味道。
 
其中也偶爾穿插了一些現代化的高樓,高樓大廈的週圍會圍上了霓虹燈,在夜間照出的幾何線條,顯得特別好看,像迷離的四度空間、又像進入了未來的光影世界!
 
最讚歎的是週遭的水源,一個又一個大大小小的湖,寧謐的就那樣的在著。
 
湖光雖倒影、雁過了無痕!讓人心胸剎那一清、把蘇州的美更撐托得有如仙境。
 
那些低低的房子都愛靠水而建、倒影在湖中佇立不動、週圍的寧靜、鄉野的溫馨、寧謐到令人想停止呼吸、不忍吵到這美好的一刻⋯
 
車子不算多、也開得慢。蘇州的居民步驟,給人一種都是悠哉悠哉的感覺⋯
 
來到此令人感受到壓力少了、命也長了⋯
 
反省到一生的忙碌飄泊,在此養老應是一絕!
 
姑蘇城外寒山寺、夜半鐘聲到客船。
 
此句可為千古絕唱,一路流傳直今⋯
 
經過多少風風雨雨、寒山寺還在、目送多少客船的離去,又迎接了多少的新貴⋯
 
鐘聲還是在敲、人面當然全非矣⋯
 
到寺里泡壺茶,談古論今、憶多少文人騷客、各顯神通。看到的是人類的進步,還是記憶中的淚痕?
 
太湖依舊如昔、悠悠閒閒的湖鏡、反映著匆匆忙忙的旅人⋯
 
不需著墨太湖之美,神遊其中,已經足以讓人想停下腳步,在湖邊遁世而居、了此殘生足矣⋯
 
蘇州的風景、蘇州的風格、蘇州的風俗⋯歷代來引發了多少、文人墨客的靈感及文思!
 
這美女就是那樣含羞答答、以扇遮面低頭不語的,只等客倌您細膩的去發覺她的含蓄、她的寧謐、她那幽幽靜靜的美⋯
 
月圓照在太湖、小木舟神游其間、一壼濁酒喜相逢,惺惺微醉之際、靜待寒山寺的鐘聲傳來、輕舟不需過萬重山,滿足的心識已經隨鐘聲遠傳雲霄⋯
 
我愛蘇州⋯
週四, 03 四月 2014 13:36

飛越神洲-6(月牙泉)

啊嗚⋯⋯唔⋯!
 
半夜的狼嗥聲、在無邊無盡的沙漠中、響徹雲霄⋯
 
換來的是獵狗的狂吠⋯
 
和躲在暗處的狐狸、兩眼圓溜溜的瞪著、瞪著、喉部發出低沈的喘息聲⋯
 
狼、狗、狐、人類⋯在這沙漠上發生了多少故事⋯?
 
狼吃人、旅人、商人、獵人、只要狼能欺負的、牠都通吃⋯
 
獵人報復式的獵狼、吃狼肉、賣狼皮、戴狼牙⋯
 
狐狸惑人、騙人、甚至迷人、也吃人、尤其是人的心⋯
 
聽說、狼群會有組織的、有計畫的去攻擊人類⋯
 
再把人類當晚餐、狼吞虎嚥的把人類活生生的吞噬⋯
 
聽說、狐狸會有計畫有想法的去接近人⋯
 
傳說⋯
 
牠們甚至能夠化身為美女、專門迷惑人⋯
 
然後、吃人心來修成千年不壊之身⋯
 
人類防不勝防⋯
 
只是一個月牙湖、孤單的綠州、在沙漠中、就成了人、鬼、狐、獸、之兵家必爭之地⋯
 
這裡頭流傳了多少故事⋯
 
多少血和涙⋯
 
人、獸、之間、多少的仇與恨⋯?
 
人容易被狼突擊,來無影、去無蹤⋯
 
人類脖子被狼咬斷了⋯一縷孤魂成了鬼祟、不是助狼為紂、就是變成狼人、狼鬼、狼魔⋯
 
人類更容易被狐所惑⋯
 
抱著狐妖當仙女、忘了家中糟糠與孩子⋯
 
最後、碎了家庭、陪了性命⋯
 
真正幫得到人類的、是那些忠誠不二的家犬⋯獵犬⋯
 
牠們警覺得到、狼群的突擊。也能夠隨時識破、狐狸的詭計⋯
 
牠們分辨得出、那些是妖、那些是人⋯
 
牠們對主人的忠誠是不二的⋯
 
牠們護主的勇氣、是不要命的⋯
 
但人類常常誤解了忠犬的善意⋯
 
人類喜歡用非常自我的理性、乃至非常脆弱的感性、來判斷自己的抉擇⋯
 
結果⋯又是一股孤魂往沙漠飄泊⋯
 
月牙泉真的很美⋯
 
名字更是美得詭異⋯
 
聽說、許多遊客、商隊、甚至獵人、半夜三更在荒涼的沙漠、聽過月牙兒的哭泣⋯
 
遙想古代的文人雅客、登山涉水、歷盡滄桑、還得渡過大草原、再躲過狂風沙、才可能到此一遊⋯
 
每一晚的荒野夜宿、一別遇到狼群攻擊、二別碰著狐仙迷離⋯
 
更可怕的是⋯三、別住上人類的黑店、明朝變成叉焼包子的餡料⋯
 
這人、獸、之間所留傳的傳說、有些是溫馨的、有些是薄情的、大多數卻是血淚斑斑的⋯
 
溫馨的是狐仙、薄情負心的是人類⋯血涙斑痕的是互相報復的結果⋯
 
千古故事、千古流傳、那月牙泉經歷了、多少千百代的愛恨情仇⋯
 
祂在月光底下、還是那麼的神祕、那麼的迷人⋯
 
月牙湖邊有佛寺、有菩薩、有大鐘⋯
 
佛寺歷代住過多少高僧、唸了多少遍降魔咒及往生咒⋯
 
菩薩看盡了多少辛酸事、渡盡了月牙湖邊的多少枉死魂⋯
 
大鐘至今卻依舊敲不醒、人類的名利迷惑心⋯
 
您可能不知道⋯大師們唸的往生咒、超渡的是狼犬狐輩⋯
 
高僧唸的降魔咒、對象其實是人類⋯
 
狼狠、人類更兇狠⋯
 
狐惑、人類更鬼惑⋯
 
忠犬永遠無法瞭解、牠的主人到底要什麼⋯?
 
今天、月牙泉再也見不到狼、也看不到狐⋯更聽不到半夜的沙漠、月牙兒的哭泣⋯
 
密密麻麻的遊客、或坐車、或騎駱駝、像蟲蟻般、在沙漠上只顯示著、一排排的小黑點、螻螻爬行前進⋯
 
荒涼的沙漠、成了遊樂區,詭異的狐仙、只成了千古傳說⋯
 
狼群更是早已經失了蹤⋯粗俗的人類在踐踏危機處處的沙漠、在藐視千古的傳說⋯
 
月牙泉不管這些、祂甚至無視自己的萎縮⋯
 
月牙泉依舊那麼美麗、神祕⋯
 
月牙兒也許躲在黑夜深處哭泣⋯
 
您聽不到、也不在意⋯
 
他那強忍的涙痕、又開始下滴⋯
 
一滴、兩滴、三滴⋯
 
他不想水淹沙漠、他選擇靜悄悄的離去⋯
 
但他內心許了個願⋯
 
工 W川 阝e 阝ack⋯⋯
 
⋯⋯⋯
 
「那狂風沙、日日吹、孤魂吹不到玉門關、魂魄吹不散、駝鈴催不到⋯
 
那月牙泉、人人盼、狂暴風沙裡死神嚎!只盼走到月牙泉、管他狼嘷鬼在叫,吃個熱饅頭、洗個熱水澡⋯
 
遙慕那燕赤霞、是真君子!按劍佇立神不動⋯不懼狐狼治鬼神、草原呼呼當是安眠曲、風沙滾滾當作酒泉⋯
 
鬼哭神嚎他舞劍、亂葬崗裡抱酒眠。狼嗥徹夜犬莫吠,狐疑來惑當夢仙⋯
 
 
再慕那寧采臣、是真情物,不畏魅魑鼠狼狽,只求救孤出虎口灬多少情緣奔馳過,多少故事傅人間⋯月牙兒、輕聲唱、風沙多險惡、危難君莫閒⋯
 
盼君安、盼君來⋯下次月圓在近前,風塵僕僕君必饞、備齊羊羔糢子頭 、,妾為君廚下酒菜⋯
 
君歸時、妾必在、月牙泉里月兒開、月影送上哈達來⋯
 
月牙兒、輕輕唱⋯盼君安、盼君來、君歸時、妾必在、柔情牽在君身上,不阻君前程,只求臥君懷!思君情、雖難挨,但盼君、常歸來。月牙泉有蓮花開、月影送上哈達來⋯
 
月牙兒、輕輕唱⋯君要來⋯
週四, 03 四月 2014 13:35

飛越神洲-5(北京哦北京)

天上的星星、為何那麼遙遠、卻又近在眼前?
 
地上的人兒為何、是近在眼前、又那麼的遙遠在天邊?
 
 
 
今天的北京!
 
高樓林立,不見了四合院、藏起了小胡同⋯
 
真是:夏日炎炎風塵暴、秋風蕭蕭楓葉紅,冬雪飄飄行人嗆、春節遙遙望故鄉⋯
 
那小胡同裡有歌聲、抗戰唱到五月紅。
 
那和平里有涮羊肉、香味飄到紫禁城⋯
 
 
紫禁城內有故事、管他是袁世凱、還是李自成,歷來都是亂烘烘、你方唱罷我搶場登⋯
 
那四合院中故事、化做京劇口裡傳,那曾國藩、那李鴻章,才高八斗難過太后關,那八國聯軍最荒唐、到頭來為誰做嫁衣裳?
 
京城環內有歡笑、也更有悲傷,歡笑只在面子湧、悲歌卻唱得滿城通⋯
 
都說京城好、都往京城跑、餓了肚子面子飽⋯
 
 
 
您唱吧⋯
 
這不平呀那不行?
 
您說吧⋯
 
這不對來那不好⋯
 
好像沒個官來是個好? 真讓您當了個芝麻官、保證芝麻也漲價了⋯
 
說歸說、肚皮還是得填飽,填飽肚皮又再哎喲發牢騷⋯
 
都說京城好、都往京城跑,小民怕貪官、不到京城又不知那官太小⋯
 
官大不如做皇帝好⋯
 
李自成,破京城、做了三天皇帝就鬧跑⋯
 
吳三桂他獻了關、只為紅顏他不做皇。
 
萬里長城今猶在,更也看不見當年秦始皇。
 
大胡同、小胡同,金魚胡同今日大不同、君不見那整條大道皆、車水馬龍還排長龍⋯
 
王府井今日不打井、五星飯店整排濶、見不到諸侯諸王花橋再來過⋯
 
人人皆平等、人人討平安⋯
 
 
 
從東單、到西單、活在京城不簡單!
 
人人討生活、個個不落單、有事無事一窩蜂,春節前夕歸心急、風塵僕僕擠車歸鄉去,過了春節又回頭、速速又往京城跑!為誰辛苦為誰忙?京城到底那點好?
 
京城好往京城跑,高樓大廈夢中抱。
 
有人辛苦為三餐、有人錢多到用尺量⋯
 
都說京城好、京城住的不是主、外來移民城內擠、老北京卻往五環跑⋯
 
京城故事多、歷史唱不老⋯
 
火燒圓明園、咱們有錢重建它就好!
 
八國聯軍搶走的、開個價咱買回來就好!
 
其實裡外問題都不大、有錢個個都讚好⋯
 
都說了、休做夢醒人、長夜難獨酬,管他睡夢好、逐夢也好、有夢就好!
 
當然的、有錢更好!
 
又說了、即是夢中客、醒也夢中人⋯
 
築夢也好!
 
賺大錢最好!
 
 
 
您說呢?
 
他還真的一股儍勁、孤獨走在京城說法去⋯
 
想要叫醒夢中人,又怕醒了還是在夢中,問他大事和小事⋯
 
他都說:行!沒事!好、好、好⋯
 
怎麼著就怎麼都好⋯
說長安、道長安,長安日子好、長安生活妙⋯
 
長安好、長安笑⋯
 
人人都要去長安、豐衣足食天朝崗,夜夜花燈高高吊、公子高貴姐兒俏。
 
看那左邊耍火龍、哎喲右邊踩高蹺、聽呀不完琵琶曲、看啊不盡那舞霓裳⋯
 
 
 
長安好、長安妙⋯
 
先看火龍燃鞭炮、再看高腳八仙搖,處處花燈處處妙、公子姐兒拍手笑⋯
 
管他胡人怎麼樣、塞上涙遙由他掉,我抱長安好入夢、夢裡長安又更妙⋯
 
 
 
長安好啊⋯長安妙⋯
 
歷經了多少辛酸事、幾許血涙汗流掉⋯
 
長安依舊樂逍遙!
 
文王拉車百歩遙、子牙掛帥在今宵。七國春秋昨夜過、李氏兄弟爭篡位,白頭宫女話玄宗,長安還是那麼妙⋯
 
 
 
說長安、一點都不安、人人知危卻居安⋯
 
來到華清池、想到的是安祿山⋯
 
婉轉娥媚馬前死,多少寵愛在一身,君王掩面救不得!可憐貴妃艷魂飄⋯
 
青衫客寫琵琶行,白居易唱長恨歌,只看到惆悵、聽不到無奈⋯
 
您說無奈、長安還是傳了一代又一代、時間不等待,歌照唱、舞照跳、長安依舊金步搖⋯
 
 
 
誰說長安好?誰言長安善?
 
帝王陵墓前、看到的是後代葬前朝、前朝又續延了後代⋯
 
軍士與壯士、留下的是血淚汗?或是血淚斑痕的糯米糙成黃土飯?
 
兵馬俑、空等待,聽到的是虛空中吶喊⋯
 
看到的是兩眼空洞與無助⋯
 
人類還是繼續要繁殖⋯
 
 
 
聽說啊⋯
 
炎黃子孫是殺不完⋯
 
每一個朝代、都有著祂的故事在流傳。
 
每一個角落、都有留傳的典故在說傳。
 
每一段歷史、都有新鮮的血淚再往下傳⋯
 
 
 
公平不公平,您去喊喊看? 值不值?您自己衡量看!
 
且莫驚、且莫忙,聽俺再細唱⋯
 
那烏衣巷、不姓王、鳯凰臺、梟鳥棲、莫愁湖、鬼夜哭,湊一段哀江南、放悲聲、唱到老⋯
 
 
 
時間還是會過、活還是要干⋯苦日子更是要活著干
 
前面的人喊寃未盡、人頭落地血未乾,後面的人勇往直前、取而代之也再蠻干⋯
 
不論是為國愁家恨,還是為名利地位,不管是善是惡、也都是振振有詞為大漢⋯
 
 
 
這邊廂秋風秋雨愁煞人⋯
 
那邊廂隔岸猶唱後庭花⋯
 
這就是長安,這也就是人生,這更是你我他⋯不求別的、只求平安!
 
 
 
休做夢醒人、長夜太難酬!
 
寧做紅塵客、黑白共相浮⋯
 
 
 
本來夢中客、醒也夢中人、早餐愛與恨、晚宴情跟仇⋯
 
夢境太漫漫、你我若相投;不做夜長訴、共醉一枕頭!
 
長安、世人所嚮往的、世人所祈禱的、世人所期待的⋯
 
我說⋯
 
長安、今夜平安⋯
週四, 03 四月 2014 13:32

飛越神洲-3 (敦煌啊敦煌)

他──終於到了久違的敦煌!
沙漠⋯
 
連綿不絕的沙漠⋯
高高低低⋯
 
起伏不平⋯
寂寞的沙漠⋯
像個沉寂的地獄、卻又有著蔚藍的天空⋯
又像個含羞的少女、沈默不語,偶爾、又像個發怒的女人⋯咆哮如雷!
 
連日來的奔波,看到的都是大草原,沙漠都躲在遠處⋯ 
一到敦煌、一望無盡的沙漠、終於呈現在眼前⋯ 
看著那古老傳說中的絲綢之路,人與駱駝蹣跚走在其中,一如螞蟻螻螻爬在沙地、拉開一道蜿蜒漫長的小黑點。 
 
五千年來、多少人前仆後繼、往未知逐夢。
五千年來、又有多少人逐夢未成、喪生其中⋯
駝隊是經年累月的、在沙漠中住來不斷,留下的足跡,不論有多長多遠,總是會被後面來的風沙所掩蓋⋯
經驗也許被留下來,記憶也許被傳下去⋯但不怕死的、不知情的、還是勇往直前⋯像飛蛾撲火、往未知前進⋯
 
駝鈴聲在風沙中、也響足了五千年⋯
這駝鈴與風沙所構成的交響樂、在五千年的歲月中、早已經溶合成交響樂曲⋯
讓人在沙漠中、分不出是風聲、還是駝鈴聲?
 
在沙漠中也、偶爾也躺了一些枯樹、枯骨⋯枯石⋯
每一個枯萎的過程、都有著他們的血淚、流傳著他們的故事⋯
 
在這連串的生命搏鬥史中,險惡的狂風沙、無助的駝隊⋯
不知什麼時候、有人把佛菩薩也帶來了⋯
文明來了、文化來了、文獻文史都來了⋯
佛法終於來了⋯
佛像也出現了⋯
 
一個一個的山洞、被感謝的、被感激的、被虔誠的信徒、被感恩的佛教徒、或彫刻或繪畫、留下一尊一尊的佛菩薩像⋯
一個一個的山洞、被逃難的、被戰亂的、埋藏了多少的經典、骨董、及各種與佛教有關的文獻文物⋯
一個一個的山洞、被貪婪的、被野心的、被可惡的狼狽之類、三番幾次的洗刼偷竊⋯
一個一個的山洞、更被一些無智無良、無道子或愚蠢大千無知之輩、盡情搜括破壞⋯
一個又一個的洞窟、流傳了多少悲歌、多少故事⋯
一個又一個的洞窟、又留下了多少心血⋯又遭受了多少破害⋯
 
敦煌啊敦煌⋯ 
他沈默在洞窟中、為人類的文明進步慶幸、為人類無知的破壞流涙⋯ 
他更為這些佛像前出現過的人類哭泣⋯
多少人類錯過了那真正的精神、錯失那無上的真正的精髓⋯
佛像被千辛萬苦地留下來⋯
佛的真相卻不曾被傳開來⋯
佛像被偷被盜、甚至被無知到神經病到、用炸彈爆炸破壞開來⋯
但佛的覺悟真相、永遠不曾被破壞被中斷⋯
 
是他⋯
他是廿一世紀中、走在人類沙漠上唯一的覺醒者⋯
真相一直在低調的傳說中留傳⋯ 
 
他心在泣血⋯
他聽到敦煌在哭泣⋯ 
他看到歷代高僧在苦苦思索⋯ 
他聽到每一代的人類的禱告聲⋯ 
他泣不成聲⋯
他沈默不語⋯
 
和著風沙、和著佛菩薩像⋯
 
沉寂在無言中⋯ 
您會懂嗎?
敦煌佛像前的人類會懂嗎?
各界的考古單位、佛教單位、各種權力單位會懂嗎?
他今晚必須給自己大醉⋯
否則他一定會大哭一場⋯
您會懂嗎?
敦煌⋯ 唉⋯
週四, 03 四月 2014 13:31

飛越神洲2 (大漠之旅)

貴客光臨、先乾三碗⋯
 
獻哈達、再乾三碗⋯
 
唱歌歡迎貴客再乾三碗⋯
 
貴賓回唱、再乾三碗⋯
 
來!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再敬三碗、再回敬三碗⋯
 
天哪⋯
 
那能不醉⋯
 
佛教徒看了、會搖頭三嘆吧? 但您閣下可知⋯
 
人家也是虔誠的佛教徒哪⋯
 
不信? 看吧!
 
敦煌就在眼前!
 
他來到蒙古、呼和浩德!
 
他也去了包頭、響沙灣、黃花溝⋯,
 
他發現每一個人都是那麼的熱誠、每一個人都是那麼的粗獷、豪邁!
 
他和著他們大碗喝酒、大聲唱歌、大口抽煙、大塊吃肉⋯
 
他不是佛教徒、他卻是個貨真價實的傳法者!
 
以其說他在顯現觀世音菩薩相、開方便法門入鄉隨俗、只為普渡眾生⋯
 
他寧願說、他是逢場做戲、活在每一個現在!
 
難得的真誠、難得的熱誠、難得的激盪、難得的生命能量的釋放⋯
 
人類是否用太多的頭腦了?
 
太多的規矩、太多的規則⋯
 
有它不自由、沒有它又世界大亂!
 
內蒙很好、沙漠很好、人很好、藍天白雲都很好⋯
 
一切都是那麼的單純⋯
 
單純的生命、單純的生活、單純的唱歌、單純的喝酒、單純的過著每一天⋯
 
如果不是人為的破壞、那藍天應該會更藍⋯
 
如果不是人為的負荷、這世界本來就是那麼的美好!
 
單純的草原、單純的沙漠⋯
 
響亮的歌聲、單純的傳遍每一個角落⋯
 
有趣的是、許多南方人不斷的往北方跑⋯
 
許多的北方人、卻又往南方走⋯
 
也許大家都無法在原有的恩賜中、找到自己要的生活⋯
 
也許是大家都為自己的生活活厭了、想要換個不同的生活⋯
 
大家都在找尋、適合自己的、美好的生活。
 
卻想不到的是、美好的生活就在眼前!
 
只要頭腦不再喋喋不休就可以了⋯
 
他從喜瑪拉雅飛到北京、從北京飛到內蒙⋯
 
他從內蒙飛到西安⋯
 
從西安又飛到敦煌⋯
 
他不是在尋找生活⋯
 
他在看人類如何生活!
 
他也在生活中生活⋯
 
單純的歌聲、響徹雲霄傳遍大草原⋯
 
單純的生活、在草原上延續⋯
 
一 直到文明的入侵、蒙古包消失了⋯
 
巨大的發電的風車、一台台的侵佔了大草原⋯
 
發出可怕的電磁波⋯
 
把歌聲淹蓋了⋯
 
把狼群也嚇走了⋯
 
大量的採礦、把藍天也改了⋯
 
但草原的歌聲被繼續留下來⋯
 
愛也被留下來⋯
 
這是人類最後最後的遺產⋯
 
起風了⋯
 
沙漠又再改變自己了⋯
週四, 03 四月 2014 13:26

飛越神洲1(銀川-月亮湖)

上兩個星期還在尼泊爾山上⋯
 
馬不停蹄飛往曼谷開會、再回到馬來西亞、給學生們上了幾天的生死觀課程。
 
接到北京的課程邀請、半天課⋯大西北、內蒙、銀川、阿拉善、月亮湖⋯
 
那麼匆匆忙忙、不是他原有的習慣!
 
但是⋯月亮湖⋯沙漠⋯綠州⋯平靜的湖⋯聽起來真的很不錯⋯!
 
一種強烈的呼喚⋯
 
不假思索、他當下回信答應了!
 
又飛回台灣、見人、開會、洽商⋯
 
匆匆忙忙又是匆匆忙忙⋯收拾行李、睡不到三小時、又一個全新的陌生旅程!
 
隔天一早、他背上背包、台北⋯⋯⋯北京⋯⋯⋯銀川⋯⋯ 沒有銀也沒有川、也沒有湖⋯
 
看到的只是驚訝的筆直的高速公路⋯路寬、車少、人稀⋯
 
一切切卻又是那麼的進步、那麼的井井有條!
 
原來下機到河東機場、還得開車兩個小時、才繞出銀川到阿拉善。
 
還得再換上沙漠吉普車,一路滑著沙浪十多廿公里⋯
 
才到達月亮湖!
 
怎麼樣?有趣吧?
 
一路開著吉普車、滑著沙浪⋯開心吧?
 
我的頸椎腰椎卻繃得緊緊的、大叫救命!
 
上了賊船了!天啊⋯!
 
音樂開得好大聲、是西樂中唱的繞舌歌⋯
 
他好像在唱著說:
 
昨天晚上我還是老樣好端端的抱著綿背躺在沙發看著電視咬著瓜子發我的夢睡我的覺隨著鬧鐘的答的答⋯
 
今天早上我應是同樣舒舒服的曬著太陽坐在沙灘聽著音樂吃著榴槤想我的夢發我的呆隨著拍子辟啪辟啪⋯
 
曾幾何時不知如何莫名其妙亂七八糟沒有沙灘沒有沙發只有沙漠吉普車聲和我屁股拋上拋下哎喲哎喲⋯
 
看不到湖見不到人閃不到腰也散了骨除了沙漠還是沙漠除了荒涼還是荒涼叫天不應叫地不靈唉呀唉呀⋯
 
七轉八彎九上十下前面尖叫後面嘔吐沒有月亮也看不到湖只有屁股跳上跳下只有心臟跳出跳進吡卜吡卜⋯
 
忽然⋯
 
月亮湖出現在昏暗的暮色中⋯
 
值呀! 四處都是沙漠⋯風沙、荒蕪、無情、西域⋯
 
小李飛刀、傅紅雪、肅十一朗、古龍、月亮湖都來了⋯
 
新鮮啊! 學生好熱情啊!主辦當局熱忱啊、月亮湖熱鬧啊⋯
 
在沙漠中、在月亮湖邊、一宿無話丶一夜的寧靜⋯
 
隔天⋯ 他沒有給他們失望、三個小時的課⋯
 
佛學、科學、物理量子力學、宇宙大爆炸、生物科技學、內分泌學、哲學、天文地理無所不談⋯
 
他們樂呀⋯
 
尤其是那真愛的擁抱⋯
 
熱過沙漠啊!歐陽沙菲似乎在唱著⋯我哋熱情、好像一團火、燃燒著了整個沙漠⋯
 
他們也沒給他失望、歡呼聲、歡笑聲、感激聲、掌聲、熱烈的回報聲⋯
 
愛在發生⋯
 
愛在擁抱、愛在月亮湖畔⋯
 
真正的愛在心深深處爆發開放⋯
 
太圓滿了、太歡喜了⋯
 
月亮湖活了⋯
 
他在歡樂中歡笑中歡呼中揮揮手離開了群眾⋯
 
帶回大批大批的、月亮湖的愛⋯
 
今晚、抱著無可限量的真正的愛、在銀川入睡、靜待明晨一早、抱著這大團真誠的愛飛向北京、飛向台北⋯
 
完成仲夏夜的夢、月亮湖的夢⋯
 
大家都說:期待再會!
 
他說:I will be back!
週四, 23 一月 2014 05:02

媽媽 ( 二十一)大圓滿解脫

啊呀!老媽、您真的走了,哈哈!太棒了!

老媽啊老媽!念去去、千里煙波,暮靄沉沉楚天闊,多情自古傷離別,更那堪、冷落清秋節,明朝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

果然是三口氣,老媽辨到了!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