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04 四月 2014 08:57

出家

作者 
给本項目評分
(1 投票)
  早晨的「加德滿都」,和往常一般的寧靜。但今晨的寧靜中,卻滲入了一股特殊的喜悅氣氛。
 
  有一團登山修行團,在完成了「特龍巴斯」的困苦行程之後,其中一位團員──「嚴」,決定了要在「加德滿都」做短期出家,以便從出家僧人的生活中,進一步體驗及領悟佛法。
 
  當指針對著八點正鐘時,大小和尚,觀禮的團員、來賓,皆集在廳堂。這是「加德滿都」少有的「特拉彎那」佛教一脈所建的佛廟。佛廟的建地一畝多,位於機場附近,名為「威士哇香地唯哈拉」(VISHAWA SHANTIVIHARA)佛廟。此佛廟的主持「真那普力」(VEN.BHIKSHU-JNANAPURNIK)方丈,是道地的尼泊爾人。少年十六歲時,即孤身到緬甸出家,隨緬甸的禪定大師學習「安那班拿」靜心。前後十一年才回到「加德滿都」,他把原本來自佛國尼泊爾而遠傳自緬甸的「特拉彎那」佛脈帶回尼泊爾。
 
  「真那普力」大師回國後,曾在「巴當」,「德溫廣場」當過佛廟主持,之後也到過英國及美國弘法好幾年。在尼泊爾善信的熱誠一再邀請下,他回到「加德滿都」,並得到一位女善信捐助,緣獲此地而建了此間佛學廟堂。
 
  此廟目前有出家僧眾約四十人,大和尚有幾位,小沙彌有廿多人,還有數位大小女尼管理膳食及清潔務事。廟的規模不大,卻也五臟俱全,裡有課堂、圖書館、宿舍等。
 
  廟是依四方形式所建,中間是塊空地,在東北角種了兩棵互連一塊的菩堤樹。晨風吹拂中,枝葉在風中搖曳起舞,一些早起的雀鳥,已急不及待的在枝上鳴起晨歌。
 
  上午八時半,觀禮的人陸續來到,登山團員到達時,主持已站在廳中等候。眾人被分坐廳前,大小和尚分坐廳內兩旁,主持坐在中央,「嚴」已光了頭,只留下一小撮頭髮待主持動手,但見他光著上身披著一片白布,沉默虔誠的跪在主持面前。儀式在莊嚴寧靜的場合中舉行,主持先給他三皈依,再給他傳戒律……兩個小時的短期出家儀式,終於在圓滿歡喜氣氛中完成。
 
  但見他從「嚴」塵髮落地,此時所見是完全一位新生和尚──「真寧羅」。
 
  那是主持「真那普力」為他所取的新名字,「真寧羅」的意思是「人中之皇」。
 
  看看他幅出家後的莊嚴法相,大家也都有同感。難怪佛陀問阿難為何要皈依出家?阿難說:「我見世尊莊嚴法相,心生歡喜,故而出家!」
 
  「出家」是人生的一種無上解脫的大門,慈悲的佛陀,拋棄皇位的尊貴,棄世俗而入森林苦行,經歷了多少波折煎熬,衪終於在菩提樹下大澈大悟,說出了那句至真不二的:「萬法因緣而生!」當他「自我」從人生無明的痛苦解脫之後,卻感眾生還在痛苦中,而佛的慈悲心,是廣大無邊的。衪因此在有生之日不留遺力到處弘法。入滅後所留下的法門,在這兩千五百多年來,還源流不息的繼續影響造就眾生解脫。
 
  真正的出家,不是一種捨棄榮華的榮譽感,也不是捨身而與眾不同的優越感,更不是從此青燈古佛的苦行差。反之「出家」是佛陀而七世諸佛所留下來的無上恩惠,而「出家人」是無上幸運的「受惠者」。因人世是個夢幻式的大染缸,裡頭裝的都虛偽的榮華,短暫的快樂及無數的煩惱痛苦。眾生在此業力之染缸中浮沉,生不知何來,死不知何往,還要對著名利二字患得患失,苦心籌謀,要對著丈夫、妻子、兒女,各種業緣糾纏不清,至死不休。
 
  因此,個人若能在有生之日了清宿緣及各類債務,孑然脫身走出「自我」框框出家而去,為千幾百世來的業力做一個澈底了斷,為整組惱人的夢幻真正的覺醒,如此旅程,不是無上恩賜是什麼?
 
  「出家」不是榮譽、不是無奈、不是捨棄、不是消極,衪與一切無關。「出家」是真正的走出人生夢無明境界,是人類生命的真正解脫!望著廟字中的大小和尚,還有這位新生的「真寧羅」和尚,他們都得到此大福報、大恩賜,來日必證得大解脫,您羡不羡慕?
閱讀 1062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17 八月 2014 06:35
此分類更多內容: 星月的背影 »

留下評論

確定已填寫了標有星號(*)的必填資訊。不允許 HTML 代碼。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