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五, 04 四月 2014 09:35

反常的人生

作者 
给本項目評分
(0 得票數)
  七月份應是炎熱的夏季,山區中的温度,在今年卻有點反常。雨後的「卡羅伴泥」帶著侵人的絲絲寒意,整座村落都罡蓋在濃濃的霧氣之中。近黃昏之時,風已歇息,氣温卻迅速降低,但空氣卻是異常的清新,個人在此做深呼吸,幾乎可感覺到那薄薄新鮮的氧氣,直透心肺,令人精神為之一振,忘了身在何處。
  這是座寧靜的村落,村戶不多,幾隻鄉雞抖擻著在草地上啄食,那黑色鬆毛村犬,蜷縮在梯階下,偶而尖起耳朵聆聽,遠處傳來的訊息。那屋旁有 三兩 孩童,正努力的將那不聽話的牝牛,趕回牠的欄內。
  當牝牛回到自己的窩,小孩也躲入方形磚屋內避寒,此時一切又恢復了原有的寂靜,整座村莊靜得出奇。一些像荷葉但比荷葉還小的植物,開著燈紅色的花朵,偶而搖曳在微微風中。遠處的針松已被濃霧罡蓋成朦朧一遍,「獨孤給」雪峰早已消失在濃霧之後。那老人披著綠色的大圍巾,坐在屋簷下,透過他那老花眼鏡,東張張西望望的,在他熟悉的小空間尋找看看,有無啥新鮮事發生?
  個人在此山中歲月,會忘掉自我,也會忘掉那些所謂的世界大事。或說,這個村鎮本身也已被遺忘了?
  在這兒有濃厚的五十年代的古典味,外界的資訊不論已進步到什麼程度,在此所有的資訊只限於山中的平淡事,唯一的交通工具是閣下的雙腿。而此處唯一要做的,就是平淡的生活,平淡的渡過生老病死!
  這世上有多少人甘於平淡?大多數人都嫌時間不夠用,在文明社會中,幾乎每一個人都盡量放快腳步,與名利鬥爭,與時間賽跑。他們不是在生活,甚至連掙扎生存也不是,他們只是由「生」的起點,快速的跑過生命,再莫明奇妙的跳入「死」的終點,而一生中能被寫下的事蹟,只有名利二字。生命被遺忘,生活被遺忘,只有那要命的自我,兀自不斷的執著自己的得失,以反常的生命做為正常的人生?
  也許,平淡的生活,只是人生中的其中一種理念?也許,貪嗔痴迷也是人生中的點綴部份?也許,二分法門的世界就是這樣,平淡與虛榮、智慧與無明;生死動靜,一切都在矛盾中維持延續下去?
  以人類有限的腦筋,去嘗試理解或為生命劃出一道衡量,是極痛苦而徒勞之事!從超越人類腦子的整體意識來看,一切切只是自然的發生著,根本不可能用任何思想去判斷或分析。試想想,碧藍的天空、白皚的雪峰;古老的村莊,雨後的新意,這一切若沒有個人的觀點在讚嘆,沒有個人的意識去認識,則一切切只是默默的發生著,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得失善惡的衡量!人類的腦子是否太「多管閒事」了呢?或是說連這腦子的多管閒事,也是整體自然的部份?
  夜幕逐漸低沉,那老人東看看西望望,實在沒有什麼新鮮事可管,他駝著背抖擻著起身,在轉身回到温暖小屋之前,順便撿起一塊小石,呼喝丟趕在門前啄食的雞群。然後,一切恢復平靜,沒有任何多餘的知覺需要去覺知,這寧靜的一夜的來臨!
 
閱讀 1730 次數 最後修改於 週日, 17 八月 2014 06:25
此分類更多內容: « 千禧之夕

留下評論

確定已填寫了標有星號(*)的必填資訊。不允許 HTML 代碼。

LegetøjBabytilbehørLegetøj og Børnetøj