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

作者 guru

她剛剛起身、只喝了兩小口的清水、就又再激烈的嘔吐了...

我抱著她的肩膀,感覺得到她那越來越瘦弱不堪的身體,無奈的輕輕撫摸她的背心,我內心只想著一個念頭;佛菩薩讓我代替她病吧!給我代替她嘔吐吧!

她是我可憐的老媽,八十八年的辛酸苦辣,童年在窮困家庭、做童工熬日子。

少年時遇到日軍南侵的二次世界大戰,有一餐沒下一餐的過日。

後來草草嫁給、由大陸逃難南來的老爸,又是在有一頓沒下一頓的煎熬中,前後生了我們這一群,勇敢的伴隨老爸、拖著我們困苦的過日。

終於挨到我們都成長了,兩老終於可以享福了,老爸十年前卻先走了...

當時、老爸喪事辦完,我發覺到她靜悄悄的獨自在廚房冼碗,眼角沒有淚、一個瓷碗在她手中反復洗了好久..

我當時只能默默的塞一大卷現鈔在她手,告訴她留著隨意用、不夠我還有...

我以為這樣能帶給她一些穩定作用、她完全不望一望手上的錢,她只透過微微起霧的老花鏡片、矇矓的望著我,輕柔的問一句:你幾時再回來﹖

記憶中好像沒真正的看過她病,只有我們在病中受她照顧,尤其是當年我受傷成了半植物人之時。

她像南丁格爾、更像觀世音菩薩。若老爸是我們家中的太陽,那她就是那遍孕育我們的大地。

她是比鐵漢子還要鐵的鐵娘子!

饑餓貧窮打不倒她、日本鬼子奈何不了她、世界大戰她照樣種她的地瓜、老爸走了這十年、孤寂的她日子照樣過...

我忽視了她的孤寂、忽略了她的生命,我有忙不完的工作、弘不完的法,我只懂得用錢去完成她的每一個需求。

直到去年尾她開口說;家門前開了大馬路、很吵,希望另搬一間較大較寧靜的房子,我們做孩子的從外地回來也好同住。

我才開始感覺到她從不說出口的寂寞。

房子馬上就買了、裝橫很快也好了,她說:不想搬了,反正住舊家住新家,大部分的日子、還不是一樣自己一個人!

我終於醒悟了她不是鐵人、她需要的不是錢能夠滿足的,她很寂寞...

我還以為每一個農曆新春回來陪她過個年,買些金澄閃爍的鑽石飾物給她、陪她上百貨超市走兩圈,就是了不起的孝順。

我錯了...卻還是錯下去!

兩個月前她似乎有小恙、我沒在意,回去看她時,我竟然很有把握的拍胸口說:媽媽、等我忙多幾年,忙完了就會回來陪妳。

(只知覺到說完話後、覺得自己好偉大啊!)

上個月她的病出來了,糾纏了多年的腦瘤,開始漫延作怪,我趕回來看她。

我錯了...我還是再錯下去!

我握著她的手,告訴她:媽媽、我決定了、再忙到年尾我就專程為妳收工,全部時間陪伴著您。

(說完話我還是滿懷信心、覺得自己更偉大了!)

上個星期她更惡化了,家中電話來了,說她激烈嘔吐、不太能吃了!

我終於有點慌了,慌亂中我還是保持著我的偉大和一慣的慎定。我終於忍痛犧牲了所有的工作,停下所有的課程,急速回到她身邊..

我抱著她虛弱的身體、看著她痛苦的嘔吐著...

驚訝著病魔怎麼可能侵蝕得那麼快﹖

我心中只有一個念頭;我要如何停下她的痛苦﹖我願意代替她的病痛。..

我當晚向佛菩薩請願、祈求把她的病痛轉移到我身上!

佛菩薩也很靈驗,糾纏了我三個多月的腎結石發作,當晚掉到輸尿管阻塞住激烈疼痛到天亮...

我不敢驚動老媽、更不想勞煩家人、到黃昏安排好家中一切,才靜悄悄自己去醫院做手術,怕老媽擔心,隔天又急忙出院,帶著傷口回家看她。

但她的病痛並沒有因此減輕,她更虛弱更辛苦了,連眼睛也模糊了,吞嚥也更困難了...

又細心陪了她幾天,看起來稍稍穩定了,她就急迫的虛弱喘息著對我說:你去忙吧!阿媽沒事,多兩天就會好的。

我錯了...我又再錯下去!

我緊握她的手,對著她強提起信心的說:媽媽、好的!我再走一趟、這次保證只去幾天、去去就來,星期一、二左右,我就回來。

(說完話我不再覺得偉大,只是急著要躲避內心的掙扎!)

我現在台灣、剛在一埸盛大的講座會演講完,回到飯店就急著撥電問老媽情況。

家人說:她還是不能吃不能喝,除了激烈頭痛及嘔吐外,大多數時間都在昏睡中,但是詭異的是、自從前兩天你離開後、不曉得為何,她每次醒來、總是反復問同一個問題:今天星期幾了﹖

我愣了..呆了..傻了..

拿著電話說不出話來,唔唔啊啊的有一句沒一句的、腦海中只有一個念頭...

她要求的不是物質、也不是病癒康復、更不是停止病痛...

原來她要的只是我的陪伴著!

原來她口是心非卻悄悄的在病痛中數日期、等我下次回來的日子...

我真的錯了...這次、我不會容許自己再錯多一次,決定了坐明早的班機回家!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