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開示實修法門

作者 guru

學生盼藉由抽象到具體的提問,以「GURU現階段將要廣傳喜馬拉雅山實修之究竟密法」,探析Guru所傳法門之源頭、內涵、實修經驗,及廣傳使命。
殷切寄望GURU深入淺出的開示,能潛移默化、根植中土。更盼望這對舉世尚稱陌生的法門,能由台灣宣揚到世界各角落,讓昧者釋疑止謗,甚至激發其虛心向學;讓迷者早日找到回家的路。
學生吳美玲
一、喜馬拉雅山的實修密法,與南傳(小乘)、北傳(大乘)、西藏密宗、大陸文革前的佛法(達摩祖師傳入)、台灣光復後的佛教,有何關聯性?
又,「佛法」與「瑜伽」的關係為何?
答:東南西北傳都是胡說八道,佛法即是修行的究竟法、瑜伽即是修行,修行即是瑜伽,究竟瑜伽及佛法都是指究竟法!
從不同的方向及路程進入,最後的終點都一樣:沒有人在裡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二、何謂「修行」?
答:對生命的真諦及真相、做出修悟行証,弄懂後終於可以玩了、也玩到不亦樂乎!
人生在世,何以須修行?修行對現代人的身心會產生功效嗎?
答:有人糊塗過一生,有人非一探究竟,能夠在有生之日、弄懂一切有情生的真相、在生命體的過程中玩個不亦樂乎豈不不亦樂乎﹖!
現代人更應該修行,那是唯一在今日的實驗科學生活中,踏入經驗科學的旅程!
「誰」有資格修行?
答:您!及全球人類。
修行有「年齡」限制嗎?
答:有!斷氣前都要不斷修行、不斷去弄懂一切。
修行必須在一定場所嗎?
答:對了!在閣下內心、走到那修到那。
修行與「神通」、「外道」有關係嗎?
答:都是修行、也都是在玩,神通及外道都有執著、都不經玩也玩不起,只有究竟了才是真正的在玩、也許您會稱之為真正的自由!
三、相較於各宗派所謂的修行態樣,佛陀所傳的實修究竟法有何獨特之處?可否略述修行內容?
答:佛陀沒有獨特之處,佛陀一直在說真話、說來說去都只有一句;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只是無明的眾生在自做聰明自以為是。
又GURU所教的修行與台灣風行的「禪七」、「禪修」、「靈修」、「閉關」、「吐納」、「氣功」、「導引」有何異同之處?
答:有相同之處;大家都在玩。有相異之處;大家都不經玩也玩不起,只有那叫咕嚕的混蛋、一路玩到奈米世界還要奈米境界、玩到最後發現、原來有一個被自以為是的我、正在「被玩得不亦樂乎」,哈哈哈!
四、「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據此何謂「覺悟」?
答:大家都在發神經!嘻嘻…….
同等的覺悟者,其所經驗的是相同的「東西」嗎?
答:誰在裡面﹖有誰會去懂呢﹖
「誰」來判定這「覺悟」?是上師或「就是知道」或「不可說,不可說」?
答:您反正得空、就由您來判斷好了!嘻嘻…….
GURU覺悟後,能相通於過去、現在、未來所有「覺悟以上者」嗎?
又,何謂「涅槃」?
答:咕嚕覺悟後、發覺到過去的覺悟者都是老千、所以現在輪到這個我來做老千,但比較進步了、稱為老萬!
涅槃是吃飽太得空,沒事找事做!
能以現有科技知識觀點來詮釋「覺悟」、「涅槃」?
答:從量子場論來、回到量子場論去。
而,覺悟者如何看待現在的科技文明呢?
答:遊戲進步了。
五、GURU將廣傳佛陀實修密法,但卻只有那些「有福報的人」有福了。
較令人困惑的是:
「密法」適合廣傳嗎?
何謂「福報」?
「有福報的人」有跡可循嗎?
又,何謂「業障」、「功德」?
答:「我」不知道。
六、GURU現將廣傳佛陀實修密法,是因為察覺到甚麼「契機」才認為「現在」是廣傳時機?
又,台灣民間現所信仰的佛教,自始就只是形式之宗教儀軌、或盲修瞎練,至今仍無實質上的修行精隨。
GURU將如何突破此種被「鳩佔鵲巢」的困境?
GURU又將如何扭轉這種淪為緣木求魚的怪誕現象?
又,台灣民間信仰中,「拜拜」、「吃素」、「點燈」、「放生」、「印經」、「往生西方」、「投胎轉世」、「中陰身」、「鬼魂」、「因果」、「輪迴」、「乩童」,對修行而言,有意義嗎?
答:您是想要咕嚕在台灣找人打架還是要咕嚕跳台灣海峽自殺﹖嘻嘻……
七、GURU所做過的腦波測試,過程中是否曾錄影存證?
若有,能否貼在網上?
答:用你的腦波吧!那個叫咕嚕的腦波早已經腦震盪了。
若當時未留下「倩影」,GURU可否再委身測試一次?
答:不行、都說腦震盪了。
八、什麼因緣讓GURU您從一個凡人決定上喜馬拉雅山修行?
答:咕嚕年輕時,一場意外,從高山瀑布摔下、成了半植物人、為了重新站起來、才輾轉尋找到喜馬拉雅山,為治療自己的身體,卻誤打誤撞的進入了究竟法的修行。
雖然咕嚕的上師說,咕嚕是偉大的文殊菩薩轉世者,咕嚕寧願說:萬法因緣而生、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九、
請問GURU如何在山上尋得您的上師?
答:一跛一拐的走在安娜普拿雪山峰山腳,是上師找到我,不是我找到上師。
十、請問平時上師是怎麼教導的?是否要唸經執事?
答:一路走一路學、千山萬水走在喜馬拉雅山,沒有目地的目地、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十一、除所學般若禪定般若波羅蜜究竟法外,GURU還知道或看過在山上有那些較特殊的修行方法?
答:各種體位瑜伽法、各種靜心瑜伽、各種金剛續密瑜伽修行,簡直是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但咕嚕的上師們只讓「他」學究竟瑜伽及能幫助究竟的究竟法。
十二、請問GURU在修行過程中是否受過戒, 有沒有學習僧團生活, 如果受過戒,受戒上師是誰?
答:曾被安排到緬甸一所古舊佛寺受戒,授戒上師是緬甸以前的其中一位國師Sayaro Upanicha. 授戒法號 Upanita Anand .完全過著一缽一衣的身無長物的、徹底托砵過午不食的僧團生活。
十三、可否請GURU說最後覺悟的過程?
答:不可說,請跟著實修者的腳步,自己體驗,因為眾生本已覺悟!
(
併入6.)密法有緣者得之,本不廣傳, 請問什麼因緣, GURU決定將喜瑪拉雅山傳承甚深的修行密法廣傳?
答:佛陀傳法給大迦葉尊者,兩千五百年佛法將再度廣傳的信約已如數到期!
十四、MAHA GURU、GURU、祖古、高級喇嘛、仁波切……等喇嘛在修行層級上有何不同的角色,請問GURU是否達到MAHA GURU 的層級?是否要由上師認證?
答:不論在以前的西藏或喜馬拉雅山歷代修行的慣例上,修行僧喇嘛的老師是仁波切、仁波切的修行上師為在廟後不問俗事,山洞的閉關者「祖古」。
祖古有修行問題則孤身往喜馬拉雅山問道於咕嚕(就像當年那洛巴上師尋找帝洛巴大師問法)。
馬哈咕嚕是所有咕嚕的最後的修行老師,亦是覺悟究竟、但還未覺行圓滿、究竟解脫者、為幫助眾生共同究竟而留下來到處渡眾的的阿蘭樂(Aranda-viharim)行者。
當然、還是那句老話;有一些事在發生、裏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十五、所有覺悟者皆以不同的角色傳法渡人,如三祖僧燦以流浪僧傳法,奧修以犀利的言語解析,GURU以何種方式傳法?
答:哈哈哈..眾生本已覺悟、因無明徒生煩惱、徒墮輪迴。無法可說、無法可傳、純粹在陪大家玩!
(併入5.)請問一般人行善與修行有何因果關係?
答:願意行善照顧眾生、既是已經開始修行,進入修行既是開始關懷眾生。

修行偈

作者 guru

萬里長空嗚孤雁、雪嶺漂茫白雲飛,
渡橋千丈依彼岸、紅麈翻滾君難歸。

五色飛揚期有信、峰迴路轉夢難尋,
夢魂無意墮有情、一襲袈裟一砵行。

天南地北有盡處、成住壞空無歸路,
昨夜露珠晨曉霧,悲歡離合虛空哭。

朝陽若憐覺有情,冰川化做相思淚,
長空萬里送孤雁、千丈渡橋接有緣。

唔啊唵

作者 guru

唔啊唵

唵....那是什麼聲音.我一再夢中驚醒.

啊....溫柔的夜.煩躁的心.奔騰的暴風雨、在找尋、再找尋...

唔....孤寂的願.空巷的靜.誰在幕蓋大地、誰哭訴、誰哭泣...

我來自何方.飄泊在沙漠的無盡..吞捲我到何處.風沙中只有無情..

我去向何處.吶喊在宇宙的回音..湮沒我在何方.虛空中沒法哭泣...

唔....誰許的願.空洞的心.填不完的呼吸.在追尋.再追尋...

啊....波動的業.糾纏的情.所有淚痕流盡.不再哭.不再泣...

唵....正是那種聲音.把一切的夢喚醒.

何曾來自何方.沙漠沒有足跡.滾滾沙塵捲起.宇宙一顆星星...

何須去向何處.虛空本來藏盡.點點星空投影.人間一人一心...

祂來.祂去.祂不曾來.祂不曾去...

我來.我去.我不曾來.我不曾去...

誰哭.誰泣.淚痕不須消盡...

唔..啊..唵...有情笑在無境..。

唵....正是那種聲音.把一切的夢喚醒.

編故事不如說真話

作者 guru

編故事不如說真話,我想、也該是咕嚕坦誠以告的時候了!
從遠古至今、多少人為探索生命的真相而不惜一切的付出!
但有所覺悟後的覺悟者,也願意不惜一切犧牲而出來傳法者卻鳳毛麟角!
原因何在﹖主因有以下幾點:
(一):修行者必須透過本身不斷的體驗與探索、不停的啟發心智而瞭解,因為生命的真相絕對不是「你說我懂」的思想意識邏輯。
傳法者往往礙於文字的溝與實際經驗的傳達、兩者間的矛盾誤差,而寧願什麼都不說!

(二):太多的宗教信仰及各種人為的迷信的主觀、造成傳法者與學法者間的溝通障礙!
傳法者為了不造成社會上的信仰衝突,及避免与學法者的各種先入為主的主觀意識造成無謂糾纏,更不願造成社會原有的傳統體系的紛亂,寧願閉口不語或低調偽裝自己、以便隨時對眾生淺移默化。

(三):那是所有覺悟者所覺悟究竟的共同訊息;說與不說、傳或不傳、都是一樣的結果。
有一些事在發生、祂裡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四):真的無法被說出來。

咕嚕披星戴月,任勞任怨,有人認為他在「找吃」(賺錢事業),有人認為他另有目的地、或是想成名,或是想開宗立派,有人認為他只是在另立邪說、唯恐天下不亂。
其實、在咕嚕內心,只是為了以上幾點所述,即想把真相傳出來,又怕擾亂了社會的傳統體系,更怕造成業力失去原有的平衡。
因此、效法佛經所述;修行者到達阿羅漢的覺悟境界,化身阿蘭樂(Aranda viharim)行者、以善巧方便的各種身份,行各種菩薩善巧方便之法,不留遺力只為渡化眾生。

現在的他該是還我本來面目的時候了!

以下是他的自我介紹:

咕嚕悟.槃彌達.安難
無門無派、非僧非俗,依佛陀及歷代覺悟者所留傳的實修法、完整的在喜馬拉雅山上,實踐七世諸佛及一切覺悟者所經歷的、修悟行証的究竟法體驗者。
目前行走在世間,與眾生分享他所學:

一)數息法、內觀法、及其他各種靜心瑜伽之實踐法。
二)各種體位瑜伽法、呼吸瑜伽及各種拙火瑜伽之實踐法。
三)為眾生解說生命的真相、生死的解脫及帶領眾生進入各種究竟涅槃之實踐法。
四)當今佛學與科學觸焦的研究帶動者、量子力學與佛學互動關係的前線研究者。
為眾生講解宏觀與微觀而至整體覺知意識的奧秘真相。
五)跨越各世紀各宗教各信仰領域及各種傳統體系的思考邏輯的修行突破者。
為眾生打破瓶頸與框框,助眾生共同跨越思考模式的障礙。
六)生命幸福的恩賜共鳴、眾生平等的真蒂、世界和平的有情生的真正的瞭解與共處的方式及其背景真相的帶動。

咕嚕是佛經所記載、當今世上少有的為證菩薩道,而行菩薩善巧方便之法行世渡眾之「阿蘭樂」(Aranda)瑜伽修行覺悟者。
透過咕嚕帶動共修、是進入生命的探索、生命的真相、生死的解脫的大門,也是幫助眾生的生命回到生命的鑰匙。
咕嚕的目的地是,在儘量不擾亂原有社會上的各種生活體系,及不擾亂各種業力的平衡中;幫助迷惘的眾生、走入實在的生命,享有生命中的本有自由與祝福。
幫助修行者少迷惑少走冤枉路,迅速的步入正確的修行及探索方向,以便儘早悟道。

咕嚕(GURU)的信息是;您給我多大的舞台或心識空間、我幫您做多大的事。

P/S:此信息極關重要,請收信者轉發知音。

內在經驗科學驗證拙火飲食四大平衡

作者 guru

內在經驗科學驗證拙火飲食四大平衡
在一切經驗科學的經驗者口中、如依佛陀所說、我們的生命體,仍風息依各種業障所形成的業力,依地、水、火、風,四種假緣假合,燃燒出拙火能量,再造成色空相應的各種顯相。
若依照古典瑜伽四部經典所述、我們的生命體是大梵天或整體所賜,「普拿挪」所轉換的風息,依業力做風息八部功法的拙火變動,延伸出中脈、左右脈、而至全身筋骨肌肉成形為人。然後拙火依業力繼續操作,平衡於地、水、火、風,四種假緣假合中、造成生命能量做生命體的顯相。
而當進入了實驗科學,依目前的奈米科技的還原,夸克理論而至量子場論,物質的根本就是能量的凝聚,依基因的排列而顯相運動。而依公元五世紀前畢達哥拉斯的說法,宇宙萬物脫不開四種基本原素;地、水、火(雷)、風,能量的結合。
人類的身體、根本就是物質的結合。也就是地、水、火、風,四種假緣假合的顯相,也離不開物質三態;地大固態、水大液態、及火大溫據度的改變、而至風大氣態的基礎形態及本質特徵。這四種假緣假合的內因,若有失平衡,則會改變他原有體系的操作模式,從而影響他原有的知覺或顯相。
因此、為保持人體的健康,物質而至人體的能量的四大平衡特徵的調理,成為古瓶新裝的,咕嚕對健康營養學的全新學說。

古老智慧淵遠流傳的吐納拙火瑜伽靜心內在經驗,在經驗科學的歷史中,結合科學驗證的飲食營養調整擦撞出迅速提升身心靈進步的拙火飲食,身心四大的平衡轉換成生命進步的拙火能量。

笑在永恒

作者 guru

自主自覺──深深的覺知到每一個當下過程

活在當下──深深的享有每一個刹那

做出取捨──明確的知覺到要做的及不要做的

發出能量──完整的容許拙火的燃燒

開出蓮花──一次又一次的明心見性

笑在永恒──唔….啊….

蛻變

作者 guru

蛻變

那道曙光乍現在迷迷濛濛的山霧缺口,把陰霾的夜霧轉換成輕輕柔柔的雲海,喜馬拉雅山逐漸逐漸被照亮了,山林迅速的從雲霧中若隱若現的、伸展祂們的懶腰。
那東方的朝陽,還來不及把祂的溫馨照射大地,萬物早已經急不及待的、湊起了祂們的熱情交響樂曲..。
那棵不知名的老樹、並沒有跟著萬物、隨朝陽起哄起舞。
它彎著腰靜默凝立不動,像是正靜悄悄的凝視著、樹幹的枝葉叢中,有一小小巧巧的繭蛹,正在悄悄微微的蠕蠕擅動..。
那小小的幼虫,必須經過漫長的日子,不停努力的挖掘,直到破繭而出、也正好是發育完成、毛毛蟲蛻變成蝴蝶之時。
一切生物,都在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狀況中,掙扎著為自己而至後代延續生存的空間而努力。
而為了附和日異更新的生存空間,自我的蛻變成了先決條件。
從植物花草到飛禽走獸,都可能為了生存條件而做出進化的蛻變。
萬物在自我蛻變中、往往適應了環境、也孕育了其他生存條件。
人類是較特殊的生命體,人類在適者生存的蛻變旅程中,適合了環境、也破壞了環境!
也許、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滴水穿石、集樹成林、任何物種在顯相上、都是互相關係牽連,在知覺上更是喜怒哀樂愛恨情仇、好壞順逆利弊得失息息相關。
如果沒有頭腦介入的世界、沒有任何知覺意識存在,萬物無言共存、草木自然生長,地球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呢,有誰會去管它 ,又有誰會去知道呢 !
更有趣味的是,十萬年前的優婆尼沙經(UPANNISAT) 及吠陀經(VEDAS) ,沒有幫助後來的人類、在思想上有太多的蛻變與進化。
佛陀的三法印;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寂淨涅槃,把生命的真相說得一清二楚,現代的人好像沒幾個能直接受惠、反倒多了個吵吵嚷嚷的題目。
所以人類似乎只是物質生活在進化﹖精神修養或思考模式反而在開倒車﹖
從所有真正的覺悟者的角度來說,或是今日科學的角度來看,一切切的發生都是能量的顯相,甚至於若完全沒有知覺的發生,連顯相也就不曾有所謂的出現過!
那些石頭可能沒有知覺,那些樹木花草可能知覺不多,那毛毛虫有毛虫的知覺,那蛻變的蝴蝶有蝴蝶的覺知。
這些也是整體能量在做個體意識的演變,那這一切切的發生,是否還有背景呢﹖
有些事真是匪夷所思、也無從得知。
唯一可以被肯定的是、只要一牽連到知覺意識、那就是沒完沒了的幻覺...
那繭蛹的小虫兒,經歷了一個多月的努力,挖啊、掘啊、終於..那蛻變後的大彩蝴蝶破繭而出,展開紅綠交織的薄翼,飛舞在朝氣蓬勃的樹林中,與紅綠相映的花草、互相點綴成趣。
那老樹也跟著婆娑起舞、慶祝一個全新的小生命的出現!
太陽出來了,大地又從沉睡中醒來。

我識玩不起的遊戲

作者 guru

Guru,

您好,不好意思,有個個人的問題想要請教您,想聽聽您的見解。

我因為人際焦慮和週期性的憂鬱問題,已經做了心理諮商時間也不算短了,我想對我是有些幫助,但仍然沒有解決問題,要將深埋在潛意識的原因找出來,並不容易,甚至是不可能。過程中,會因某些被壓抑的情緒釋放後,產生原來沒有預期的問題。曾經以為從不覺得寂寞的我,最近卻時常覺得寂寞,但詭異的是,逃避和人接觸的傾向同時更為明顯,簡直進退兩難。

不過這不是我想請教Guru的,只是想吐露一下自己最近的心情而已。因斷斷續續都有在靜坐,一次靜坐時,在紛亂的思緒中,突然發現一樣一直都在,且我本來就熟悉,但不知為何卻從來沒正眼看過的東西。經過一小段類似像浦公英種子些微的晃動後終於著床安定下來,我覺得從此後我就能輕易找到”它”-或許應該稱為”我”的意識。

如安駐在那個意識中,有的是平靜和深深的放鬆感,然而同時又觀察到有一個處於不名焦慮、緊張、慌亂狀態的”我”-或許該稱為”它”。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去諮商探討那個”它”為何如此的不安,而直接放掉對它的認同?這似乎是困難的,但為何是困難的?為何放掉苦惱是困難的?

我上菩提道次第廣論的課已去了幾次,但那樣的上課方式,對我這種有人際焦慮問題的人是無法忍受的折磨,自然無法繼續下去。不過,根據Guru所言,不去學習菩提道次第廣論或許才是對的。請問Guru,放掉那個認同是對的嗎?說放就放得掉嗎?

xx

一個人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大堆的記憶、配合著一大堆的習慣性、加上一連串的血糖、內分泌、荷爾蒙、能量的燃燒等等的變化、及周圍迅速轉變的人事、物事、及物質及環境、還有地球的重力、地心吸力、離心力、及受月球影響的潮汐、各大星體的重力及牽引力、及上一餐的食物、昨晚的睡眠、最近的運動、休息、或勞碌、熬夜、及空氣中的氧份子、天氣的變化、空中的磁場磁波及...說不完的說不出的無法可說的種種條件、互相縱橫交錯影響、才撐托出那個在多愁善感的到處諮詢的徬徨無助的我識!這是個非常廣大無邊的遊戲,從極宏觀的整體宇宙的能量擴散交流、到極微觀的小分子的運動組合、這個遊戲一般俗人是玩不起的、因此就自然認命低頭、做他的工作賺他的錢過他的生活,或做他的宗喀巴寫他的菩提道次第廣論,或自我繼續迷糊混亂、焦慮不安,到處找諮詢師或宗格巴或菩提道次第廣論!嘻嘻..明白嗎﹖明白了當下明心見性,不明白會誤以為我在批判人、在胡說八道,沒有關係、反正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懂嗎﹖懂了就可以和整體能量共舞、是自我在舞、也是整體能量在舞、是祂在舞、更是舞在發生..
不懂嗎﹖沒關係、繼續來上咕嚕的課程!
祝福您、從此開心幸福!
Guru

Guru,

我發現了,那個問問題的和那個要被不認同的,恰恰是同一個,因此放棄認同不只是困難,而是不可能。現在,沒有問題要問了…

很好、雖不中亦不遠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