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04 四月 2014 09:34

千禧之夕

作者 
给本項目評分
(1 投票)
  今夕何夕?沒有楊柳岸曉風殘月,只是一陣又一陣的西北風,冷凜刺骨的往旅人身上每一個空隙侵襲。
    今晚將是全世界注目的歷史片刻,千禧年的來臨,對這個世界會帶來怎麼樣的新面孔?更多的新太平還是更多的悲劇?
  人類經歷了幾千年的歷史進化,尚未能脫離野蠻的行為,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前古的人類戰爭只限於刀箭之戈,隨著科技的進步,電腦化的核子武器,能在一夕間將整個可愛的地球化成灰燼!
  他孤身至此,虔誠的到「姆蒂娜」聖峰做千禧前夕的祈禱。他不知道祈禱的念力功效,到底能影響這個世界多少功率?但他決心盡一份力量,希望能用念力旳詳和電波,間接影響世界級的領袖們的心念,更希望能有更多的禱告者不約而同的共舉助念!
  此處真是個世外桃源,沒有電腦,沒有電子通訊,沒有污染也沒有激烈的爭吵,更不需要煩惱電腦千年蟲的問題!
  生活於此與世無爭,外界發生什麼大事,這兒一無所知!純樸的山民與藏人在此和藹共處,在舉世狂歡的千禧前夕中,此地一如平常的,迎著冷凜的西北風生活在自然界中。
  也許是千禧年的關係,在此日到此地的外國登山者也相形減少,只有 三兩 個洋人,背著背囊迎著寒風踏步登山,大概是想創下千禧年第一個登山記錄吧?
  藍白紅青黃的五色藏旗在風沙中激烈搖曳, 三兩 成群的驢馬在風中抖摟,偶而頸上掛著的鈴會叮噹響起,和著呼呼的風聲成為自然界最佳的交響樂。
  响午的炎陽也敵不過寒冷的風沙,雪峰上積雪冬季不見太多的蒸發,甚至那些光禿禿的岩石,也都積了白霜。他冒著寒風在路上獨自巡視,盤算著今晚如何將誦經祈禱世界和平的念力,發揮到最高點。
  從「姆蒂娜」走上此古寺須半句多鐘的時間,那蜿蜒的石級在缺氧的高山上,成了要命的漫長旅程。兩旁應有的灌木與鮮花,已在冬臨之前枯萎,要等到明年春才會再度萌芽。那兩隻黃褐色的野犬與他似曾相熟,牠們搖著尾喘著息跟在他的腳步後面。有兩隻蒼鷹在前方藍空下「帶路」,在此回頭遼望,可看到「姆蒂娜」與「加卡村」在環山的雲層圍繞中,一縷炊煙從一間四方形的藏人泥屋煙窗中徐徐飄向藍天。
  您可想像得到,如此美好的自然環境,很可能被一些住在外界的,完全與此地不相干的狂熱政客,因一時的情緒按上幾個按钮,發動幾顆核彈,就足以讓這些善良的村民與生靈,消失在莫名其妙中!
  成住壞空是萬物的自然定律,但人為的毁滅是否也是自然界的現象之一呢?沒有人可以給予評論,他只是默默的踏步往前,心中默唸多幾句「唵嘛呢叭咪吽」,願人人都完成自己內心的蓮花,出污泥而不染……。
閱讀 966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17 八月 2014 06:25

留下評論

確定已填寫了標有星號(*)的必填資訊。不允許 HTML 代碼。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