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的飛舞

作者 guru

蒲公英的飛舞

昨晚上竟下雪了?
春天已經來晚了,雪也下得很晚,在晚春的靜夜,輕輕飄飄的把那迷迷茫茫的魚尾峰,重新撒上一層雪白。
那原本積雪的安挪普拿雪峰,更顯得像一個雪白的大磨菇,重重疊疊的在靜夜深處中隱去。
一些俏皮的雪花,艱苦的渡過碧華聖湖,化身為最早的朝露,悄悄的把那湖邊小木屋輕輕粉飾,還為周邊的草地,柔和的蓋上一襲用露珠織成的輕紗。
大地繼續熟睡,睡到深沈得幾乎聽到打呼聲。
那失眠的老松樹,也伴隨著幾乎都在長眠中的老岩石,深深沉沉的睡到連打呼的聲音也隱沒了。
此時是天地最慈祥圓融的時刻,沒有生機生態的異動,也沒有太多的食物鍊圈的延續相殘,更沒有多餘的分別心,去嘗試理解這個真正的無想的世界。
這是佛菩薩的時空,絕對的平衡、自由、無為、圓滿!
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得失,沒有在看的、也沒有被看的,一切就是這樣的發生著,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也許、這就是人類內心深處在熱切追求的,被遺忘了的本來的世界?
也許、這就是諸佛的最高最終的,無上覺悟究竟境界?
歷代修行者用盡了一切的努力,去嘗試達到的,竟是那什麼都不能做也不須要做、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時間在這一刻被遺忘了、凍結了。
一切靜止在絕對平靜中。
直到太陽不知在什麼時候,靜悄悄的從東方遠處、努力的撥開沉重的夜幕,把百千億丈光茫,傾巢而出灑遍整個沉睡的夢鄉...
剎那間晨曦有如千軍萬馬過境,一眨眼掃走了沈睡中的寧靜,掀開了一個全新的面貌,將一個個隱藏在黑暗中的雪峰,重現粉刷成一遍雪白宮殿。
連那沈睡在夢中的碧華聖湖,也被灑下一大遍的光茫!
大地開始甦醒,徹夜沈睡的老松樹,非常滿意的伸展著懶腰,迎著朝陽光茫發散出清晨的芬多精。
早起的小蟲,從草木堆中好奇的對這全新的一天探頭探腦。
那抖擻在溫暖睡窩中的鳥兒,已經開始做早餐的禱告。
萬物又再復甦,又再開始忙忙碌碌做食物鍊圈的交替。
只有那老岩石,懶懶洋洋的掀開一下那還在沈睡的沉重眼皮,對半個世界輕睨了一下,又回到呼呼熟睡的夢中。
老岩石對這個世界不感興趣,他的壽命太長了,長到幾乎和這個天地同壽。
任何存在若是太長壽,恐怕都會對其他的存在不再感興趣。
只有那些生命短暫的夏蟲、才會急不及待的對這個世界探頭探腦,急迫的把周邊的食物吞嚥入肚,也戲劇化的成為其他生命的食物,來不及埋怨痛訴,甚至來不及對這大千世界多睨一眼,一切又歸還平靜,沒有訴苦、也不會有訴苦者。反正這一切切的發生,都來自整體,也回歸整體。
可憐的人類,墮入了目光短淺的困境,在業鏡輪迴中充滿控訴,漠視了自己的無明、隱瞞了自己的貪嗔痴、忘記了自己在短暫的一生中,因執著於各種追求與迷戀,而錯過了原有的整體的恩賜,墮入自造的重重痛苦因果中。
可是、那又有誰會去知道呢?
風起了...
山坡不遠處的那叢蒲公英,和著晨風在婆娑起舞,祂已經準備好了,在老松樹的微笑點頭中,把種子乘風發散在空氣中,迎著無限祝福的朝陽,準備好了生命之旅,往虛空中奮勇飛舞投身而去。
那些蒲公英的種子,像戰場中勇猛的空降部隊,撐開一張張雪白的降落傘,在藍空中飛舞,勇敢的往那不可知的生命旅程隱去。
在碧藍的天水一線間,這些種子在藍空下欣然舞起了生命的延續,也舞起了生死的抉擇。
它們迎著朝陽閃爍在碧藍湖上、輕輕柔柔的隨著晨風飄送,與止靜的湖水構成無言的動靜畫面,沒有讚美也沒有譴責。
一些種子好奇那碧藍與金光閃爍交織的碧華聖湖,為了一探究竟,毫無疑問的一頭裁入水中探險,完成了短暫的旅程,也結束了短暫的生命。
一些種子在半空中,選擇了悠然自得的老岩石,靜悄悄的降落,滿意的躺在老岩石上,效法與老岩石一般的與天地同壽,漠視生死的抉擇,也漠視這一切切的存在。
一些種子棲息在湖邊肥沃的土壤,開始為生命扎根,一方面得無奈的避開,成為食物鍊圈的一份子,一方面努力從肥沃的土壤中,吸收水分及養分,奮力的破殼而出,不久的將來,一株小小的青苖,一根小小的新生命體,就此欣然展開。
每一顆種子都依著各自的選擇,或說依各自的命運,在造物的過程中,各有所需各有所取的,欣然的做出選擇、或是接受了安排。
投入水中的種子、不論是自願還是被動,無悔的隨水流飄向不可知的方向,溶入水中化為水的部分。
那些種子沒有個體的意識,沒有任何立足點能去做出任何選擇,只是純粹的一些事在發生著,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人類若在有知覺中,只活得如此短暫,周邊的親友及當事人之間,不知要掉多少眼淚?不知還會有多少悲傷在後續發生?
而悠然自得躺在老岩石上的種子、會無怨無悔的被曬乾,或風化或成為鳥食,迅速投入另類旅程,完全的比亞基米德的能量比重的轉移,還要顯得更亞基米德,沒有得、也沒有失,有一些事在發生著,裡面沒有您想像的做者。
換著躺在床上等死的可憐的人類來說,這種毫無生死知覺,毫無障礙的過程,其中的自然無為、有誰會去理解呢 ?
對那在垂死中、尚要努力掙扎著,嚥入下一口氣的將亡者,那裡面有幾多的悲痛不甘 ?幾許的壯志未酬 ?
棲息在肥沃土上的種子、會辛勤的為生命扎根,明年的這個時候,風起時、又再次的呈獻祂那生命之舞...。
有些人可能會擁有如此福報,不知是否也會全面的去珍惜,如此無上殊勝的恩賜?
祂就是這樣的發生著。
它們不會做出選擇,也不可能有選擇者,或有選擇的需要!
沒有訴苦、也沒有被訴苦者,還是那句老話;「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生命短促、目光短淺的可憐的人類,他們會為那蒲公英歌頌或嘆息,也會拼死拼活的,為自己的掙扎過程去歌頌或嘆息,除此之外、一切保持祂原有的平靜。
這是一個真正的自由世界,是一個澈底平靜無爭的、祥和圓融的世界,是一個人類的知覺頭腦,永遠無法到達、也無法瞭解的世界!
人類有著太豐富的敏感知覺、感官知覺、投影知覺、思考知覺及情感知覺。
也許、這使到人類頭腦思考模式極端豐富,也使到人類的自我,硬生生的與整體的存在決裂,成為一廂情願的,錯覺上的主體意識。
人類的自我意識,在一生中處心積慮所想的,都是如何做出自我選擇,如何自我安排一切,如何不被其他的人或其他的意識取代,甚至不想被整體意識吞沒。
人類那一次又一次的徒勞無功的行為結果,卻不曾也不會斷絕,那一批又一批的後來者的挑戰。
這些無明的行為後果,換來一幕又一幕人類生命中,無止無休的,莫須有的各種慘劇與悲劇。
原本是為歡悅歡欣歡笑而來的知覺,成就了澈底傷痕累累的情殤世界。
風起了...
那蒲公英的種子繼續它的舞,那生命的延續、那生死的抉擇。
沒有多餘的知覺須要去知道,也沒有多餘的知覺須要去覺知這其中的奧妙!
有一個人坐在這湖邊寧靜一角,早已經忘記了他自己的存在。只有蒲公英的種子在飛翔,其他的都回到了止靜的畫面。
風又起了...。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