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二)

作者 guru

她靜悄悄的、合著眼睛躺在床上,她的臉色蒼白、臉頰已經往內凹下了,蓋在一張花色的薄薄綿被的身體、瘦弱得看不到綿被有太多的皺褶。

一聲:媽我回來了...。

昨晚提前結束了高雄的課程、帶著內疚對發心辦課的老韓醫師一家人道別,趕上九點半鐘的高鐵、對老媽的病情牽腸掛肚的心跳聲、和著振動的鐵軌聲、交織糾纏一路迅速往北而去,似乎在夜空中、拉出一道漫漫長夜中、最漫長的思親曲:媽!您一定要振作、等我回來啊...

我心想:這台灣高鐵若能一路飛馳而去、跨越台灣海峽、直達家門那該多好...

回到台北已經半夜。到 SEVEN/ELEVEN 買個便當盒隨便填肚子、收拾一下行李、停一下愣、發一下呆,再禮一下佛、做一趟慈心觀給老媽、也迴向給天下的媽媽,躺下來已經深夜兩點。

望著天花板數星星、看到老媽的微笑在空氣中,鬧鐘響了...

怎麼還沒睡著、剛一合眼就早晨五點了﹖

拖著還沒完全睜開眼頰的身心、像遊魂一般的坐上車子、心中不斷的想著:

媽!等我回來啊...

這一趟華航的班機、怎麼飛得比往常慢﹖

手上的腕錶、也是比平常慢的感覺﹖

中午一點多、推著越來越重的行李、拖著疲憊不堪的軀殼、也不知是怎麼坐上計程車的﹖

一路上細雨濛濛、老媽的笑靨好像出現在霧氣中﹖

怎麼連計程車也開得比往常的慢﹖

不知道這道高速公路、當年在規劃時、有沒刻意把路迂徊拉長了﹖

聽說、她已經吞嚥不下了﹖

聽說、她已經不能說話了﹖

聽說、她昨晚進入了彌留狀態﹖

再長的旅程也總是會到的、終於....

媽!我回來了!

剎那之間、她的眼睛亮了!臉色紅潤了!連扁平的綿被都像被充氣了﹖

我坐在她床邊、緊握她的雙手、慶幸及時趕到,覺得是時候了、正要趕緊向她解釋人要斷氣前、要如何做到快樂的解脫...

忽然間她精神煥發的、忽視自己的病痛、放下思念的焦慮、雙手拿起了那對乾癟癟的大姆指,像在歡呼叫好的,微笑著對著我不斷搖擺...

家人說:奇怪﹖您一回來、她就又活過來了!

我和老媽深深的對視著、會心的微笑著、良久、良久...

時空凝固在老媽上回洗碗時、沒流出來的淚珠中!

一切止靜在一種深深的、沉默的共識中,沒有悲傷、也沒有沉重、一切切儘在不言中...

沒錯、老媽又活過來了!

鐵娘子又活回來了!

她主動要求起身到客廳坐,家中大小老少全圍繞著她,起哄的起哄、撒嬌的撒嬌、嘻哈的嘻哈、拍照的拍照、歡笑聲此起彼落、充滿每一個人的內心、圓融了每一個角落...

她可能是迴光返照﹖

有什麼關係呢﹖

她這一生坎坷不平的旅程、最後平穩的著陸、順利滑行在子孫滿堂的歡笑聲中,這永恆間的剎那、成就了剎那間的永恆...。

( 待續)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