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四)

作者 guru

她今天很安祥。

除了偶爾起身大小解,她幾乎都在半夢半醒中。

她無法開口說話,偶爾、她手指會指指點點,似乎想表達什麼!大家都無法猜測、她想表達的 ﹖過後、她會洩氣失望的、發出微微一聲嘆息,放棄了她那永遠都無法完成的表達。

她無法吞嚥食物、這幾天都是靠注射器、把小量的葡萄糖、分段注射到她口中。偶爾、她的腹部會發出咕咕的肚餓聲音,她也會比比手勢、想要進食的慾念。但是、很快的她搖搖頭、自己有自知之明而放棄了。

她無法自己自主站立和行走,扶她起身解手、是一大學問。因完全沒進食、體重雖然日愈減輕,體力卻也逐漸虛弱,身體更是逐步僵硬。從原本一個人就可照顧、現在非得三個人同時合力、才可能幫她如廁。而一生愛乾淨又自尊的她,必須依靠他力才能方便自己,她心中的無奈、是無言可喻的。

她腦內腫瘤的突變、擠壓著她的腦神經,那種痛楚非常人可受,可憐她還是一貫的性格、咬緊牙根繼續把澈骨的苦痛、日以繼夜的苦忍下去。

我發覺根本無法做些什麼,我只能定時給她一些醫療用的麻啡,一邊給她止痛、一邊卻讓麻啡與癌細胞、任意侵略她的生命體。

這是我覺悟生命以來、繼老爸辭世的經驗後、再次體驗到這種非我性的、純整體性的非常時期的真相體驗;

整體能量依業力運轉,撐托出不同的生命能量的顯相、延伸出不同的覺知能力、再自我鞏固成我識我執我相的知覺,看起來是每一個人的自我意識在做主,實在是整體能量在做業力的運作,「我」無法做些什麼、「我」什至只是知覺意識的過程,「我」甚至不曾存在過!

用世俗宗教的眼光來看,一個人彌留太久、那是業障太重,必須敲打唸誦的給她消業。俗人對生命不瞭解、對生死更是充滿無明恐懼、自然會尋求一些藉口、不是幫助彌留者解脫、而是幫助自己逃避及釋懷。

佛陀說:有一些事在發生、祂裡面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佛陀又說:一切萬法因緣而生、緣起性空。

彌留之人雖然需要很大的勇氣、去接受死亡。身旁之人更需要很大的毅力和耐心,去照顧去面對將死之人。

「久病在床無孝子」,人至終總是愛採取逃避責任與現實的選擇。不曾覺知到彌留者與照顧者、都處於生命旅程的特殊學習中,箇中的經驗及學問、都是異常珍貴難得的。

我繄握她的雙手,常常給她鼓勵的眼神,不時柔柔的撫摸她的臂膀、悄悄的梳理她的髮鬢、偷偷的吻她的額頭,輕輕在耳邊告訴她、死亡只是休息及釋放的真相,並一再提醒她注意自己的呼吸放鬆、多做真眼輪的觀照法..。

她非常受用,看得到她內心的穩定與放下,她有時索性連水都拒絕喝,似乎要幫助身體迅速衰落以便解脫。

媽媽、別急!這是您一生最精彩的時刻!享受每一個過程、深深的去知覺、每一種身體內外的變化,完全的去覺知身、心、靈的每一個轉換,死亡是每一個人的生命體的過程中、必須經歷的旅程、祂只有一次機會、不但沒有恐懼、而且完全不容錯過!

媽媽、養兵千日、用在一時。我大半生苦修苦行、所學所悟、第一線該回饋的就是父母,爸爸走得瀟灑痛快,希望媽媽您也走得悠然自得!

她今晚睡得好熟、我也乘機補眠,今晚有點像平安夜、老媽熟睡的模樣好可愛、像聖母瑪莉亞...

晚安媽媽、祝解脫長眠、不須再醒...

愛您...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