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越神洲-6(月牙泉)

作者 guru

嗚⋯⋯唔⋯!

半夜的狼嗥聲、在無邊無盡的沙漠中、響徹雲霄⋯

換來的是獵狗的狂吠⋯

和躲在暗處的狐狸、兩眼圓溜溜的瞪著、瞪著、喉部發出低沈的喘息聲⋯

狼、狗、狐、人類⋯在這沙漠上發生了多少故事⋯?

狼吃人、旅人、商人、獵人、只要狼能欺負的、牠都通吃⋯

獵人報復式的獵狼、吃狼肉、賣狼皮、戴狼牙⋯

狐狸惑人、騙人、甚至迷人、也吃人、尤其是人的心⋯

聽說、狼群會有組織的、有計畫的去攻擊人類⋯

再把人類當晚餐、狼吞虎嚥的把人類活生生的吞噬⋯

聽說、狐狸會有計畫有想法的去接近人⋯

傳說⋯

牠們甚至能夠化身為美女、專門迷惑人⋯

然後、吃人心來修成千年不壊之身⋯

人類防不勝防⋯

只是一個月牙湖、孤單的綠州、在沙漠中、就成了人、鬼、狐、獸、之兵家必爭之地⋯

這裡頭流傳了多少故事⋯

多少血和涙⋯

人、獸、之間、多少的仇與恨⋯?

人容易被狼突擊,來無影、去無蹤⋯

人類脖子被狼咬斷了⋯一縷孤魂成了鬼祟、不是助狼為紂、就是變成狼人、狼鬼、狼魔⋯

人類更容易被狐所惑⋯

抱著狐妖當仙女、忘了家中糟糠與孩子⋯

最後、碎了家庭、陪了性命⋯

真正幫得到人類的、是那些忠誠不二的家犬⋯獵犬⋯

牠們警覺得到、狼群的突擊。也能夠隨時識破、狐狸的詭計⋯

牠們分辨得出、那些是妖、那些是人⋯

牠們對主人的忠誠是不二的⋯

牠們護主的勇氣、是不要命的⋯

但人類常常誤解了忠犬的善意⋯

人類喜歡用非常自我的理性、乃至非常脆弱的感性、來判斷自己的抉擇⋯

結果⋯又是一股孤魂往沙漠飄泊⋯

月牙泉真的很美⋯

名字更是美得詭異⋯

聽說、許多遊客、商隊、甚至獵人、半夜三更在荒涼的沙漠、聽過月牙兒的哭泣⋯

遙想古代的文人雅客、登山涉水、歷盡滄桑、還得渡過大草原、再躲過狂風沙、才可能到此一遊⋯

每一晚的荒野夜宿、一別遇到狼群攻擊、二別碰著狐仙迷離⋯

更可怕的是⋯三、別住上人類的黑店、明朝變成叉焼包子的餡料⋯

這人、獸、之間所留傳的傳說、有些是溫馨的、有些是薄情的、大多數卻是血淚斑斑的⋯

溫馨的是狐仙、薄情負心的是人類⋯血涙斑痕的是互相報復的結果⋯

千古故事、千古流傳、那月牙泉經歷了、多少千百代的愛恨情仇⋯

祂在月光底下、還是那麼的神祕、那麼的迷人⋯

月牙湖邊有佛寺、有菩薩、有大鐘⋯

佛寺歷代住過多少高僧、唸了多少遍降魔咒及往生咒⋯

菩薩看盡了多少辛酸事、渡盡了月牙湖邊的多少枉死魂⋯

大鐘至今卻依舊敲不醒、人類的名利迷惑心⋯

您可能不知道⋯大師們唸的往生咒、超渡的是狼犬狐輩⋯

高僧唸的降魔咒、對象其實是人類⋯

狼狠、人類更兇狠⋯

狐惑、人類更鬼惑⋯

忠犬永遠無法瞭解、牠的主人到底要什麼⋯?

今天、月牙泉再也見不到狼、也看不到狐⋯更聽不到半夜的沙漠、月牙兒的哭泣⋯

密密麻麻的遊客、或坐車、或騎駱駝、像蟲蟻般、在沙漠上只顯示著、一排排的小黑點、螻螻爬行前進⋯

荒涼的沙漠、成了遊樂區,詭異的狐仙、只成了千古傳說⋯

狼群更是早已經失了蹤⋯粗俗的人類在踐踏危機處處的沙漠、在藐視千古的傳說⋯

月牙泉不管這些、祂甚至無視自己的萎縮⋯

月牙泉依舊那麼美麗、神祕⋯

月牙兒也許躲在黑夜深處哭泣⋯

您聽不到、也不在意⋯

他那強忍的涙痕、又開始下滴⋯

一滴、兩滴、三滴⋯

他不想水淹沙漠、他選擇靜悄悄的離去⋯

但他內心許了個願⋯

工 W川 阝e 阝ack⋯⋯

⋯⋯⋯

「那狂風沙、日日吹、孤魂吹不到玉門關、魂魄吹不散、駝鈴催不到⋯

那月牙泉、人人盼、狂暴風沙裡死神嚎!只盼走到月牙泉、管他狼嘷鬼在叫,吃個熱饅頭、洗個熱水澡⋯

遙慕那燕赤霞、是真君子!按劍佇立神不動⋯不懼狐狼治鬼神、草原呼呼當是安眠曲、風沙滾滾當作酒泉⋯

鬼哭神嚎他舞劍、亂葬崗裡抱酒眠。狼嗥徹夜犬莫吠,狐疑來惑當夢仙⋯

再慕那寧采臣、是真情物,不畏魅魑鼠狼狽,只求救孤出虎口灬多少情緣奔馳過,多少故事傅人間⋯月牙兒、輕聲唱、風沙多險惡、危難君莫閒⋯

盼君安、盼君來⋯下次月圓在近前,風塵僕僕君必饞、備齊羊羔糢子頭 、,妾為君廚下酒菜⋯

君歸時、妾必在、月牙泉里月兒開、月影送上哈達來⋯

月牙兒、輕輕唱⋯盼君安、盼君來、君歸時、妾必在、柔情牽在君身上,不阻君前程,只求臥君懷!思君情、雖難挨,但盼君、常歸來。月牙泉有蓮花開、月影送上哈達來⋯

月牙兒、輕輕唱⋯君要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