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米雪兒的信

作者 guru

給米雪兒的信

如果我能夠的話,我願意承擔妳的一切痛苦。

如果妳願意的話,容我喚醒妳的惡夢。

我看著妳在掙扎,我聽著妳的吶喊。我陪伴著妳身邊,分擔著妳的每一個夢境。

我很想喚醒妳,但未得到妳的同意,我不敢騷擾妳。我多麼希望妳睡得甜美,擁有一個好夢。

我為妳感到心痛,妳是那麼的認真於妳的夢魘。我願意進入妳的夢中,趕走妳的恐懼,帶妳大步跨出痛苦的層層夢境。

我曾嘗試呼喚妳,但妳在半醒中發我脾氣。我願意承認妳的夢境,但請妳不要太執著幻想,當妳夢醒之時,自然會明白我的真心。

我們曾經在共同的夢中,度過一個個的困境。但雖然是夢,我們還是起了誤會。

我在妳的夢中,嚴重的刺傷了妳那純淨的心。

妳也在我的夢中,給予我同樣的回報。

我們是如此的相愛,卻一次又一次的隱藏起真情,不惜互相繼續傷害,像那草木中的蠍子,在深深的激情之後,總有一方要犧牲在情愛手中。

我們不能自拔的,在夢魘中給對方製造更多的傷口。以往的甜夢,都消失在歷史之中。

而今我已夢醒,擦掉了一身的冷汗,推開了沉悶已久的心胸,迎進了窗前的徐徐輕風,我願意送給妳一個圓圓亮亮的明月。

我已從妳夢中醒來,為何妳還不知道?我不能也不該,讓妳單獨一人,繼續承擔那無止無休的惡夢。我願妳醒來,我願妳醒來!

從妳夢中醒來吧,妳不可能再忍受下去。

不要害怕,只要妳肯睜開心眼瞧,我已沒有了尖刺,也沒有了心魔。我準備好了兩對天使的翅膀,等妳醒來同飛。

容我帶妳飛翔,飛上藍藍天空,飛向粉粉彩虹,在炎陽的光芒中,共同溶入喜悅的永恆。

(給米雪兒的信-2) 愛到深時恨更深

作者 guru

妳知道嗎﹖在米雪兒的時空的當時,我還是很不成熟。

也許、愛情的開始、只是年輕的時髦遊戲、人有我有。

從來不知道、為何會愛到那麼深﹖

我很想探測妳的內心世界、很想知道、妳是否也愛到那麼深﹖

當時、我們的愛、是真的愛到那麼深嗎﹖

還是害怕面對失去對方的感覺﹖

我可能是天生的多情種子﹖對愛總是無法抗拒﹖

八歲悄悄喜歡前座的女同學,十二歲和女班長偷偷往來。

這些美好的感覺、都隨著畢業分手而淡忘。

少年十六歲初出茅廬、就學人談戀愛,墮入了姐弟情、愛上了二十歲的「TIN」.

忘情所以的纏綿了三年、她終於來了一封理智的信!

把從小本來就擁有得不多的我,丟進了更貧瘠無情的沙漠!

十九歲的年齡,十九年做人的頭腦,怎麼可能面對這種殘酷刺痛﹖

把自己深深的埋葬在狂野中、墮落中、怎麼樣做都拔不出插在心口的長刃..

隔了兩年,意外找尋到相類似的替代品;

一頭帶金黃色的長長秀髮、一對迷濛的眼神、一雙秀長的腿、天!怎如此相似﹖

當時、我即刻被妳深深的吸引!

原以為純粹玩玩、找個替代品報仇也好﹖

沒想到感情的付出就像水銀洩在地上、無孔不入...

到得想要自拔時已經無能為力!

是真的愛到那麼深那麼刻骨銘心嗎﹖還是根本就是怕再失去﹖

這一次不再糊塗、也不再遲疑!

我大膽的踏入尋求真正的真相腳步。

反正跌也跌傷了、也失敗也失去的也都發生了,我還能有什麼損失﹖

結果、我回到喜馬拉雅山、找尋到了我本來就懂的!

我終於釋放開了自製的枷鎖!

我很想回來幫助你、你會願裛接受嗎﹖

不是回來愛你、也不是回來讓你愛、而是回來告訴你;

我們是一個整體、我們不曾分開過、也不須重聚首。

是愛把我們連接、也是愛把我們分開、但我們還是同樣的一個整體。

愛一直都在、祂不須要發生!是我們自己糊塗了。

天啊!是愛在主宰一切切的發生,有些事真的是澈底的搞錯了!

米雪兒、你可願意和我一同從夢魘中醒覺回來﹖

給米雪兒的信(3)–妳知道嗎

作者  uru

妳知道嗎﹖

在修行的領域中、我明白了、一切萬法為心所造。

我經歷了很大的努力,才真正的經驗了、領悟了佛陀留下的信息!

但凡人如何可能輕易弄懂呢﹖

妳知道嗎﹖

現代的科學、對男歡女愛的研究、已經有了答案;

那是純粹的雄激素和雌激素、加上一些五色羥及內啡呔、多巴胺等、再來一些催產激素、

就混合出衝動的愛意及感覺、迅速演變成驚天動地的愛、或可以鬧出命案的恨!

但凡人能夠明白嗎﹖願意接受嗎﹖

到底愛本來就是澈底負起責任而讓祂刻骨銘心的﹖

還是根本只是一些內分泌造成的一廂情願的錯覺反應﹖

妳後來有再陸陸續續尋找愛嗎﹖

妳後來有真正的愛上任何人嗎﹖

或是有被任何人真正的愛過嗎﹖

我雖然覺悟了生命、我卻還是沒有弄清弄懂愛!

妳後來有弄懂嗎﹖

我只知道我把事情搞砸了!

我知道我把妳傷害了...傷得好深好深!

妳知道嗎﹖

我也被傷害了!

那把長刃一直都留在心口上!

我只想一切從來、讓我重新把祂整理好!

可以嗎﹖可能嗎﹖愛能重來嗎﹖還會一樣嗎﹖

這就是愛嗎!是愛還在的表現嗎﹖

還是純粹的內疚、想彌補過往的錯誤﹖

我不知道!

我每次見到妳的時候,我都感覺到妳還在夢魘中!

我看到妳裝著若無其事,我看到妳在夢遊中假裝醒覺!

我心口的長刃又再滴血抽痛!

是我的錯覺嗎﹖

還是我自己在夢遊﹖

無論如何、有一個真相是我一直無法否定的;

我看到妳的不快樂!

所以我知道妳還延續在夢魘中..

而我是多麼希望能喚醒妳的夢!

世界是多麼的美好、生命旅程是多麼的美妙!

妳知道嗎﹖

只要能喚醒妳的夢魘、

只要能釋放妳的痛苦!

我願意一切重新來過!

我會不惜一切、直到妳滿意、開心!

因我自己已經不剩什麼了、也不可能求什麼了!

妳知道嗎﹖

我願妳醒來、我只願妳醒來...

給米雪兒的信-4 ( 什麼是愛)

作者 guru

什麼是愛呢﹖

妳可以告訴我嗎﹖

foreingner 的歌:I want to know what love is .我要知道愛是什麼!

我找尋了好久,

我只發現各種掛著假面具的愛、

或是在愛的後面懷著其他的目地的愛。

再不然就是以為有愛了、各種胡思亂想的假想敵人、或假想的戰場就出現了的愛!

再不然就是以為,愛就是手拉手走沙灘、眼對眼發呆、不吃不眠也可以過日子那種一廂情願的浪漫﹖

我終於明白了、人類都怕獨處、怕寂寞、所以找愛。

認為找到所謂的愛了、又怕不被重視、怕被忽視、怕被淡忘、怕被邊緣化、怕被捨棄。

結果就轉換成依賴、要對方陪伴著、要吋步不離、要知道對方的一切、掌控對方的行止。

最後演變成數學遊戲、天天勾心鬥角、算計與計算交替在腦袋!

不然就演變成埋怨、怒氣、悲情、或自我放逐、或自憐自嘆!

我發現到我好累!

真的好累!

原來這世上找不到真愛!

原來所謂的愛、都是有條件的、有目的地的、有合約的!

甚至於變態的、瘧待的、佔有慾的、我執的、非盡如我意而不可的!

後來、我又發覺到、我自己又何嚐不是一樣﹖

原來、我自己也沒有愛!

原來、這世上真的沒有愛!

原來、我只能主動去愛、而不可能要求被愛!

現在、我終於弄懂了一件事,當愛被真正發生時、

祂已經不再是愛了...

祂就是那樣的發生著,千手千眼的、大慈大悲的!

這就是真正的慈悲!

妳懂了嗎﹖

我願妳醒來、我真的願妳醒來!

妳還在睡夢中嗎﹖

我可以把妳叫醒嗎﹖

給米雪兒的信-5 (妳有看到北京的晨霧嗎 )

作者 guru

我在北京。

今天一早起床、五星級大飯店的被窩的確是比較溫暖。

給自己窩藏在被窩里、伸一個北京城最長的、最懶慵慵的懶腰...

一系列的落地長窗、只靠床頭櫃兩個簡單的按鈕開關、就迎進了整個老北京的迷人晨霧!

沒有晨曦.只有霧。

把窗外的世界鋪展開一層.讓人迷惑又暇想的濛裟。

就像女人的內心,永遠都是那麼樣迷迷濛濛的、難以捉摸。

就連女人自己都從來就不瞭解。

男人若自告奮勇、沖動的想一探幽谷,最後都粉身碎骨!

但是男人都是沒頭沒腦的戰士、和雄蝎子一樣的勇敢、但最後結局都一樣、在激情之後、成為雌蝎的糧食。

妳同意嗎﹖

當然、男人比迷霧更可惡、他們總是口是心非。

他們的承諾好比晨霧里頭的露珠、見光即化。

但只要女人繼續她那難於捉摸的迷濛、只要還沒被陽光透視、大家都能相安無事!

陽光是很好的、但有好一些場合、卻不需要陽光!

也許、很多的事情、就保持祂原有的迷迷濛濛就好了。

迷迷濛濛的聚、迷迷濛濛的散。

也許會有幾天的陽光、不妨順便各自做做其他擱置的事。

然後、晨霧又再昇起、雙方又回到迷迷濛濛的祝福中...

北京城的背後、又何嘗不是一遍迷濛呢﹖

每一個老北京的人、大多都在過著迷迷濛濛的日子。

同樣的迷濛、能相安無事就是一種幸福!

問題是我們都太愛對方了!

我們也都太聰明了!

我們都很有愛心的、想在生活中迎進更多的陽光!

我們都想給對方最好的–

我們用陽光互相照亮對方!

卻沒顧慮到、溫馨的陽光、可以是晨霧的最嚴重傷害!

於是、我在夢中被驚醒、嚇出一身泠汗!

而妳卻墮入了更深的夢魘中!

叫也叫不醒!

我也搞不清楚、是我該喚醒妳的夢、還是我該回到妳的夢魘中﹖

又或許是、其實醒來的是妳、還在夢魘中的是我﹖

我只知道、不論誰是誰非、醒來的世界、是無法和夢魘中的世界溝通的!

這是最悲慘的悲劇!

如果我們都同在夢魘中、或都同在醒覺中、

最低限度、我們還可以一起共舞、或互相吵架!

但我們的時空已經完全不同了,我們之間連溝通的橋樑都不存在了!

我們無法再爭吵、無法再共舞!

連七夕的機會都沒有!

也許、這樣的悲劇是一種最澈底的祝福!

因為、真正的愛被真正被弄懂了!

也許、這就是愛到最深的結晶!

祂叫著:「慈悲!」

我是否要繼續呼喚妳醒來﹖

還是、我應該再做一次雄蝎、

再一次奮不顧身、赴湯蹈火﹖

下雨了、

迷離恍惚的晨霧、冰冷凍心的雨點。

晨霧、寒雨、暖被窩...

我們是絕對有足夠的空間分享!

問題是、該妳醒來﹖

還是我入夢﹖

我還是很想對北京的迷迷濛濛的晨霧、輕輕柔柔的說一聲:

「愛妳!」

給米雪兒的信-6 (喜馬拉雅山的星夜)

作者 guru

我躺在陽台上,沒有陽光的陽台,只有一大遍燦爛的星空。

一大串又一大串的星光、絲毫不吝嗇的盡情閃爍在夜空。

銀河系清楚的劃分兩岸的星座,也刻上了千百億兆光年的歷史。

這里沒有光害、也沒有人的聲音、寧靜、安祥、一切切恢復了祂原有的面貌。

雖然入秋的一絲絲寒意、早已經靜悄悄的入侵那、躺在光禿禿的地磚上的背影。

那涼颼颼的感覺、反帶來一團的溫馨。

好想與人共享...。

如此佳夜、妳是否願意與我共同擁抱﹖

遠方的妳是否已經睡著﹖

我是否又擾亂了妳的夢﹖

也許、妳認為已經多年了、我為何始終不把妳放開﹖

但我能放開嗎﹖

我是誰來放開﹖誰會被我放開﹖誰能放開誰﹖誰又能被誰放開﹖

祂本來就是一個整體、從來不曾被分開過、也不可能被切割開來。

就像今晚的夜空、那銀河閃爍的把東西兩岸切開。

那些星光又是獨立又是串聯的、閃爍在夜空中。

妳知道嗎﹖祂就是這樣的在著。

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不可能分開、也不可能切割。

一切切的發生是祂的顯相、祂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連在看著滿天星斗的那人也不曾存在過。

整體能量就是那麼樣的運轉著、蛻變著、幻滅著、延伸著...

我們是祂的部分、祂是我們的整個。

妳聽懂了嗎﹖

妳會說:「瞧!我沒錯吧!他又在發神經了!」

的確如此、因為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所以、我又擾亂了妳的夢!

唉...

如此良夜、真的叫人不捨得睡!

妳睡了嗎﹖

有一顆流星剛剛滑過...

我還是忍不住在內心許了個願望;

我願妳醒來!

我願妳快醒來!

給米雪兒的信-7(台北的天空)

作者 guru

妳知道嗎﹖

我每一次回到台北、就有回到家的感覺。

尤其喜歡那擁擠的西門町,車聲、人聲、音樂聲、擴音機叫賣聲。

每一個課程工作完成後、我會格外放鬆的走入人群、東看看、西望望。

和老神仙打個招呼、丟個銅板給路邊的假乞丐、幫個忙推路邊攤販車躲警察。

偶爾客串一下未成名的小歌星的粉絲、她在台上拼命唱、我幫她在台下拼命搖!

霓虹燈閃爍不停、噪音也閃爍不停!

站在路邊攤吃碗麵線、坐在街道邊沉思冥想或發呆。

車聲、人聲、音樂聲、叫賣聲都吵不到我,也沒有人會來吵我。

偶爾會碰到一兩個熟面孔、我會低頭混過去、讓自己消失在人群間。

這是我自己的世界、我自己的天空。

走累了、我會穿過人群、穿過車群、穿過各種聲音、最後...

讓霓虹燈繼續閃爍在我經過的路、讓街燈留下我那長長的背影。

我回到我的小閤樓、打開窗簾、看到的還是我的天空。

沒有人來吵我、也沒有人會吵我。

台北的天空、大多數日子都是灰灰濛濛的。

但祂罜蓋著的、是無礙的自由。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也許這叫做獨處的藝術,或有人會把祂看成孤獨。

我不孤單、我常常擁抱著我那不開口的伙伴、玩具趴趴熊、看著那有啊沒的電視畫面、進入很甜的夢鄉。

二十多年了、早已經習慣了獨來獨往。

當年妳選擇了日本、我後來輾轉選擇了你的隔壁、台灣。

但我們的距離卻只有越來越遠。

當年、我看著妳把最後一包行李、放上妳自己的跑車、一踩油門呼嘯而去。

我們沒有說再見、我們甚至於沒有再對望一眼。

似乎、我們的內心、都很害怕在這節骨眼會改變心意!

我們的內心世界、同樣的掙扎了很久、好不容易我們終於能夠有此共識...

決定了平靜的分手。

妳走了、打包得澈底、走得澈底!

妳什麼都沒留下、只留下我們那睡夢中的女兒。

她睡得很熟、妳走得很急!

往妳的自由奔走而去!

不須再埋怨、不需要再吵囔!

沒有人會再吵我了!

但我還是不由自主的、往妳的車子消失的方向走去。

我孤孤單單的走著、走著...

我能怪妳嗎﹖

妳可能永遠都不知道、是我在自導自演。

我把妳原有的榮華富貴、及本來就屬於妳的自由、都還回給妳!

我知道、妳從此像我手中斷了線的紙鳶,再也沒有回頭之日了。

我沒有恨妳、我只有感激、我只有惆悵。

我深深的感激妳陪了我好些日子。

我深深的憂慮、往後的日子誰來照顧妳!

我不知道獨自走了多遠多久,我後來獨自站在街燈下、當時的天空也是灰灰濛濛的。

街燈適時打亮。

一道長長的背影拉在身後,我決定回頭去抱女兒。

從此、我就學習獨自走在自己的旅程、慢慢去習慣我原有的自由。

但是、我喜歡走在人群及噪音中。

然後、累了又躲回自己的寧靜的天空。

那怕天空的顏色、總是灰灰濛濛的。

但那是我自己的天空、完全自由的天空!

妳去了日本、我後來選擇了台灣、妳卻跑去了美國。

我們的距離越來越遠!

妳兜了地球一大圈,結果卻回到原點。

妳告訴我們那已經長大、而且初為人母的女兒說:

「原來我一路在找尋的、卻是我當時自己放棄的!」

天!我知道後更著急了!

因為、我們離得更遠了!

不是因為我在台灣、再遠的距離也可能回得來。

問題是我們的世界已經不同樣了、有一個還在睡夢中、另一個卻已經覺醒!

夢魘與醒覺的世界是無法溝通的!

我們之間沒有距離、只要一個肯入夢、或是另一個願意被喚醒!

我能夠喚妳醒來嗎﹖

台北的天空、總是灰灰濛濛的。

妳會喜歡嗎﹖

給米雪兒的信-8 (冷了的咖啡)

作者 guru

台北的天空,不單單是灰灰濛濛的。

最近天氣轉涼了,台北的天空變成更難於捉摸。

這兩天、祂從熟悉的晴時多雲偶陣雨、轉換成煙雨濛濛。

灰灰濛濛的天空、冷颼颼的風、寒刺刺的雨、吵雜的聲音、旋轉的霓虹燈、照舊擁擠的人群。

我喜歡這種感覺、迎著濛濛的天空、冒著如針刺的冰冷的細雨、讓祂們穿鑿我的內心。

我喜歡穿得簡簡單單的、再披上一件自己喜愛的夾克、獨自走在冷凝的空氣中、享受西門町的溫暖。

簡簡單單的走著、簡簡單單的生活著。

我更喜歡下雪的感覺!

可惜、西門町從不下雪。

因為、我們都喜歡下雪的感覺。

但是、我們從未一同渡過任何下雪的季節。

當妳終於把最後一包行李、丟上了妳心愛的跑車,尋找妳那不簡單的生活,往妳自己的夜空鑽進去時。

我知道我已經失去了妳。

但我不想失去答案。

妳在妳的日本、找到了妳的雪景,圓滿了妳的憧憬、完成了妳的夢。

我在我的喜馬拉雅山、找到了我的雪峰、為了找尋答案、修行修到差點發瘋!

我不知道妳有沒快樂過﹖

我後來在雪山峰上弄懂了!

沒有頭腦介入的世界、是真正的完美、是真正的自由!

原來祂一直都在著,沒有一個人在行走,只有行走的事在發生!

一切切的發生、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卻也同時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因為、祂完全沒有事在發生。

所以、沒有誰會離開誰、也沒有誰離開過誰。

所以、沒有誰會擁有誰、也沒有誰會失去誰。

我是不是瘋了﹖

也許、妳要的不是聽連串的大道理、更不是什麼真理。

就如妳所說的:「原來我一直在尋找的、竟是我自己放棄的!」

也許、我們應該轟轟烈烈的再愛一次!

這樣、妳之前為追尋而失去的、及妳之後為失去而追尋的,都能得到圓滿。

細雨紛紛、我坐在熟悉的STAR BUCKS 一角。

咖啡冷了。

也許、冷了的咖啡還可以續杯。

冷了的感情還可能重來嗎﹖

再說、誰會愛上誰、誰又可能去愛誰呢﹖

我想要喚妳醒來、妳會願意嗎﹖

咖啡真的冷了。

給米雪兒的信 (9) –妳真的願意聽聽我說嗎﹖

作者 guru

台北真的冷了。
一週又一週的寒流,入侵到每一個路人的細胞。
聽說地球的氣溫在不尋常的變化中,該冷的地方熱,不該冷的地區卻凍死人。

也許是宇宙間星體運動的軌道,進入了某一個週期性的影響。

也許是人類自造孽、破壞環境的報應﹖

人類有太多的無知,也有著更多的不可知!
也許、知覺意識本身就是發生在多重時空性的孌化中?

在宏觀宇宙中,可能就有著不同的能量頻率、造就的不同性質的知覺、投影出不同的時空、延伸出不同的世界﹖

所以、所謂的時空、根本是知覺的投影。所謂的知覺、也是整體能量運動的投影﹖

因此、也就是說、沒有任何實際的存在而存在過!

一切都是知覺的遊戲,是知覺在執著自己,因此誤解了以為真有一切?

沒有時空、沒有知覺、沒有你我他、也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那我們人類還在吵什麼﹖那我們兩在發生什麼﹖

在微觀的個體生命的意識中、本來就有著著千變萬化的、性質不穩定的自我意識,隨能量的舞動在發生著,但知覺卻覺知不到自己困在自我的世界,無法看到整個虛幻,還不斷的想法子鞏固自己,又嚐試延伸自己的時空。

知覺只知道自己,看不到整體,也不願意承認自己是虛幻的、一切知覺到的都是知覺自己虛擬的。知覺即如此執著自己的一切,,所以困在自己的織夢中。

稍有不如意、當然會起爭扎起煩惱!

在宏觀中、微觀的自我知覺意識、只是隨機的發生、因此、知覺所投影的一切時空、也當然是虛幻的。

宏觀甚至不知道知覺的發生,甚至對宏觀來說,根本沒有任何發生發生過!

不論微觀或至宏觀都好,有一個共同點是不容忽視的,那就是「知覺意識」造就了一切切的發生。

如果沒有知覺意識,或是說如果沒有頭腦介入的世界,一切的存在、甚至一切切的發生、還會是祂原來的樣子嗎﹖

有存在的存在過嗎﹖有發生的發生過嗎﹖

如果我們人類的肉眼所看到的是七彩,狗的眼睛所看到的是黑白二色,那該以何者的視覺效果為標準呢﹖

或者是有無可能原本就有九彩十彩或無數彩、又或者是可能本來根本沒色彩﹖

如果我們的明明看到的摸到的是實體、戴上超光速電子顯微鏡、看到的卻是點點點的小分子的跳動、或甚至是純能量的交匯波動,我們的認知該以何為標準﹖

恐怕連我們的肉身、或是我們的知覺、也是點點點的小分子的波動、或是整體能量的交匯,如此、我們該相信什麼﹖還能相信什麼﹖

如果一切切的發生真的只是知覺的遊戲,如此以來、我們當年的愛、我們當時的爭辯、我們之前所執著的一切、好像都沒意義了。

因為、連知覺意識所知覺的一切、也都是知覺對能量運動的、一定的頻率範圍內的投影、包括知覺本身、也是能量運動的延伸、因此、根本沒事發生過!

甚至、「有」就是知覺的投影,「無」是因為知覺無法察覺,也就超越了知覺的頻率範圍!

所以、真的不需要吵了、有一些事真正被弄懂了!

一切的障礙、自然解除了!

這些大道理妳願意聽嗎﹖

這些大道理已經幫助我從夢魘中解脫了、妳也許也可以依樣畫葫蘆給自己解脫,妳願意信任我嗎﹖

妳願意聽嗎﹖妳願意懂嗎﹖

妳後期改了個大方向!

妳不再往東跑日本了、妳往西跑美國了。

美國的冬天是否比台北溫暖﹖

這些大道理、美國人不懂願不願意懂﹖

都是知覺的遊戲,沒什麼關係了...

給米雪兒的信(11) 男人女人

作者 guru

台北的天空終於轉晴了…

今年的春天好像不見了?

今年印象中過了好長的冬季,每天都是陰陰冷冷的…就像我們冷戰的時候。

這兩天忽然大放晴天、太陽高掛,似乎一下轉成了夏天?

這也是妳的天氣,時而陰霾、時而陽光燦爛…

似乎每個女人的性格都是如此?晴時多雲偶陣雨…

知否?我們男人會因此疲於勞命…

但很奇怪、也有許多男人卻樂此不疲!

男人女人的戰爭、是一場永無寧日的大戰,也是人類進化中永恆無止的戰爭!

男人愛自由、喜歡把他的女人留在家獨守空閨、直到他的女人忍不著打包袱離家出走了,男人才會一邊憤怒女人旳無知、一邊驚覺女人不好欺負!

女人愛擁有、希望能把她的男人放回她的子宮,所以女人事事要管,時時耍慣、男人一怒往外溜了,女人還是搞不清那裡出錯、錯在那裡?

男人希望女人聽話、溫柔、體貼、善解人意… 女人心想…你去養個妓女看看吧!

女人希望男人規矩、乖乖、只愛她一個… 男人心想…掉到海裡我先救的還是我老媽!

男人永遠希望成為每一個女人的第一個男人!

女人總是希望成為男人的最後一個女人!

因此男人繼續尋找不同的女人、女人繼續等待著同一個男人!

男人想要女人是一時、女人卻想要男人的一世!

男人只想和女人干那件事、女人因此想要知道男人的每一件事!

男人有事會當做沒事、女人沒事會去找出一些事…

男人只想偶爾抱抱女人、女人總是想要永遠抱著她的男人…

還有很多很多男人女人的戰爭、那是我透過修行弄懂的!

我最後弄懂了其實沒有男人也沒有女人、只有還在進化的人!

而且我還弄懂了、沒有進化的人、只有在進化的知覺!我後來又弄懂了、只有進化的能量、沒有進化的知覺!

我之後終於弄懂了、一切切就是那樣的在發生著、是這樣的…

妳過得還好嗎?這些日子來、有沒有弄懂一些新的心得?可以和我分享嗎?還是妳情願繼續妳的夢、免得和我吵架?

我可以喚醒妳嗎?可以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