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日川行 (二)-寧靜的邀請

作者 guru

寧靜的邀請
寧靜的早晨,寧靜的藍天,喜馬拉雅山的「佬拉幾里」(NAULAGRILI-)雪峰,寧靜的和天地悠然共存。
拉鐘(LA-JUNG) 村莊依舊那麼樣寧靜的,伴在雪山腰處。
層層翠綠的梯田,也是那麼樣寧靜的平均鋪展開來,像一張綠色的地壇,幾乎蓋滿整個山區。
雖然已經入夏,太陽高照之下的氣溫,在離海拔 兩千公尺 的環山仙境的此處,顯得還是有點絲絲寒意。
他寧靜的隨著小山徑婉轉而上,一路上靜悄悄的,沒有個人在行走,只有行走的事在發生。
周圍只是一遍寧靜,寧靜得連個人的心跳聲,都可能造成多餘的擾亂。
延途都是一些崇高的松柏,靜悄悄在幽靜的晨空中,散發出非常清新的、清晨的芬多精。
此時、個人的氣息,會不知不覺貪婪的張開,發出全然吸氣的享受。
偶爾、細微的蟲鳥鳴聲,會在個人腳步聲到達前,在前方不遠處響起,湊出非常悅耳的清晨交響樂,讓人感覺到不得不停下腳步,靜默止息、側耳傾聽。
傾聽、聆聽、專注的聽,是人在生命的探索中,最非常的經驗。修行者會從中捕捉到、那真正的寧靜,那無聲之音。
傾聽、聆聽、專注的聽,也是人與人際關係間,一切幸福的來源。
夫妻、父子、母女、情侶、朋友、師生,從傾聽及聆聽中建立了通道、橋樑。
傾聽、聆聽、專注的聽,更是人生一切快樂喜悅的知覺出口。
那是所有的智慧堆積成的最高的能量,是所有經驗者都無法說出來的體驗。
可憐的人類,大多數一生中都在忙忙碌碌,沒有傾聽的時間,沒有聆聽的空間,更沒有專注細聽的能力。
許多人的平生就這樣過去了,到斷氣時都不知自己在一生中,到底忙了些什麼? 做過了些什麼!
生命的過程,也許可以轟轟烈烈,也許可以平淡無奇。但是、生命旅程絕對不容錯過。
生命體的顯相太神奇了,不知道是上帝在故做神秘,還是達爾文的進化論不夠仔細,人類到目前為止、對生命的發生真相、還是一遍空白。
但生命的進化,不單神秘、而且簡直精彩無比。從毫無知覺意識的能量小份子,不知如何、演變成基礎生存意識的單細胞生命,又在不可知的情況之下,逐漸演化到複數細胞的生命旅程,再一步一步的、靜悄悄的蛻變到生命知覺意識的延伸,終於..人出現了,

他靜悄悄的走著,步伐很輕柔,不願去擾亂這寧靜的世界。
再順著一些不規則的石階往上登,正讓人感覺到有點氣喘之際,繞過山路半徑轉角處,眼界突然展開。
在山崖上有家很奇特的飯店,巧妙的建在山崖邊,裡外看不見半個人影,與周圍的寧靜,溶成一副完整的寧靜晝面。
聽說飯店主人,是一對尼泊爾與日本人、在異國相戀結婚後,回鄉刻意選擇了這高崇的山崖位置,應用現代化的建設方式,混合古老的岩石與木材,建成此特殊的飯店,與附近的村莊,明顯的區分出文明建設與古老形態之別。
飯店建成典型的長方形,方形的石塊及磚牆,切合成樸素與古老的感覺。
飯店內大多用松木做裝飾,散發出絲絲的芬多精香味,石梯邊隨意的擺放了一些,不規則形的原始化石,大廳中央還有一座燃燒木柴用的暖爐,及幾張懶洋洋的椅子,讓人感覺到懶懶慵慵的,一屁股坐下就不捨得動彈,只想閉目養神,徹底溶入整體的寧靜。
順著松木造的扶手、及石塊切開的梯階往上走,二樓的格局是環繞著樓下大廳的空間所建,在四方形的走道上,一邊可以隨時俯視樓下大廳,另一邊順著每一方向分隔了三間、共十二間優雅房間。
房內是乾乾淨淨的白色床單,鋪著現代化的床墊。更有那難得的現代化廁所,和那讓人眼睛一亮的瓦斯熱水洗澡浴缸。
天哪!在這樣的環境泡個熱水澡,燃料是奢侈品、連水也是奢侈品啊!
那落地長窗外環繞著的,是成群懶洋洋的松針葉樹,在寧靜的藍空早晨,隨著偶而拂面而來的晨風,左右輕柔的搖曳起舞,散發出悅耳的沙沙聲,偶而也會再傳來兩三下鳥鳴聲,但是眨眼之間又再恢復原有平靜。
平靜、是喜馬拉雅山特有的氣質。「拉俊」的平靜,更是那麼寧靜的幾乎聽不到多餘的聲音。
連那藍天中的白雲,也和著那清晰可見的,「腦拉幾里」雪峰的冰峰斷層,靜止在這永恆如一的寧靜早晨。
他站在陽台上,靜悄悄注目凝視這神奇的一刻,眼神與呼吸,幾乎停頓在這寧靜得令人忘記了生命的剎那!
人類在文明的進化中,得到豐富的物質生活,卻也在進化的不知不覺中,失去了原有的平靜自由。
在一切講究現代化的文明世界,我們從誕生的那一天開始,就被動的往時代的巨輪推進。各種營養品的灌入,要身體提前成長甚至早熟。各種知識教育,也提前灌輸進入我們的大腦,似乎要求人人變成愛因斯坦。
我們一生就是那樣被動的,往時空的另一端、做迅速的移動。
每個人的內心對前景都有所期望、有所期待。每個人都被動的努力掙扎,努力爭取。
時間變成很緊迫,生命變成很緊張,生活變成很緊湊,每一個人都有忙不定的事情,每一個人的臉孔都在不知不覺中繃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更是緊繃繃,人人心境時刻起伏不定,好像恐怖份子就在周邊,世界大戰正在一觸即發!
我們在一生中、就是那樣的發生著。沒有方向的、沒有主題的,被動的被周圍的一切名利或人際關係,纏繞著往未知的前方、做迅速的轉變及衰竭。
我們失去了原有自由,失去了原有快樂,失去了安全感,失去了整體性的內在空間。
我們甚至失去了生活,失去了生命,失去了一切存在的意義。
是什麼原因造成我們的失落感 ?
也許,您有時會察覺到,我們的生命渴望著平靜的生活,我們的內心盼望著寧靜的過程 ?
我們是現代文明人,我們發明了科技,我們無法發明寧靜。
我們得到了物質,失去了自然。
我們找到物理的真相,找不到生命的真諦。
因此、我們發明了音樂、藝術,發明了歌舞、唱誦,發明了一些途徑。
有些時候、借用這些途徑,在我們深入音樂或歌舞、唱誦的深度欣賞時,內心呈現了罕有的寧靜片刻。
有些時候、借用這些媒介的引導,一些藝術、一些寧靜的畫面,或寧靜的禱告、沉思、冥想等;讓我們的意識深入到無法思想時,剩下的就是那樣的發生著的、澈底無想的寧靜!
因此、我們察覺了寧靜、踏實、祥和、圓融的生命及圓融的世界。
但是、很少人同步察覺到,若捨棄媒介不談,人類的生命內心深處,是否本來就是寧靜的?
是生命受到太多的外在因素擾亂,造成太多的執著,失去了原有的寧靜?
還是生命的背景,本來就是一連串的複雜業障,寧靜只是他那貪婪生命之舞的驛站?
從遠古至今、歷代以來就很少人,真正的去找尋到、發覺到,人類的生命知覺意識,在一切多餘的頭腦思想、及一切我識認知被去除後,對個人來說,剩下的就是那樣的在發生著的、原有的寧靜。
不管物理學家在量子論中、如何努力用心研究。不管修行者在各部深奧難懂的經典中、如何細心探索。
那真正的真相、那真正的自由,會一再被錯過。
整體能量就是那樣的發生著,在寧靜中做靜悄悄的運轉,在寧靜中做各種生滅過程的顯相,在寧靜中發生各種覺知意識,也在寧靜中讓各種知覺意識發生。
不論是藍天白雲、樹木花草、飛禽走獸、而至宇宙一切星體黑洞、及宇宙一切演變,都是祂在寧靜中發生,也都是發生在祂的寧靜中。
那一株株松針葉樹,很單純的寧靜的在著,偶而應酬一下晨風婆娑起舞,之後、又恢復它的原有寧靜。
那偶爾傳來的蟲鳥鳴聲,無法破壞四周的寧靜,反而更反映了更深湛的寧靜品質。
這一刻似乎成了天地之間的缺口,一些超越天地的真相,一些不可知的、一些不可被說出的、那深深的覺悟訊息,在個人的內心深處、在那沒有頭腦介入的世界、在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過程中,在徹底寧靜中,靜悄悄展開。
碧藍的天、純白的雲,青翠的梯田、重重的松針葉樹,靜默的「拉俊」,靜默的喜馬拉雅山,全部靜止在絕對寧靜的畫面中,沒有任何聲音,也沒有任何得失。
沒有多餘的文字或語言的需求,這是寧靜的邀請。
他的心靈深處,充滿了這些寧靜的小分子,分不出是周邊的一切,帶給他這絕對寧靜的感覺,還是他內心深處原有的寧靜,畫出這寧靜畫面?
他只能偷偷的、稍稍的,深深的去享有、去知覺,去捕捉,這無言的平靜,這非我的寧靜。
或許應該說、他根本無需做什麼,也根本無法去做些什麼,因為他知道,這其中深藏不露的奧妙;
只要他不在,這永恆的寧靜,會一直那麼樣永恆的延續下去...
不管宇宙在擴張也好,在塌陷也罷。
就是這樣的發生著,寧靜、祥和、平衡、圓融...。
你能夠懂嗎?
誰會去懂呢?
您還有更多的話想要說嗎?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