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

作者 guru

她剛剛起身、只喝了兩小口的清水、就又再激烈的嘔吐了...

我抱著她的肩膀,感覺得到她那越來越瘦弱不堪的身體,無奈的輕輕撫摸她的背心,我內心只想著一個念頭;佛菩薩讓我代替她病吧!給我代替她嘔吐吧!

她是我可憐的老媽,八十八年的辛酸苦辣,童年在窮困家庭、做童工熬日子。

少年時遇到日軍南侵的二次世界大戰,有一餐沒下一餐的過日。

後來草草嫁給、由大陸逃難南來的老爸,又是在有一頓沒下一頓的煎熬中,前後生了我們這一群,勇敢的伴隨老爸、拖著我們困苦的過日。

終於挨到我們都成長了,兩老終於可以享福了,老爸十年前卻先走了...

當時、老爸喪事辦完,我發覺到她靜悄悄的獨自在廚房冼碗,眼角沒有淚、一個瓷碗在她手中反復洗了好久..

我當時只能默默的塞一大卷現鈔在她手,告訴她留著隨意用、不夠我還有...

我以為這樣能帶給她一些穩定作用、她完全不望一望手上的錢,她只透過微微起霧的老花鏡片、矇矓的望著我,輕柔的問一句:你幾時再回來﹖

記憶中好像沒真正的看過她病,只有我們在病中受她照顧,尤其是當年我受傷成了半植物人之時。

她像南丁格爾、更像觀世音菩薩。若老爸是我們家中的太陽,那她就是那遍孕育我們的大地。

她是比鐵漢子還要鐵的鐵娘子!

饑餓貧窮打不倒她、日本鬼子奈何不了她、世界大戰她照樣種她的地瓜、老爸走了這十年、孤寂的她日子照樣過...

我忽視了她的孤寂、忽略了她的生命,我有忙不完的工作、弘不完的法,我只懂得用錢去完成她的每一個需求。

直到去年尾她開口說;家門前開了大馬路、很吵,希望另搬一間較大較寧靜的房子,我們做孩子的從外地回來也好同住。

我才開始感覺到她從不說出口的寂寞。

房子馬上就買了、裝橫很快也好了,她說:不想搬了,反正住舊家住新家,大部分的日子、還不是一樣自己一個人!

我終於醒悟了她不是鐵人、她需要的不是錢能夠滿足的,她很寂寞...

我還以為每一個農曆新春回來陪她過個年,買些金澄閃爍的鑽石飾物給她、陪她上百貨超市走兩圈,就是了不起的孝順。

我錯了...卻還是錯下去!

兩個月前她似乎有小恙、我沒在意,回去看她時,我竟然很有把握的拍胸口說:媽媽、等我忙多幾年,忙完了就會回來陪妳。

(只知覺到說完話後、覺得自己好偉大啊!)

上個月她的病出來了,糾纏了多年的腦瘤,開始漫延作怪,我趕回來看她。

我錯了...我還是再錯下去!

我握著她的手,告訴她:媽媽、我決定了、再忙到年尾我就專程為妳收工,全部時間陪伴著您。

(說完話我還是滿懷信心、覺得自己更偉大了!)

上個星期她更惡化了,家中電話來了,說她激烈嘔吐、不太能吃了!

我終於有點慌了,慌亂中我還是保持著我的偉大和一慣的慎定。我終於忍痛犧牲了所有的工作,停下所有的課程,急速回到她身邊..

我抱著她虛弱的身體、看著她痛苦的嘔吐著...

驚訝著病魔怎麼可能侵蝕得那麼快﹖

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如何停下她的痛苦﹖我願意代替她的病痛。..

我當晚向佛菩薩請願、祈求把她的病痛轉移到我身上!

佛菩薩也很靈驗,糾纏了我三個多月的腎結石發作,當晚掉到輸尿管阻塞住激烈疼痛到天亮...

我不敢驚動老媽、更不想勞煩家人、到黃昏安排好家中一切,才靜悄悄自己去醫院做手術,怕老媽擔心,隔天又急忙出院,帶著傷口回家看她。

但她的病痛並沒有因此減輕,她更虛弱更辛苦了,連眼睛也模糊了,吞嚥也更困難了...

又細心陪了她幾天,看起來稍稍穩定了,她就急迫的虛弱喘息著對我說:你去忙吧!阿媽沒事,多兩天就會好的。

我錯了...我又再錯下去!

我緊握她的手,對著她強提起信心的說:媽媽、好的!我再走一趟、這次保證只去幾天、去去就來,星期一、二左右,我就回來。

(說完話我不再覺得偉大,只是急著要躲避內心的掙扎!)

我現在台灣、剛在一埸盛大的講座會演講完,回到飯店就急著撥電問老媽情況。

家人說:她還是不能吃不能喝,除了激烈頭痛及嘔吐外,大多數時間都在昏睡中,但是詭異的是、自從前兩天你離開後、不曉得為何,她每次醒來、總是反復問同一個問題:今天星期幾了﹖

我愣了..呆了..傻了..

拿著電話說不出話來,唔唔啊啊的有一句沒一句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

她要求的不是物質、也不是病癒康復、更不是停止病痛...

原來她要的只是我的陪伴著!

原來她口是心非卻悄悄的在病痛中數日期、等我下次回來的日子...

我真的錯了...這次、我不會容許自己再錯多一次,決定了坐明早的班機回家!

媽媽(二)

作者 guru

她靜悄悄的、合著眼睛躺在床上,她的臉色蒼白、臉頰已經往內凹下了,蓋在一張花色的薄薄綿被的身體、瘦弱得看不到綿被有太多的皺褶。

一聲:媽我回來了...。

昨晚提前結束了高雄的課程、帶著內疚對發心辦課的老韓醫師一家人道別,趕上九點半鐘的高鐵、對老媽的病情牽腸掛肚的心跳聲、和著振動的鐵軌聲、交織糾纏一路迅速往北而去,似乎在夜空中、拉出一道漫漫長夜中、最漫長的思親曲:媽!您一定要振作、等我回來啊...

我心想:這台灣高鐵若能一路飛馳而去、跨越台灣海峽、直達家門那該多好...

回到台北已經半夜。到 SEVEN/ELEVEN 買個便當盒隨便填肚子、收拾一下行李、停一下愣、發一下呆,再禮一下佛、做一趟慈心觀給老媽、也迴向給天下的媽媽,躺下來已經深夜兩點。

望著天花板數星星、看到老媽的微笑在空氣中,鬧鐘響了...

怎麼還沒睡著、剛一合眼就早晨五點了﹖

拖著還沒完全睜開眼頰的身心、像遊魂一般的坐上車子、心中不斷的想著:

媽!等我回來啊...

這一趟華航的班機、怎麼飛得比往常慢﹖

手上的腕錶、也是比平常慢的感覺﹖

中午一點多、推著越來越重的行李、拖著疲憊不堪的軀殼、也不知是怎麼坐上計程車的﹖

一路上細雨濛濛、老媽的笑靨好像出現在霧氣中﹖

怎麼連計程車也開得比往常的慢﹖

不知道這道高速公路、當年在規劃時、有沒刻意把路迂徊拉長了﹖

聽說、她已經吞嚥不下了﹖

聽說、她已經不能說話了﹖

聽說、她昨晚進入了彌留狀態﹖

再長的旅程也總是會到的、終於....

媽!我回來了!

剎那之間、她的眼睛亮了!臉色紅潤了!連扁平的綿被都像被充氣了﹖

我坐在她床邊、緊握她的雙手、慶幸及時趕到,覺得是時候了、正要趕緊向她解釋人要斷氣前、要如何做到快樂的解脫...

忽然間她精神煥發的、忽視自己的病痛、放下思念的焦慮、雙手拿起了那對乾癟癟的大姆指,像在歡呼叫好的,微笑著對著我不斷搖擺...

家人說:奇怪﹖您一回來、她就又活過來了!

我和老媽深深的對視著、會心的微笑著、良久、良久...

時空凝固在老媽上回洗碗時、沒流出來的淚珠中!

一切止靜在一種深深的、沉默的共識中,沒有悲傷、也沒有沉重、一切切儘在不言中...

沒錯、老媽又活過來了!

鐵娘子又活回來了!

她主動要求起身到客廳坐,家中大小老少全圍繞著她,起哄的起哄、撒嬌的撒嬌、嘻哈的嘻哈、拍照的拍照、歡笑聲此起彼落、充滿每一個人的內心、圓融了每一個角落...

她可能是迴光返照﹖

有什麼關係呢﹖

她這一生坎坷不平的旅程、最後平穩的著陸、順利滑行在子孫滿堂的歡笑聲中,這永恆間的剎那、成就了剎那間的永恆...。

( 待續)

媽媽(三)

作者  guru

她越來越虛弱了。

昨睌一家老少大小、團團圍繞著她享受天侖之樂,她臉頰裂開慈愛的笑容,還奮力的抱起週歲的小孫女親吻、眼神顯現出完全的滿足感。

真希望那一剎那、她能停止呼吸,讓生命能量、終止在這剎那間的歡悅之中,讓這剎那間的歡悅、成為她生命中的永恆...

今天、她又再昏昏欲睡了,幾乎大多數時間是閉著雙眼、靜躺在床上。

那腦腫瘤的突變腫大、已經深深擠壓到她的各種知覺神經,她已經視覺不清、也無法吞嚥固體食物、連喝水都困難,更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多日沒進食的她,已經虛弱到無法自己起身站立。

她偶爾醒來、會用那雙無神的眸子望著我,有時會緊握我的手、微聲嘆息。有時會用手比劃、想吃東西。但隨後又搖頭嘆氣,知覺到她自己根本無法吞嚥、而無奈作罷。

一整天中也只能讓我們用注射器、把少量葡萄糖分段注射她口中,那是她可憐的唯一營養來源。

天啊!這世上原來也有我這覺悟者辦不到的事情!

她的身體各個器官是那麼的健全,她的五臟六腑皆那麼的健壯,只是腦袋中區區一顆腫瘤、儘那麼兇神惡煞的瓦解了她的生命。

真不公平啊!看到她的生命、正一點一滴的被侵蝕消逝。腦瘤雖然瓦解了她的生命力,卻瓦解不了她的戰鬥力!

她的意志力是那麼的堅強、雖然我們已經默認了她彌留的事實,她也表態說她已經滿足、隨時可以放下。但是、她卻無法自斷心脈、也無法康復的、卡在生死途徑的半中間,最要命的是、她一次又一次的堅持、自己掙扎著要爬起來尿尿,那種堅韌的精神,讓我的心痛到澈背。

天啊!難到真的沒辦法了﹖我常自誇自己醫術高明、而今徬徨無策。我自命覺悟生死、如今卻無法辦助她做出選擇..。

佛菩薩啊!上帝啊!您們要嘛就給她康復,不然就給她來個痛快,別再讓她折騰痛苦吧!

修行而覺悟生命、竟是那麼的重要!只有業在運轉、沒有人在裡面!沒有一個人在行走,只有行走的事在發生。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真相只有我懂、是無濟以世人的啊!她必須懂、每一個人都應該要懂,因為死亡是生命中的解脫大門啊!

唯一感到安慰的是、她今晚是緊握著我的手入睡的。我感受到她對我的信心,每一次醒來、我都一手輕輕柔柔的撫摸她的額頭、讓她雙手繄握我的另一手掌、放在她臉頰上漸漸入睡、從黑夜到天明...

(待續)

媽媽(四)

作者 guru

她今天很安祥。

除了偶爾起身大小解,她幾乎都在半夢半醒中。

她無法開口說話,偶爾、她手指會指指點點,似乎想表達什麼!大家都無法猜測、她想表達的 ﹖過後、她會洩氣失望的、發出微微一聲嘆息,放棄了她那永遠都無法完成的表達。

她無法吞嚥食物、這幾天都是靠注射器、把小量的葡萄糖、分段注射到她口中。偶爾、她的腹部會發出咕咕的肚餓聲音,她也會比比手勢、想要進食的慾念。但是、很快的她搖搖頭、自己有自知之明而放棄了。

她無法自己自主站立和行走,扶她起身解手、是一大學問。因完全沒進食、體重雖然日愈減輕,體力卻也逐漸虛弱,身體更是逐步僵硬。從原本一個人就可照顧、現在非得三個人同時合力、才可能幫她如廁。而一生愛乾淨又自尊的她,必須依靠他力才能方便自己,她心中的無奈、是無言可喻的。

她腦內腫瘤的突變、擠壓著她的腦神經,那種痛楚非常人可受,可憐她還是一貫的性格、咬緊牙根繼續把澈骨的苦痛、日以繼夜的苦忍下去。

我發覺根本無法做些什麼,我只能定時給她一些醫療用的麻啡,一邊給她止痛、一邊卻讓麻啡與癌細胞、任意侵略她的生命體。

這是我覺悟生命以來、繼老爸辭世的經驗後、再次體驗到這種非我性的、純整體性的非常時期的真相體驗;

整體能量依業力運轉,撐托出不同的生命能量的顯相、延伸出不同的覺知能力、再自我鞏固成我識我執我相的知覺,看起來是每一個人的自我意識在做主,實在是整體能量在做業力的運作,「我」無法做些什麼、「我」什至只是知覺意識的過程,「我」甚至不曾存在過!

用世俗宗教的眼光來看,一個人彌留太久、那是業障太重,必須敲打唸誦的給她消業。俗人對生命不瞭解、對生死更是充滿無明恐懼、自然會尋求一些藉口、不是幫助彌留者解脫、而是幫助自己逃避及釋懷。

佛陀說:有一些事在發生、祂裡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佛陀又說:一切萬法因緣而生、緣起性空。

彌留之人雖然需要很大的勇氣、去接受死亡。身旁之人更需要很大的毅力和耐心,去照顧去面對將死之人。

「久病在床無孝子」,人至終總是愛採取逃避責任與現實的選擇。不曾覺知到彌留者與照顧者、都處於生命旅程的特殊學習中,箇中的經驗及學問、都是異常珍貴難得的。

我繄握她的雙手,常常給她鼓勵的眼神,不時柔柔的撫摸她的臂膀、悄悄的梳理她的髮鬢、偷偷的吻她的額頭,輕輕在耳邊告訴她、死亡只是休息及釋放的真相,並一再提醒她注意自己的呼吸放鬆、多做真眼輪的觀照法..。

她非常受用,看得到她內心的穩定與放下,她有時索性連水都拒絕喝,似乎要幫助身體迅速衰落以便解脫。

媽媽、別急!這是您一生最精彩的時刻!享受每一個過程、深深的去知覺、每一種身體內外的變化,完全的去覺知身、心、靈的每一個轉換,死亡是每一個人的生命體的過程中、必須經歷的旅程、祂只有一次機會、不但沒有恐懼、而且完全不容錯過!

媽媽、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我大半生苦修苦行、所學所悟、第一線該回饋的就是父母,爸爸走得瀟灑痛快,希望媽媽您也走得悠然自得!

她今晚睡得好熟、我也乘機補眠,今晚有點像平安夜、老媽熟睡的模樣好可愛、像聖母瑪莉亞...

晚安媽媽、祝解脫長眠、不須再醒...

愛您...

媽媽(五)

作者 guru

媽媽今夜像個可愛的小寶寶、睡眠中偶爾不規則的伸懶腰翻轉身體,把四個角落都紿轉完了,恰是可愛...。

我今夜陪著媽,從黑夜到又一個天明,原本用了四個小時,寫了一大篇很詳細的、人的生命旅程的最後臨終的生死過程,可惜網路系統問題,一按「即刻發表鍵」,全篇化為烏有,已經沒體力再繼續,只好留待媽媽(六)再重寫了!抱歉..

媽媽( 六)

作者 guru

媽媽今天終於接受了類似麻啡的注射,靜靜的躺著、幾乎沒有動靜。
她昨天晚上睡得像個小寶寶,在床上做不規則的伸懶腰及翻身,幾乎一張大床的四個角落、都被她翻轉完,恰是可愛...

她今晚因麻啡類的穩定效用,睡得很香很甜。她的生命旅程已經快到閉幕階段,她今生所受的苦難,生命中的學習、業力的抵消、也到尾聲了,我內心默默禱告;

老媽啊!恭喜您終於快完成了生命旅程的學習、您的業力終於快圓滿了,希望您記住兒子的交代;

看著您的真眼輪,放鬆您的呼吸、放鬆您的身體、捨掉您的身、口、意,放開您的身、心、靈的我執,讓生命還原到生命本來的樣子,記得不是您那個我要做什麼,而是預先訓練好或演習好、外氣、內氣..而至風息的管理,最後、把一切交回給生命體,我識我執我相都化為一個單一的念頭、守好在真眼輪...

人的一生,是一段生命中的學習旅程,尤其是生死關頭,更不容錯過。那是整段生命中的學習的最殊勝階段,佛陀說:人若能夠有知覺的看著自己死亡的過程,不必覺悟也當下解脫,不需再有輪迴。

「整體能量給以個體生命意識,透過個體生命知覺意識而完成學習。
個體生命意識、依整體能量的恩賜而存在,享有整個生命旅程。」(優婆尼沙經(UPANNISAT) )

解脫的工作,可由自身的修行,也可借助上師的力量,先探索生命的真諦,再弄清生命的真相,然後做出完整的準備。

禪修、靜坐、次第觀、境界現前、能量釋放、腦波還原、生命回到生命...最後、已經不關覺不覺悟之事,個體的能量與知覺意識、做整體能量的釋放!

這是整體、那是整體、從整體拿出整體,整體歸於整體,整體還是整體。(優婆尼沙經(UPANNISAT) )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心經)

老媽、您明悟了,恭喜您,該自我終結了、讓祂重現吧!

今晚的月色迷濛、但卻和媽媽的睡姿一樣的柔和...。

媽媽(七)

作者 guru

媽媽更瘦了、兩顴、兩額、臉頰都明顯往裡面凹陷,看了心疼...

但是、媽媽的樣子好安詳,沉睡得那麼平靜、那麼柔和...

老媽辛苦了大半輩子!從童工到逃避戰禍,從一無所有到兒孫成群,老爸十年前走後,她還是沒閒空下來,不是煩惱兒女、就是掛心孫兒,到曾孫出世了、她更是掛念得更多...

現在、老媽終於可以澈底休息了。該做的都做完了、該煩的也煩完了、該學習的也都學習了,今世的業力終於可以了結了。

老媽、還有最後一道學習的關卡,記得持續的專注在真眼輪,直到您知覺到自我知覺意識開始模糊了,就是把權力交出來的時候,讓生命還原到生命本來的覺知,繼續真眼輪鑽孔的專注,靜待「銀帶」的釋放...

老媽您好福報,許多修行者、勞苦的探索了大半輩子,也無緣觸踫到這無上殊勝的解脫法。這是做兒子的唯一真正要供養給您的,這也是您真正應得的!

老媽一天比一天睡得安祥,睡覺時間也越拉越長了...。

人的一生的生命旅程,頭尾兩段是相類似的;

嬰兒在母胎中、是完全的熟睡中的狀況,靜待細胞分裂成長。

(此時深深的受到母體意識影響,母體的日常生活中的喜怒哀樂,嬰兒同步做母體意識的感受,連夢境也是同步母體意識;所以胎教非常重要)!直到
嬰兒降生後,在初期幾乎大多數時間、也都在沉睡中,靜待細胞繼續分裂成長...

而人在正常垂老步向死亡之際,也是越睡越多、此時、陪伴著他的及影響著他的,是一生所做的及所學的,一邊在輸出「業鏡」的回憶,一邊靜待全身細胞的萎縮,也靜待業力的結束、最後在睡眠中終結了生命旅程...

這是很深奧難懂的課題,卻也是眾生必學之課程,因為死亡是生命旅程必經之大門,而且是最重要最殊勝的!

生命能量在生命旅程中,最後進入了生死的解脫,大約可分為地、水、火、風,四個階段...

(待續)

媽媽(九)

作者 guru

媽媽(八)
媽媽走了、去得那麼精彩,走得多麼洒脫!
從整體來、歸整體去,整體還是整體。
沒有任何人來過、也沒有任何人逝去,只是一些事在發生、只是一些來自整體能量的業力的運作,祂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週邊會有一些還留著的人、或會嘆息、或會恐懼,或會驚訝、或會哭泣...
眾生啊您可否知覺到;沒有人來、沒有人去。所有的驚訝恐懼、哭泣嘆息、也是整體能量的知覺遊戲。

所以、沒有任何人在哭泣嘆息、也沒有任何人在驚訝恐懼!發生在點點點點點點點的整體能量遊戲、若是沒有任何知覺、也沒有任何呼吸,祂只是整體能量的業力、點點點點點點的互相扭曲、祂一直那樣的川流不息...

個體生命透過整體的恩賜,不斷的學習,整體能量透過個體意識的顯相、也在學習。一切切的發生,都是祂的旅程!也都是為了學習!

尤其是做為高等知覺意識的生命的人類,從生到死都是一課又一課的學習。更尤其是生死的解脫、從臨終的過程到死亡的發生,更是一生只有一次機會,絕對不容錯過!

佛陀說:若有人可以專注清楚的看著自己斷氣、當下覺悟解脫!
媽媽做到了這一切學習的要求!
經歷了幫助老爸、老媽、及幾位老學生的臨終,我也真正的學懂了、如何幫助還沒有覺悟的眾生,做大圓滿自在的自主生死的解脫。

人的一生、從生到死、都是整體能量、做四大;地、水、火、風,四種假緣假合的顯相旅程!
(待續)

媽媽 (十)

作者 guru

人的一生、從生到死、都是整體能量、做四大;地、水、火、風,四種假緣假合的、四個程序的顯相旅程!

生命旅程大約可分為:(一)受胎過程、(二)成長過程、(三)臨終過程、(四)解脫過程。

(一)受胎過程、當精卵在母胎接合之際,是地大的接合,胎兒必須夠穩固,否則無法在母體內存活。然後是水大的滋養、胎兒吸收母體的各種營養液。再做火大的細胞分裂、讓胎兒成長。這三個過程都不是很明顯,直到胎兒降生、剪斷臍帶,才明顯的斷絕受胎過程、進入最後階段的風大的呼吸。

(二)成長過程、胎兒降生後、進入二十五年為一週期的地大期,先做地大的穩固、學爬學走的逐漸成長,透過各種生命上的學習逐漸成熟穩重。然後進入第二週期的水大期,生命開始進入祂的使命、傳宗接代開枝散葉!再來就是第三週期的火大、生命發出智慧火光,進入了整段學習旅程的精華!最後是風大的解脫、生命進入了最後垂老死亡的階段,這時開始了臨終過程。以上生命成長的過程、分為四個週期,每一階段為二十五年,共一百歲。超過一百歲的,是在享受天人褔報及抵銷業力爾。

(三)臨終過程、這是最重要也是最困難的學習部分!這時候生命體的路程已經走到尾聲,但也是一樣的、必須經歷四大地、水、火、風,四種過程的變化,不同點是,這時候的過程恰恰相反。
生命誕生時嬰兒大部分時間、大多數都在睡眠過程中,透過睡眠做細胞的分裂而成長,此後,透過越來越多的飲食進入生命體的地大、身體的結構約來越結實,透過各種荷爾蒙與內分泌的水大逐漸旺盛,生命體成長越來越成熟,而負起傳宗接代的性慾傾向及責任,之後、經驗與智慧的火大的生命能量、學習及發揮到更純熟時,也是所有學習趨向圓滿,生命旅程開始走向尾聲之時,從此相反的方向在生命旅程中出現,生命體吃喝得越來越少,睡眠也越來越少、結實的生命體的結構開始崩潰,細胞也開始萎縮,身理體也就萎靡不振的一路走下坡,終於到達臨終之旅程,生命能量又在生命體中,再次的做四大的釋放...

(四)釋放過程...(待續)

媽媽 ( 十一)

作者 guru

(四)釋放過程、這是整個旅程中最高潮最重要的一個關卡,經過臨終的生命逐漸萎縮過程,解脫者必須先做好準備,必須清楚的看到整個生命體的萎縮過程,清楚的瞭解生命能量的衰減,完全無礙的接受生死的抉擇,這裡面還牽涉了個人的一生所學、及心智的成熟度,還有個人的心靈深處的放開,及個人的福報及業力的抵銷,和本身修行的功力、或一位真正的覺悟上師的助力,諸此種種、都是先決條件。當生命的方向開始走向死亡,祂和生命體的孕

育到降生而成長,是相反而又類似的。相反的是、生和死的過程、一端是細胞分裂成長凝聚、另一端是細胞萎縮死亡解散。類似而卻又反方向的是、兩者都是以睡眠為主、成長過程是從間接不停的睡、而至成長後越垂老越睡越少。而臨終者是從年齡垂老睡少、反其道又復越睡越多,至到彌留已經是幾乎都在睡眠狀況,直到最後嚥下最終的那口氣、長睡不醒,從混沌無知到降生到有知,再從有知又回到混沌無知無覺。能放下放開是本該如此、不能放開放下是莫須有的執著、最後也還是無可奈何!
當一切順利的循著此預定的方向進行時,解脫者從步入臨終、開始專注在自己的呼吸,到彌留前更要加緊專注在真眼輪,配合平時的數息法及內觀法,加上真眼輪鑽孔的應用,及拙火能量和氣輪的控制等等,修行者解脫者就能在不須覺悟中,因沒錯過呼吸的斷氣過程,及影響腦內啡呔的大量分泌,不僅能夠愉快解脫生命,還當下頓悟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而寂靜涅槃!

媽媽做到了!在我應用念力及密咒的助力下,完全依照程序,在十多位兄弟姐妹及親朋戚友的見證中,及之前我給她灌輸了一切準備工夫,外加老媽雖然不是修行者、但她本已經知足,又內心無憾,而且還子孫滿堂各有成就,終於、她成功的控制了喘息未定的狀況,平靜安祥的在三口氣的調整放鬆下,輕輕鬆鬆的走了...

當時、老媽她經過一個晚上的沉睡而喘息,到早晨時我知覺到她的生命能量已經到尾聲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