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專欄 (49)

週五, 04 四月 2014 03:24

新年的感謝

作者
新的一年!
 
有人會說:嘩!全新的一年!
 
也有人會說:又是新的一年!
 
大多數人會說:唉...又是一年!
 
這個世界、有人悲觀、有人樂觀。
 
有人憤世嫉俗、有人悲天憫人。
 
有人垂死掙扎、有人樂而忘形。
 
我不知道上帝有沒隨意的撒祂的骰子﹖
 
這些年來、我感覺到自己像個學步的稚子、在這個世界的舞台、東倒西歪跌跌撞撞的;
 
走過不少路、學了不少事,惹過不少的禍、也學懂了不少的經驗!
 
我不敢再隨意亂說話、明白了事非只因多開口!
 
我不敢再隨意招惹事情、明白了煩惱多因強出頭!
 
我明白了低調行事、低頭做人的好處。
 
我發現到、我只能感恩、感恩、再三的感恩!
 
我好感激老天,讓我擁有此生,不論煩惱或是快樂、成功或是失敗,都是生命中美好的體驗與學習。
 
好感激父母親,可惜他兩老都不在了... 
 
好想念他們的笑容、溫馨、滿足。
 
感激所有喜歡我的人、請繼續給我鼓勵、我會嚐試做得更好、並把最最好的一面和大家分享...
 
感激所有討厭我的人、謝謝您們的寬恕、讓我能夠存活至今...
 
我虔誠恭敬的請求:
 
請悄悄告知我過往的一些錯誤、並寬容我一些時間,我會儘力更改自己、以便達到您們的期望與及要求。
 
我更感激我身邊的每位學生:
 
感謝你們容許我的胡鬧、感激你們對我的成長的耐心期待、感恩你們對我的信任、最重要的是;
 
我更更更感激你們給我的愛...
 
這個世界並不是很無情、只是人類還在進化中、而且需要進化的旅程還很遙遠很遙遠!
 
因此、人類的心智還無法成熟的、去忍受去瞭解週邊的一切不如意的發生。
 
所以、這世界充滿了怨恨、仇恨、憤恨!
 
人人失去了耐心、失去了信心、失去了誠心...
 
人人都沒有安全感、人人都不耐煩、人人都想當裁判、人人都不想被制裁、卻只想去裁決他人...
 
至今、人人只好用猜疑、用憤怒、用妒忌、用破壞、用報復、用盡各種負面的心性及手段;
 
容許無明的自我、去無明的進行更多的無明、製造更多的悲劇!
 
夠了、真的夠了!這個世界需要多的寬容、更多的諒解、更多的耐心等待、更多的愛...
 
我還能說什麼呢﹖
 
討厭我的人、看不到他內心其實對我的期待,喜歡我的人、對我的期待還會更多!
 
我還能做什麼呢﹖
 
我只有感恩、也只能感恩、感恩、再三的感恩...
 
我想、我明白了耶穌的無奈垂淚滴血、我瞭解了佛陀的沉默垂首不語!
 
沒有神佛給我責任、也沒有上帝賦我使命。
 
但我真的看到了、太多的無明造成這個世界有太多的災難、太多的災害、太多的悲傷、太多的悲劇...
 
夠了、真的夠了!我不是救世祖、也不是先知,連小人物都不是!
 
我能夠是誰﹖誰又能夠是我﹖
 
一切切的掙扎、都是徒勞無功的,一切切的發生都是因果的運轉,我們真能懂嗎﹖
 
我只求老天給我更多的健康、我只求您們給我更多的時間与空間、求您們給我更大的耐心和信心;
 
讓這組生命體、能夠更提昇更淨化、更擁有智慧與慈悲...
 
也許、只有那樣、才可能喚醒我們那共同的無知與無明,也許、只有那樣、我們的平靜才會重現﹖
 
我其實都很累!我不想再玩了!我可以回喜馬拉雅山放牛過日子!
 
但我無法如此自私,我無法獨善己身!
 
我其實很孤獨、很累、很無奈...
 
我很需要您們的幫助、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我無法獨立完成這要命的工作!
 
天才與白痴只是一線之隔、佛和老千的不同點、只是一個在為眾生、一個在為自己。
 
這是全新的一年、我不應該埋怨、也無權痛訴。
 
我只能竭盡所能、在全人類進化的歷史腳步中、付出微薄的力量,希望能給無知與無明、帶上一點曙光。
 
我願在生命結束之前、給您們獻上一首喜愛的歌;
 
感謝您的笑容、感謝您的幫助、感激您的愛、感激您的寬恕、感謝您陪我共路、一同回歸那大徹大悟...
 
thank you for your kindness..thank you for your tenderness..thank you for your smile..thank you for your love ...thank you for your every thing..
 
annihelate to eternity...
週五, 04 四月 2014 03:19

慈心觀

作者
放鬆、盤腿而坐。
 
唔...啊...
 
吸氣享有、呼氣放鬆..
 
把能量專注在呼吸...把氣調平調順調微調細...心因此也止靜了。
 
在真眼輪觀想觀世音菩薩,顴想祂的顯相、那麼的溫馨、那麼的祥和。
 
再觀想父母、親友、一個個的帶著微笑合掌下跪,接受觀世音菩薩一次又一次的灑下甘露與祝福...
 
也觀想自己同樣的接受了祝福...
 
這是您每天的早晚課、天天用十分鐘盤腿而坐、放鬆...唔...啊...
 
用心觀照每一位親友、都得到祝福,都歡欣的笑開...
 
連仇人敵人及一切您不喜歡的人、都一次又一次的一一給以真誠的觀想...
 
您的日子從此改變,這個世界也因為您的改變、因此也開始了祂的改變!
 
世界因此更充滿了美好的感覺...
 
因為您每一天都感到那麼的美好!
 
哈里路雅!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43

你還有更多的話要說嗎﹖

作者
佛陀真的很棒,在沒有科學的時代,找出了今天科學對生命體及存在的真正的背景真相。
 
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諸行無常、諸法無我。
 
一切切的發生、或胎生或卵生或濕生,或有生命或無生命,或有形或無形,都是能量的轉變,祂裡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所以、佛陀說:一切萬法、唯心所造,而萬法因緣而生,所以、都是知覺的遊戲,知覺也是能量的投影。
 
莫須有的存在、是能量撐托出莫須有的生命體、所延伸出來的莫須有的知覺,做出莫須有的投影,造成莫須有的認知、莫須有的執著。
 
那人還剩下什麼﹖的確是不剩什麼!
 
人是祂的顯相、人是能量的副產品、人不是主體、所以不剩什麼,也不可能剩下什麼!
 
你只要好好的生活就可以了!
 
弄懂了、選擇自己喜愛的生活,對自己的生活負責,再能延伸到對其他的眾生負責,已經是一個大菩薩!
 
你還有更多的話要說嗎﹖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42

淚痕中的笑靨

作者
淚痕中的笑靨
 
又是一個清新的早晨,同樣的朝陽以不同樣的感覺升起,祂今晨選擇了柔和的心情,在一遍冷凝的茫茫迷霧中,透徹出柔和的光茫,懶洋洋的從那厚厚的雲層中,悄悄擦身而過,給近乎徹夜冷凝在迷霧中、已經結霜的羊齒植物帶來絲絲溫暖。
也給睡夢中的喜馬拉雅山、重新灑上一身金黃,更重新喚醒那沈睡已久的整體覺知意識。
氣溫還是很低,沒有樹、沒有飛鳥、只有在晨曦灑了一身光茫、結了一層薄薄冰片的寧靜的天湖。
這不是地圖上的天湖,這是海拔六千多公尺、零下二十多度,四面環山、鳥獸絕跡的徹底無人地帶。
若與雜亂而污染的文明城市相比,這里恐怕是這孤寂可憐的地球上,最後的香格里拉,是人類最後的烏托邦。
如此清新的早晨,如此美得淒迷的雪白神秘境界,不需要讚美,也不需要認同,沒有人會在此時此刻出現,也沒有需要一些多餘的知覺,去忽略了清新、偏埋怨了冷凍。
沒有人會來到這神秘而神聖的地區,沒有鳥語、沒有蟲鳴,沒有雜務、沒有名利、甚至沒有神魂精靈,也沒有一丁點兒多餘的雜音,更沒有任何多餘善辯的頭腦來造成擾亂!
只有他在靜坐,靜得像石頭刻的塑像,寧靜的心和著寧靜的聖湖,在這孤寂的世界屋脊、寧靜的和整體存在著。
有如兩千五百年前,在「菩提伽夜」的菩提樹下所發生的情況一樣,同樣的月圓,同樣的拂曉,不同樣的人、不同樣的地方,同樣的事在發生...!
他似乎成了在這有情生二法門紅塵界中,最後的一位存在者,在做最後的柔和的、寧靜的、圓滿的解脫。
若說、在如此寧靜得讓時間也近乎停止的最後世界,還會有任何絲毫的動靜,恐怕就只有那顆拳頭般大小的心臟,和著那微乎其微的呼吸,在非常微弱的、緩慢的、祥和的、似有若無的起伏著...。
生命的傾向,退守到這最後的覺知意識底線,再退就是真正的「無人地帶了」!
這世界若沒有了人類的知覺去讚美,是否會更寧靜完美 ?
這世界若沒有了人類的刻意去分別不同,祂是否本來就是個大同 ?
當再也沒有人的知覺、能夠去覺知這世上的一切,祂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 ?
沒有人會知道,總之、祂絕對會比無人地帶更寧靜!絕對沒有人為的喜悅,也絕對沒有多餘的悲傷!
可憐的人類,面對那再美麗的湖光山色,在自我有限的生命時空,與那局限的頭腦知覺意識扭曲之下,都被莫名其妙的披上了殘缺不全的遺憾!連那好端端的夕陽、也莫名其妙的在一些多愁善感的詩人口中,變成了無常的詛咒!
若全部主體性的錯覺,都溶入了微觀的小分子,再以宏觀的角度看這世界,又會是什麼樣子呢﹖
這顆小小的地球是受到祝福的,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藍天白雲、花草樹木、飛禽走獸,一切發生在應有盡有中。造物的用意應該是單純的,祂本來就是那樣的發生著。
就如那平靜的喜馬拉雅山,祂就是那樣的靜靜悄悄平躺在寧靜的大地上,祂就是那樣靜靜悄悄的平衡在生老病死中。
整體的祂透過祂那整體意識、在靜觀一切的發生。
也透過一切局部存在的個體意識、在靜悄悄的看著自己整體的存在,靜觀一切生老病死,也在生老病死中靜觀一切。
但為何在人類的意識旅程中,祂卻脫離了自己?
是祂在人類的過程中,偷吃了祂自己的知識禁果?
還是祂被困在人類因無明而造業的旅程,因墮入六道而遠離了祂自己﹖
祂就是這樣的全然的在著,靜觀一切,聆聽一切。
是人類的愚蠢,嘗試遠離了祂,還是祂的愚蠢,製造了愚蠢的人類﹖
畢竟人類也是祂的部分,祂是人類的整個。
也許、祂太孤獨 ﹖希望透過正反兩面來解悶?
或許、祂本身就是整體性的,蘊藏著正反兩端而釋放善惡 ?
若真如此,祂在無明中,製造了多少生離死別?造成了多少貪嗔痴迷 ﹖
多少仇恨?多少憂怨?多少悲痛?多少掙扎?多少人神共憤?多少肝膽俱裂?
國與國的戰爭、人與人的戰爭、心與心的戰爭!
夠了!
人類的旅程,是否受到祝福而來到這個世界?
或是受到詛咒而存在?
若是受到祝福,為何卻遠離了快樂,而且還脫出整體意識,墮入自己自造的主體性的,無比痛苦的深淵夢魘之中?
若是受到詛咒,整體的祂透過祂那整體意識、在靜觀一切的發生中,而同步那種無止的自虐的夢魘,會好受嗎?
或是人類只遺傳了祂的無明與墮落﹖忽略了祂原有的恩賜?
但人類畢竟是祂的部分!
也許、是整體意識的祂,在透過這一切發生,在做自我的淨化與提升?
透過每一次、每一個的人類的個體意識的淨化與覺悟,再看清楚了個體意識的虛幻,重新喚醒整體覺知意識?
若是如此、一切善惡的鬥爭都無關痛癢了!
一切得失也都沒有了意義!
一切生老病死、成住壞空,一切在發生的,包括已經發生的、還未發生的,都是祂的旅程!
沒有得沒有失、不思善不思惡,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
若是如此、現在的他該採取什麼態度?
有此需要嗎?
有此分別嗎?
當心還沒靜下之前,也許會有需要,也許會有分別?
當心已經被退到超越了他自己的界限,當心已經被還原到不再做出夢幻的分別,一切就依祂本來的樣子在著。
祂就是這樣的全然的在著!
他笑了!
不!是祂笑了!
是已經退到還原到超越三昧的心,透過覺悟的祂又重新凝聚回來笑開了?
還是該懂得的都懂了,祂正在透過他而笑開了?
有分別嗎?
有此需要去分別嗎?
兩千五百年了,終於、又是一顆淚珠、流在無限解脫的笑靨中!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41

琴寄(我只在乎你)

作者
 ..   琴寄    ..      曲:鄧麗君(我只在乎你)
                                      詞:2010.04.16Guru於台中
     
如果不曾認識您          我不知會在那裡
 
日子不知如何過          人生不知有何意義.
 
直到那天遇見您          引導我走入真理
 
您的慈悲與智慧           燃燒我的生命.
 
## 看時光匆匆溜去我不再恐懼
     今生今世只有圓滿和歡喜
 
人生幾何                     能夠覺悟生命
 
展開整體的能量容我歸去
 
讓我深深的擁抱您       深深的感激您.
 
這世界因為有了您一遍光明  ##
 
您的覺悟真理               你的用心与愛心
 
一字一淚扣我心底        教我勇敢活下去
 
您的關懷和努力            您的教導和鼓勵
 
您對我們的付出            我會銘記在心里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40

醉生夢死

作者
  醉生夢死
 
    長沙獨酬聽濤前    醉卧起伏兩浪間
    願駕雲車穿塵去    夢魂不到離恨天
    夕陽不悔拍岸戀    飲者來回凌宵殿
    懶和天地爭長壽    覺醒也在醉夢間
 
 
    GURU 於 麻 六甲 有感而發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39

生死榮枯誰沾連

作者
縱橫天下,醉舉聖賢比高低
遊戲人間,笑任小人論輸贏
豪氣萬千,閻羅玉帝請靠邊
大夢驚醒,生死榮枯誰沾連
 
Guru 於 2010.02.08 妙宗寺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39

蒲公英的飛舞

作者
蒲公英的飛舞
 
昨晚上竟下雪了?
春天已經來晚了,雪也下得很晚,在晚春的靜夜,輕輕飄飄的把那迷迷茫茫的魚尾峰,重新撒上一層雪白。
那原本積雪的安挪普拿雪峰,更顯得像一個雪白的大磨菇,重重疊疊的在靜夜深處中隱去。
一些俏皮的雪花,艱苦的渡過碧華聖湖,化身為最早的朝露,悄悄的把那湖邊小木屋輕輕粉飾,還為周邊的草地,柔和的蓋上一襲用露珠織成的輕紗。
大地繼續熟睡,睡到深沈得幾乎聽到打呼聲。 
那失眠的老松樹,也伴隨著幾乎都在長眠中的老岩石,深深沉沉的睡到連打呼的聲音也隱沒了。
此時是天地最慈祥圓融的時刻,沒有生機生態的異動,也沒有太多的食物鍊圈的延續相殘,更沒有多餘的分別心,去嘗試理解這個真正的無想的世界。
這是佛菩薩的時空,絕對的平衡、自由、無為、圓滿!
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得失,沒有在看的、也沒有被看的,一切就是這樣的發生著,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也許、這就是人類內心深處在熱切追求的,被遺忘了的本來的世界?
也許、這就是諸佛的最高最終的,無上覺悟究竟境界?
歷代修行者用盡了一切的努力,去嘗試達到的,竟是那什麼都不能做也不須要做、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時間在這一刻被遺忘了、凍結了。
一切靜止在絕對平靜中。
直到太陽不知在什麼時候,靜悄悄的從東方遠處、努力的撥開沉重的夜幕,把百千億丈光茫,傾巢而出灑遍整個沉睡的夢鄉...
剎那間晨曦有如千軍萬馬過境,一眨眼掃走了沈睡中的寧靜,掀開了一個全新的面貌,將一個個隱藏在黑暗中的雪峰,重現粉刷成一遍雪白宮殿。
連那沈睡在夢中的碧華聖湖,也被灑下一大遍的光茫!
大地開始甦醒,徹夜沈睡的老松樹,非常滿意的伸展著懶腰,迎著朝陽光茫發散出清晨的芬多精。
早起的小蟲,從草木堆中好奇的對這全新的一天探頭探腦。
那抖擻在溫暖睡窩中的鳥兒,已經開始做早餐的禱告。
萬物又再復甦,又再開始忙忙碌碌做食物鍊圈的交替。
只有那老岩石,懶懶洋洋的掀開一下那還在沈睡的沉重眼皮,對半個世界輕睨了一下,又回到呼呼熟睡的夢中。
老岩石對這個世界不感興趣,他的壽命太長了,長到幾乎和這個天地同壽。
任何存在若是太長壽,恐怕都會對其他的存在不再感興趣。
只有那些生命短暫的夏蟲、才會急不及待的對這個世界探頭探腦,急迫的把周邊的食物吞嚥入肚,也戲劇化的成為其他生命的食物,來不及埋怨痛訴,甚至來不及對這大千世界多睨一眼,一切又歸還平靜,沒有訴苦、也不會有訴苦者。反正這一切切的發生,都來自整體,也回歸整體。
可憐的人類,墮入了目光短淺的困境,在業鏡輪迴中充滿控訴,漠視了自己的無明、隱瞞了自己的貪嗔痴、忘記了自己在短暫的一生中,因執著於各種追求與迷戀,而錯過了原有的整體的恩賜,墮入自造的重重痛苦因果中。
可是、那又有誰會去知道呢?
風起了...
山坡不遠處的那叢蒲公英,和著晨風在婆娑起舞,祂已經準備好了,在老松樹的微笑點頭中,把種子乘風發散在空氣中,迎著無限祝福的朝陽,準備好了生命之旅,往虛空中奮勇飛舞投身而去。
那些蒲公英的種子,像戰場中勇猛的空降部隊,撐開一張張雪白的降落傘,在藍空中飛舞,勇敢的往那不可知的生命旅程隱去。
在碧藍的天水一線間,這些種子在藍空下欣然舞起了生命的延續,也舞起了生死的抉擇。
它們迎著朝陽閃爍在碧藍湖上、輕輕柔柔的隨著晨風飄送,與止靜的湖水構成無言的動靜畫面,沒有讚美也沒有譴責。
一些種子好奇那碧藍與金光閃爍交織的碧華聖湖,為了一探究竟,毫無疑問的一頭裁入水中探險,完成了短暫的旅程,也結束了短暫的生命。
一些種子在半空中,選擇了悠然自得的老岩石,靜悄悄的降落,滿意的躺在老岩石上,效法與老岩石一般的與天地同壽,漠視生死的抉擇,也漠視這一切切的存在。
一些種子棲息在湖邊肥沃的土壤,開始為生命扎根,一方面得無奈的避開,成為食物鍊圈的一份子,一方面努力從肥沃的土壤中,吸收水分及養分,奮力的破殼而出,不久的將來,一株小小的青苖,一根小小的新生命體,就此欣然展開。
每一顆種子都依著各自的選擇,或說依各自的命運,在造物的過程中,各有所需各有所取的,欣然的做出選擇、或是接受了安排。
投入水中的種子、不論是自願還是被動,無悔的隨水流飄向不可知的方向,溶入水中化為水的部分。
那些種子沒有個體的意識,沒有任何立足點能去做出任何選擇,只是純粹的一些事在發生著,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人類若在有知覺中,只活得如此短暫,周邊的親友及當事人之間,不知要掉多少眼淚?不知還會有多少悲傷在後續發生?
而悠然自得躺在老岩石上的種子、會無怨無悔的被曬乾,或風化或成為鳥食,迅速投入另類旅程,完全的比亞基米德的能量比重的轉移,還要顯得更亞基米德,沒有得、也沒有失,有一些事在發生著,裡面沒有您想像的做者。
換著躺在床上等死的可憐的人類來說,這種毫無生死知覺,毫無障礙的過程,其中的自然無為、有誰會去理解呢 ?
對那在垂死中、尚要努力掙扎著,嚥入下一口氣的將亡者,那裡面有幾多的悲痛不甘 ?幾許的壯志未酬 ?
棲息在肥沃土上的種子、會辛勤的為生命扎根,明年的這個時候,風起時、又再次的呈獻祂那生命之舞...。
有些人可能會擁有如此福報,不知是否也會全面的去珍惜,如此無上殊勝的恩賜?
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它們不會做出選擇,也不可能有選擇者,或有選擇的需要!
沒有訴苦、也沒有被訴苦者,還是那句老話;「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生命短促、目光短淺的可憐的人類,他們會為那蒲公英歌頌或嘆息,也會拼死拼活的,為自己的掙扎過程去歌頌或嘆息,除此之外、一切保持祂原有的平靜。
這是一個真正的自由世界,是一個澈底平靜無爭的、祥和圓融的世界,是一個人類的知覺頭腦,永遠無法到達、也無法瞭解的世界!
人類有著太豐富的敏感知覺、感官知覺、投影知覺、思考知覺及情感知覺。
也許、這使到人類頭腦思考模式極端豐富,也使到人類的自我,硬生生的與整體的存在決裂,成為一廂情願的,錯覺上的主體意識。
人類的自我意識,在一生中處心積慮所想的,都是如何做出自我選擇,如何自我安排一切,如何不被其他的人或其他的意識取代,甚至不想被整體意識吞沒。
人類那一次又一次的徒勞無功的行為結果,卻不曾也不會斷絕,那一批又一批的後來者的挑戰。
這些無明的行為後果,換來一幕又一幕人類生命中,無止無休的,莫須有的各種慘劇與悲劇。
原本是為歡悅歡欣歡笑而來的知覺,成就了澈底傷痕累累的情殤世界。
風起了...
那蒲公英的種子繼續它的舞,那生命的延續、那生死的抉擇。
沒有多餘的知覺須要去知道,也沒有多餘的知覺須要去覺知這其中的奧妙!
有一個人坐在這湖邊寧靜一角,早已經忘記了他自己的存在。只有蒲公英的種子在飛翔,其他的都回到了止靜的畫面。
風又起了...。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38

沉默的慈悲

作者
沉默中的慈悲
 
太陽今日起得早,難得這常年雨量豐富的達拉泮泥、曙光乍現在厚到結冰的雲霧中。
姥娜基泥(九峰)雪山峰,披著祂的冰岩層當睡袍,和往日一樣的沈睡在沉默中。
一些稀疏的房子、寂靜無聲的立於青翠的梯田中,一些雜亂無章的石階、像爬蟲類挨著山坡的走勢蜿蜒而上。途中不見早起的村民、也沒有早起的鳥,只有 三兩 隻抖擻著絲絲寒意、睡在屋簷底下的黑色村犬,和著沉靜的村落,懶慵慵的共同沈睡到打呼。
陽光雖然很溫和,淡淡的光芒灑在梯田上,喚醒了藍天、卻喚不醒這春意倘濃的早晨,似乎一切造物都還在沈睡不醒中,沒有任何知覺在發生。
當這顆可愛的地球,再也沒有任何一個可憐的人類,能夠用他的可憐的頭腦知覺介入時,祂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狀況 ﹖
當頭腦不再介入時,沒有頭腦知覺介入的世界,將會是怎麼樣的一個世界 ﹖
也許、一切的發生,就如現代科學工作者所稱,一個純粹的能量在運作的量子世界。
如果史蒂芬.霍金是正確的,整個宇宙及一切造物,來自宇宙大爆炸,那事情就簡單得多了、卻也就複雜得多了。
從微觀來說、如果人類所生存的地球、宇宙、而至一切造物,皆源自同一宇宙大爆炸,那我們都是能量凝聚的顯相,我們的生命、生活、感覺、知覺、甚至情緒、情慾、掙扎、得失,都是能量的聚散操作,那可正是合上了羅素所說,上帝已經死亡!
因為、一切造物者的學說將被徹底推翻,一切神學、一切宗教的教義、都成了人類一廂情願的謊言。當然、羅素的意思可能是指人類的心識,在物質與科技的突飛猛進中,已經不再以上帝或神學的至善角度理念,做為行理一致的行為標準。
這是非常危險的,人類的資訊已經在電腦的科技推動中,把物質文明做高度的躍進。近代的科學家的發明與發現,甚至隱隱約約或有意或無意的,在洞穿人類過去的各種無明,及無明所造成的各種幼稚與迷信。
但是人類的內心世界,似乎卻還是情願投影在各種想像境界中、情願生活在自我所認同的精神依賴中。
因此、人類依各自的文化背景、文明進化程度,及各種利害關係,各自取捨了適合自己的宗教或神學信仰。
甚至人類在源遠流長的進化過程中,也會各自在信心重疊的互相投影之下,創造出適合自己的宗教信仰生活體系,並以此體系做為我識甚至我執的生活基礎,心安理得的再從已知的範圍中,做出稍稍越軌的探索,在已知的安全感中,偷偷往未知伸出觸鬚。
人類因此進化得很緩慢,當進化與傳統相抵觸時,傳統的優勢地位會成為進化的阻礙之牆。
當然、傳統的宗教或信仰所造成的體系,其至善的一面是不容否定的,但其權威的另一面也是不容挑釁的。
人類選擇了活在已知的世界,因為人類的知覺頭腦需要安全感。
人類的頭腦對未知或不可知的世界,會深深的感覺到困擾及不安全感。
所以、人類可以一生中都不曾看到他們的神,卻可以在內心深處,自己一廂情願的去感應去感覺、去發明去製造祂的顯相或祂的存在。
神祗宗教信仰、是人類內心未知或不可知的一面,依量子效應的能量場理論、所造成的物質世界,目前也是人類未知的或不可知的世界。
人類可以把一切不可解釋的、不尋常的、不可知的、不可掌握的,全部丟給他們的神。但人類無法把一切丟給科學,因為那是危險的、那將在一邊徹底推翻了人類原有的宗教信仰所造的安全生活體系,另一邊即又要冒著全新的危險,獨立自主去探索,卻又無法全面性去填補、因所推翻的體系而所留下的那許多未知、及不可知的空洞,這造成了頭腦的無限恐懼!
頭腦喜歡停留在已知情況,再緩慢往未知探索,頭腦無法獨立生活在未知的狀況,若要頭腦去同意那還未能究竟的、量子能量場理論,是一切造物的由來,還要去承認一切存在、竟然是宇宙大爆炸後、延續下來的能量遊戲。則頭腦不但要接受那一切原有的信仰體系、將被徹底推翻的事實,更要接受自己的存在主義及一切價值觀,都是一廂情願的、子虛烏有的誤解。
這對頭腦能理解的慣性範圍來說,是異常痛苦的抉擇,頭腦怎麼可能去承認、自己只是一場發生在不曾存在過的幻覺裡呢﹖
沒有任何人可以輕易的去接受、自我的不存在,除非您是佛陀再世!
佛陀說色不異空、空不異色。
佛陀又說一切萬法因緣而生。
這些說法是那麼的科學、與今天的量子場理論那麼相近,這些說法完全脫離了宗教信仰範圍,完全的理智。
這是一件很怪異性的事,人類在這漫長的困苦的進化過程中,似乎只有佛陀個人、看清且洞穿整個幻境。
似乎佛陀才是量子力學的鼻祖。
人類寧願把未知、寄托給內心世界的信仰。
從宏觀來看,如果史蒂芬.霍金及那些物理科學家的研究、有印證事實真相的價值,恐怕人類必須推翻過去的一切無知迷信,重新接受全新的理念。
那對人類的知覺來說,是澈底的革命!
想想一下、您再也不可能去相信甚至信任,您的身體器官及感官,所帶給您的一切知覺及感覺。
修行吧!
只有把一切真相都體驗了、弄懂了、覺悟了,我們才可能效法佛陀、而至七世諸佛那樣的,活得自在、死得解脫!
以前的佛沒有科學的幫助,都能弄清那麼不可思議的真相、得到澈底覺悟解脫!
現在的我們、同時聚集佛法與科學於一生,要澈底弄懂生命的真相,不是件太艱難的事!
太陽高照的喜馬拉雅山,正靜穆無聲的靜心在與天地同壽中!
 
他坐在山崖邊、靜悄悄的看著雲霧昇起,臉帶笑容深深的醉倒在如此自由解脫中....
 
週四, 03 四月 2014 14:37

無法打坐

作者
師父:
 
自從小P去世之後,我就一直無法靜坐,
原本小P在世的時候,坐得還有一點心得和進步,
但是小P走了以後,一切都改變了,
我每天心浮氣躁,只要坐在蒲團上,開始風喘氣息的調息,
脖子就開始不自主的左右嚴重顫動,
抖到完全沒辦法控制,這樣別說是次第,
連最基本的靜下來都做不到,
請問我該怎麼辦?
 
離其他同修的水準還差得很遠,
我實在是很急著要趕上,
但是現在的狀況無異是雪上加霜,
好無助.............................................
 
 
GURU開示:
佛陀有一女眾徒弟,八十歲才眅依佛陀、她年老體衰耳聾目眩,一切得從頭學習,她還遭受到年輕的女眾們的排斥及欺負,但她靜穆無聲、逆來順受,靜悄悄的用功,用老牛拉車、龜兔賽跑的韌力、最後反過來先他人而覺悟。
 
當我在喜馬拉雅山修行時、有一段時間很不順利,我生病了、發著高燒、外面大風雪,雪溶成水滴從我住的破爛小屋的隙縫滲入、把我最後的糧食都泡湯,鼠輩們甚至避風雪避到我家做窩、還橫行霸道,咬破我的薄得可憐的小綿被,還吃掉我備用的最後幾片巧克力、我氣得無心打坐,抱病澈夜打老鼠,打不到老鼠就坐在光禿禿的地上生悶氣,我的咕嚕來到、看到我氣呼呼的模樣,聽著我氣呼呼的控訴,他眯著眼笑著說、放你半天假,等你氣完了心情恢復平靜了再打坐吧!
 
我說:外面大風大雪的、放我半天假有何用﹖
 
他說:那就繼續打坐或打老鼠啊!
 
我聽了當下哈哈大笑,心情瞬間恢復平靜,當下瞭解了;一切萬法唯心所造!即刻收拾心境打坐享受去也。
第 3 頁,共 4 頁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