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語錄(1)

如是我聞…
優婆尼沙經:
這是整體,那是整體,從整體拿出整體,整體歸於整體,整體還是整體。
動中恆靜,靜中恆動,一切宇宙萬物在動靜中作無常生滅延續顯相。
心經:色不異空,空不異色,緣起性空
只有做,沒有做者,宇宙透過你來完成學習而已。
氣和能量息息相關,如企業管理、行政管理一樣,做好氣的管理。
智慧者從挫敗中成長,學習清楚看見。
生活中隨時檢視自己三件事
學了多少?
為眾生貢獻多少?
生命中享有多少?
人的所有的情緒反應皆是能量依環境、記憶體、業力、慣性等做機械式表現。
人生只是能量的不斷移動,你不動、他也會動,因此造成生離死別等悲痛。
整體能量透過你不斷學習,這就是生命的任務,學習洞穿人生的慣性。
黑暗一直都在,只是引光進來;存在一直都在,只是因「我識」阻擋而看不見。
人的一生不在成敗,而在過程中的「學習」,現在教育太強調冠軍,餵養自我。
不知而行,糊里糊塗;知而不行,胡說八道;知而行,才是上道。
問:觀世音菩薩拜什麼佛?答:拜觀世音。所謂:求人不如求己 。
給頭腦什麼,你就出現什麼。
人生所有一切皆無法掌握,如:生老病死;能掌握的只有學習、修行、覺察、自主自覺。
無知者有情緒,覺知者不會有情緒。.
卡比爾:露珠融於海,海亦融於露珠,最後兩者合一。
沒有比二多,也不比一少。
覺知者明心見性,自知全然的開花結果,盡情完全的「在」著,最後整體的意識透過你的覺知覺悟與釋放。不必由他人論定是否成道,因為覺悟不是為他人。
「瑜珈」是連根拔起舊有殘缺,生起全新的,所以勤練瑜珈是對待習性最好的方法,你如何對待身體,身體就如何對待你。

GURU語錄(2)

如是我聞…
l 不要成為學者,要成為覺者。
l 能量聚集造成生命體出現,不同頻率造成不同知覺;同頻率才能溝通。
l 任何時刻、每個當下都要知覺、明白能量的轉變,接受所有人事物隨時在變之事實。
l 變動的能量在呆板的限制中不變化是不可能的,但變動的能量仍被自己的慣性模式限制。看見別人的限制,也看見自己的限制。
l 隨著修行,頻率一定會轉變。
l 沒有絕對,亦沒有絕錯。
l 生命非單一個體,是流動的,萬法為心造,覺受變化無常,因此是能量拉出空間,不同知覺造成不同狀態。
l Mokhsat(莫克夏):從瞭解真相中自由解脫。放下所有一切障礙才是真正的自由。
l 中國傳統生活皆悲苦,痛苦與遺傳因子滲入思維,所以總是強調離苦樂。每個人生命原本沒快樂、沒痛苦,只是知覺反應而已,所以才有此慣性思維模式想從痛苦中解脫。人的痛苦來自知覺、我執的錯覺。
l 能量無色無邊,無所有,如萬花筒,靜止時無一物。
l 真正的自由是可以來回於兩極而不執取,做什麼都可以,一切都在『發生』之中。
l 禪修是將雜質能量提升釋放,達到真正的解脫自由。
l 法喜充滿和眼淚,就如瓊瑤和秦祥林的電影,借助來自上師的光,找到
自己內在的光才是究竟。
l 人生最大的苦是不自由,內在對生命的嚮往,活在他人的期待與眼光中,沒有活出自己真正的生命。
l 宇宙整體意識共振在禪坐中。
l 禪修是靈性世界,無思考,no-mind,故要脫離理性,近感性,才能接近靈性。
l 女人少理性多感性,經常搖擺在感性與靈性間,糾纏不清,愛是風息,如風消逝,真正的愛存在於上師的「在」中。

GURU語錄(3)

如是我聞…
l 學習活在每個當下,心在舒放,氣在流動,住在生命裡面。
l 享受在日常生活的每個片刻、每個動作中,數息、觀照,不錯失任何片刻,活在自己裡面,隨時享有。
l 所有不悅的情緒來自「活在外面」,在乎他人的眼光,只有真正活在裡面,會「嗯-啊」,一切根本沒事。
l 痛苦來自業,是業力的延續,造成虛幻、二分性,無休止的痛,每個人的存在都是等到死亡解脫,才看見虛幻。
l 覺悟者是完全的好,只做出反應,但裡面沒有反應。而為了得到掌聲,裝出來的好有極限。
l 身體是小分子共振,現代的污染擾亂了正常代謝,只要恢復共振,細胞就復原,以修法來彌補生命的缺憾,豐富生命。
l 淨化:學習智慧、慈悲的淨化才是生命要務。
l 要改變世界,須先改變自己
l 向內探索,往裡面去。你是整體能量知覺的出口,你的痛苦與覺悟是整體能量的痛苦與覺悟。
l 首先學習把頭腦放下,以生命感覺生命。
l 不再為他人掌聲或期待而活。
l 眾生自己活得不自由,卻絲毫未察覺自己的不自由。修行者追求真正的自由:莫克夏(Mokhsat)。
l 眾生懷著長遠以來的慣性思維,錯誤的成長、教育方式,造成負面看待所有事情,所以內在會痛苦,要看見自己的不自由,看見限制自己的框框。
l 「佛」是高等智慧,脫離障礙、生命自由,成為另類的存在,佛是一種超高、無上智慧的能量。
l 如人有誠意,不管唸誦內容為何,阿彌陀佛或1234,能量訊息就會產生作用,因此,唸咒時,不在文字而在內在的發心。
l 越是無知者,越是散漫,有學習能力及有成就者,專注是必要條件。
l 只有行動發生,沒有行動者。
l 只有打坐才能觀照風息,達到解脫。人有知覺所以痛苦,卻又無法全知,以有限的知去追求知是痛苦。
l 想要無我前,須有專注力,如掃地,集中專注點,再釋放還原。
l 流行只是一種大家可以接受的概念。
l 思考模式被框住,往往以埋怨、負向應對,以致於報仇、破壞等。
l 快樂的來源未必是科技可以代勞。

GURU語錄(4)

如是我聞…
l 不快樂的人不喜歡看見他人快樂,看不見侷限,因而活在困擾中,或只是模仿他人的快樂,卻看不見自己的生命。
l 因為侷限,所以不敢創新突破和有自己的風格,每位藝術家的作品都有他人的影子。
l 心境的兩極:情緒的極端,生氣、痛苦長,但開心、笑很短,頭腦只記得負面的事,開心事記不得,淨化中的頭腦總是敏感負面,有益及好事忘得快。
l 人我間只是「知覺」的交換訊息、經驗、能量等,有方法的讓知覺釋放障礙,讓歡喜直達雲霄,邀請GOD下來參加我們的舞會。
l 情緒管理:壓抑及抒發都不是最好方法。
l 所有覺知依靠頭腦內在的習慣模式,獨特個性是種綜合體(complexity),來自祖宗、個人…等習性,稱為知覺出口,形成「我」誤解自己為主體性獨立個體,其實是頭
腦的遺傳因子、記憶體對每件事的機械反應。
l 只有當事情發生,才能看見個性。
l 愚蠢者錯過機會;聰明者抓住機會;智慧者開創機會。
l 把握機會吸取經驗,先成為機械慣性
l 把「不斷反省」變成自己的功課
l 不以烏托邦式的理想性聽聞法,當成判斷是非對錯的標準,最後造成精神分裂,聽多做少,麻痺自己。聽無用,需要老實做到與實踐。
l 頭腦的狡猾讓自己以為聽懂得更多,而所學與外在世界矛盾,此為正常現象,因為
覺悟者少,但多數人不願面對此矛盾。
l 寬他:他人做不到,說:「是這樣的!」,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同情他。
厲己:自己能精進的是自己的福報、恩賜,無法進步甚至退步,看著鏡子罵自己:「他媽的!」,增加印痕。
l 修行不做,永遠是空談。
l 人無法取捨,常身不由己,為習性、性能量、月經等弄得團團轉,只有修得好時,所有業現前時才不會來拉扯,
l 痛苦人生,苦諦來自諸多慾念,包括:愛、理想、理念、權力、名利、自我肯定等。
l 苦諦來自慾望的累積,正確修行為道路,不修行者,連痛苦都沒有,因為已麻痺對不自由無感覺了。修行者,察覺不自由,看見真正要追求之生命真相,醒覺自己真正要的是什麼。
l 生命中,時而開心,時而痛苦,有些知道原因、有些不知原因(印痕釋放),每天能量波動的變異(金木水火土)是事實,人人都是無法自主,一下這樣、一下那樣,有人外顯、有人內斂,一切無法靠他人,只能自己站穩。找到莫克夏(Mokhsat),才能真正徹底自由、恢復自由。
l 跟上師拿回你原本就有的自由,還回你原本沒有的貪嗔痴。

GURU語錄(5)

如是我聞…
l 人類精神的五寄託:信仰(宗教、神佛、無形物)、感情(家庭、婚姻、戀愛)、物質(財富)、權力、信念(藝術、科學、革命)。
l 信仰是給無知者,佛說:不要相信我所說,你要自己去印證。
l 動中求靜,靜中求動;動中恆靜,靜中恆動,一切宇宙萬物在動靜的過程中,作無常生滅顯相之延續。
l 體位瑜珈不是求身體柔軟與忘我忘物,否則最後會產生「抗藥性」,就只是享受酸痛點、伸展、拉開,而不去追求百分百的柔軟,柔軟只是附帶的成就感。
l 瑜珈使經脈柔軟,非關節拉開,只求動作完成,鬆、疏張、氣通,拉開經脈關節,骨骼自動鬆開,所以真正的支持點為經脈。
l 夫妻吵架的原因,兩個自我及兩個世界不可能共存一室,二極對二極產生四種狀態。
l 因為有愛,但卻沒有昇華,產生控制、佔有、擁有、變相想控制,要對方讚美、跟隨、聽從、私愛、恐懼,而自私自利。愛造成恨,是兩極現象。
l 當愛發生,是圓融、享有、沒有疑問,是快樂,是奉獻付出而不覺奉獻付出,真正的愛是Mokhsat,完全自由解脫的愛,是溫和、享有、滿足。
l 「愛」去「心」為「受」,修行者最後跳脫,如成熟母親的愛,看對方如子女般。
l 人都沒有耐心,遇事情總要對方馬上轉變與改變,因此造成衝突,要給對發時、空,寬他利己。以全面性幽默,一笑置之、了結。
l 不戀權力:絕對的權利造成絕對的腐敗。
l 你給身體什麼,身體就回饋什麼。
l 當業已全了,生命便無遺憾。
l 瑜珈之另一意義為「更新者」,當個體與整體相吻合,則可千變萬化,如不能融入,個體會產生固執、自私、自主,成為機械式障礙。
l 生命天天更新,我識更新,生命爆炸,特殊氣質即出現。
l 放下一切把「認真」當「真」的灑脫,以遊戲的心情與過程,即是修行,弄懂不卡住,達到完全自由的「莫克夏」。一切準備工作都重要,要確實與完整。

GURU語錄(6)

如是我聞…
l 瑜珈不為達成目的,只為柔軟,利用僵硬的置痛點達到調整之目的,及體驗/觀照的目標。
l 生命的上下,情緒的起伏,是必然現象,不可能「離苦得樂」,因苦樂本就存在,而是透過佛法及瑜珈的瞭解,看見情緒波動,只是看著它說:「喔!是的,又來了!」真正的離苦是明白/看破/看透/瞭解所有現象,接受它「是這樣的」,才可能樂在其中、自得其樂。
l 深廣的愛,不墮私愛:真正的愛是接受並祝福另一半找到真愛。
l Sufi Story:晚上臨睡前,把駱駝綁好,完全信任阿拉的安排。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把事情做好
l Everybody falls in love,but not raise the love.
l 沒有任何人屬於任何人,不需要任何人屬於任何人,不可能任何人屬於任何人,因為所有的背景來自整體能量,非單純物質能量、能量、生命、人類,只是能量進入,淨化的高等知覺。因為業力造成不滿足的人生,在臨死時,能量釋放,才知覺不甘造成輪迴。

l 私慾/情是共業,會互相沈淪,如沒有業障,方可全然解脫、釋放。
l 生命狹隘,再接觸多元人種、文化、看法後發現,一切都只是不同生命體透過整體能量淨化而已,各自有不同頻率,只是自我受限於思維模式及習性,而以框框框住他人,卻極少看見自己的框框,周圍的人總是不如自己的標準,事實上,自己又何嘗符合,覺察自己,跳脫框架。
l 自己的業,自己的旅程,自己決定與負責。業帶來框框,造成不自由,一次次從框框走出,作自己功課,達到「莫克夏」(真正的自由釋放)。
l 內在的框框有N層(如剝洋蔥般),不能只靠上師、佛、菩薩,一切只有靠自己老實做功課。修行者,充滿博愛與慈悲,不必羨慕,自己走走看。
l 聽懂不做,從訊息到行動,會因內在之內涵不夠,回饋強到受不了,只有實修貫通,讓內在有能力去接受一切發生;
l 人如咖啡水,需蒸餾後才能再回純水。心識是一切因緣,由我執及自我肯定所產生,反觀心識,拿掉障礙,才能醒悟。
l 以身做到,融入生命並顯現於生活,爆炸如來。展現圓融、成熟、歡喜的特質,讓人感到你有所不同。
l 知識學習、生命體驗。
l 趣入修行,才能做到忘我 / 忘俗。
l 如老是無法相趣,則是有業力在身,應以「培福」去障。

GURU語錄(13)

作者 guru

多數人的生命空白,所以不斷追求外在.物質.名利;人是大自然的部分,只要止靜站著,就可以感受到豐富的大自然。
為大家謀求幸福的理念就是好的。
夫妻相處,如同乞丐對乞丐,彼此不樂見彼此的「自由、快樂」,進而干涉,不允許對方超越此範圍。
人住在自我意識(self consciousness),分別周圍一切,成為主體意識(self center),是造成痛苦的主因,事事以自己為主。
不是自我在作主,自我只是「客人」,真正的主人是整體能量。
文字障者,就只想表達自己,不是真的想學東西。
知識是別人的看法及教給你的框框,以「知識」看一切,生命全無自由。
捕捉剎那間散發出的美好感覺,珍惜剎那為永恆。
音樂幫人把心打開,找到喜悅美好的感覺後,音樂就不需要了。
時時關心,事事反省。
修行是轉變的道場。
培養行善、關懷、感恩、感動的品質。
看見自己的沒弄懂、懂錯,進而學習重新弄懂,培養解決的能力,弄懂後自由就出來了,各種事情都無法再對你製造困擾及痛苦,即謂『自由的可能性』。
學習「瞭解、明白、弄懂、解決、放下」才是生命功課,一切重點在於『學習』。
生命中如遇惡人,與其和他糾結不清,不如「讓他去吧」,把精力放在「學習」才是重點。
疏通氣可以造成恰當的心,加強恰當的氣可以成就圓融的心。
萬法為心造、萬心為氣造。

GURU語錄(14)

作者 guru

GURU語錄(十四) …摘錄自「歸真錄」1995年馬來西亞出版
l 普通人愛自尋煩惱,因為他不明白生命的無為。
修行者解決煩惱,因為他要明白生命的真相。
覺悟者沒有煩惱,也不生煩惱,因為他已弄清楚一切,完全明白了啥真啥
假。不再以假當真,以真做假,也不再以有忌無,以無為有。他是自由的,
毫無罣礙的。

l 覺悟……
佛陀的「空」!
馬哈維拉的「莫克夏­­」(MokhSha)徹底的自由!
班丹加里的瑜伽經所說的「千層蓮花」!
菩提達摩的「安心」!
老子的「道可道非常道」!

l 覺悟……
整體來自整體,取自整體的還在整體中,整體被拿走的,還是整體。
卡米爾說:「您要去那裡?前面沒有您想像的旅程。」
達摩說:「我已把您的心安好了:」
佛陀說:「萬法因緣而生,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
老子最妙!因為他什麼都不說!

l 觀自在菩薩…原來是自己看自己!原來『五蘊皆空』是連自己也要空掉…

l 我欣然的放下一切!不對,都不是「我」的,「我」都沒有的,如何欣然放下一切? 是「我」欣然的接受了一切。「我」接受了萬物,接受了萬有,更重要的是; 我接受了 「我」的沒有!「我」接受了「我」的不是!

l 能量透過不同的心情,發出不同的「我」,就像弦上的音符,不同的弦發出不同的音調, 所以「我」有時開心,有時傷心,有時歡喜,有時悲哀!不同的人由不同的境遇產生不同的心,不同的心引發出不同的「我」!

l 知覺上的「我」,只是在遊戲中間產生的假像。像弦上之音,又像水中之月!……

難怪馬哈維拉說:「只要我不在,徹底的自由就呈現出來!」
難怪佛陀說:「那真相藏在空無裡頭還未被說出來!」
難怪老子說:「道本自然」
難怪莊子說:「到底我在蝴蝶夢中?還是我夢蝴蝶?」
難怪南泉要斬貓!
難怪慧可要安心!
難怪僧燦說「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難怪蘇格拉底被判死刑還這麼開心!
難怪卡米爾說:「您要上那兒?前方沒有你想像的旅程,也沒有目地!」
難怪菩提達摩說:「原來我只要好好生活就可以了!」
難怪優婆尼沙經說:「這是整體,那是整體,從整體中拿出整體,祂還是剩
下整體,整體依舊回歸整體!」

l 「我」若不在,煩惱即刻轉為菩提。

l 原來什麼都「是」!只有「我」不是!

l 原來只要徹底去瞭解,徹底去接受「我不是」,就能夠徹底問出「我是誰?」也就能夠徹底答出「我是誰!」

GURU語錄(15)

作者 guru

GURU語錄(十五) …摘錄自「歸真錄」1995年馬來西亞出版

l 佛陀:「空中妙有」…只要「我」承認自己的「沒有」,一切切自然顯現。

l 生命不是悲傷的,生命是不斷的慶祝。一切切都在慶祝;生命在慶祝,萬物在慶祝,整體在慶祝!
釋迦牟尼弄懂了,不是生命在哀傷,是我們那「我識」造成悲劇。
所以菩提達摩說:「只要我好好生活就可以了!」
所以馬哈維拉活得赤裸自在!
所以佛陀活得明心見性。
所以耶穌要上帝原諒人類的愚昧無知。
所以歷代的禪師,只是平平淡淡的過活。
所以百丈大師一日不做,一日不食!
所以卡米爾說:「您前方沒有旅程!」
所以……。
所以我可以睡覺了……!

l 原來真相的覺悟是認真不得,因為不認真反而才是認真。不得認真,才能認得如何為「真」! 原來不須認真!只須真正去生活就可以了。
難怪曹雪芹說:「假做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l 俗人所謂的「認真」、只是「執著」罷矣!
覺悟者深深明白不須認真,因為沒什麼好執著的!如此反而活得真而不須認真。

l 用自己的「在」去深深感覺整體的在,用自己的「在」沒入整體的在!

l 每一個「做」都是喜悅的經驗!人生是一場學習;學習如何生活、如何待人處世、如何提昇自己,如何啟發智慧,如何吸取智識,如何處理問題,甚至學習如何學習!

l 人人追求「果」,人人歸咎「因」。「現在」卻被忽略了,現在的「做」也被錯過了。
大家醉生夢死,錯過了「做」的喜悅,錯過了每一個「做」的享受。在「做」的過程即是無上的喜悅,有著珍貴的經驗等待我們去體驗。

l 錯過了「做」的喜悅即是錯過了生活,錯過了生活是錯過了生命,錯過了生命即是錯過了一切!

l 當「我識」在時,一切自然應運存在。當「我識」消除時,「整體意識」自然重現,所有的神佛菩薩,行星塵粒,月亮太陽等皆包涵其內。

l 凡停頓下來的即成腐敗,凡執著的即成妄相,凡「我識」去行的即是分別心。

l 蓮花出自污泥而不染……
原來污泥不是指大千世界,反倒是指自我意識的困擾。
原來蓮花不是創新成品,祂一直都在,永恆的在。

l 我什麼也不是!所以我可以什麼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