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URU專欄

新年的感謝

作者 guru

新的一年!

有人會說:嘩!全新的一年!

也有人會說:又是新的一年!

大多數人會說:唉...又是一年!

這個世界、有人悲觀、有人樂觀。

有人憤世嫉俗、有人悲天憫人。

有人垂死掙扎、有人樂而忘形。

我不知道上帝有沒隨意的撒祂的骰子﹖

這些年來、我感覺到自己像個學步的稚子、在這個世界的舞台、東倒西歪跌跌撞撞的;

走過不少路、學了不少事,惹過不少的禍、也學懂了不少的經驗!

我不敢再隨意亂說話、明白了事非只因多開口!

我不敢再隨意招惹事情、明白了煩惱多因強出頭!

我明白了低調行事、低頭做人的好處。

我發現到、我只能感恩、感恩、再三的感恩!

我好感激老天,讓我擁有此生,不論煩惱或是快樂、成功或是失敗,都是生命中美好的體驗與學習。

好感激父母親,可惜他兩老都不在了...

好想念他們的笑容、溫馨、滿足。

感激所有喜歡我的人、請繼續給我鼓勵、我會嚐試做得更好、並把最最好的一面和大家分享...

感激所有討厭我的人、謝謝您們的寬恕、讓我能夠存活至今...

我虔誠恭敬的請求:

請悄悄告知我過往的一些錯誤、並寬容我一些時間,我會儘力更改自己、以便達到您們的期望與及要求。

我更感激我身邊的每位學生:

感謝你們容許我的胡鬧、感激你們對我的成長的耐心期待、感恩你們對我的信任、最重要的是;

我更更更感激你們給我的愛...

這個世界並不是很無情、只是人類還在進化中、而且需要進化的旅程還很遙遠很遙遠!

因此、人類的心智還無法成熟的、去忍受去瞭解週邊的一切不如意的發生。

所以、這世界充滿了怨恨、仇恨、憤恨!

人人失去了耐心、失去了信心、失去了誠心...

人人都沒有安全感、人人都不耐煩、人人都想當裁判、人人都不想被制裁、卻只想去裁決他人...

至今、人人只好用猜疑、用憤怒、用妒忌、用破壞、用報復、用盡各種負面的心性及手段;

容許無明的自我、去無明的進行更多的無明、製造更多的悲劇!

夠了、真的夠了!這個世界需要多的寬容、更多的諒解、更多的耐心等待、更多的愛...

我還能說什麼呢﹖

討厭我的人、看不到他內心其實對我的期待,喜歡我的人、對我的期待還會更多!

我還能做什麼呢﹖

我只有感恩、也只能感恩、感恩、再三的感恩...

我想、我明白了耶穌的無奈垂淚滴血、我瞭解了佛陀的沉默垂首不語!

沒有神佛給我責任、也沒有上帝賦我使命。

但我真的看到了、太多的無明造成這個世界有太多的災難、太多的災害、太多的悲傷、太多的悲劇...

夠了、真的夠了!我不是救世祖、也不是先知,連小人物都不是!

我能夠是誰﹖誰又能夠是我﹖

一切切的掙扎、都是徒勞無功的,一切切的發生都是因果的運轉,我們真能懂嗎﹖

我只求老天給我更多的健康、我只求您們給我更多的時間与空間、求您們給我更大的耐心和信心;

讓這組生命體、能夠更提昇更淨化、更擁有智慧與慈悲...

也許、只有那樣、才可能喚醒我們那共同的無知與無明,也許、只有那樣、我們的平靜才會重現﹖

我其實都很累!我不想再玩了!我可以回喜馬拉雅山放牛過日子!

但我無法如此自私,我無法獨善己身!

我其實很孤獨、很累、很無奈...

我很需要您們的幫助、我一個人的力量有限、我無法獨立完成這要命的工作!

天才與白痴只是一線之隔、佛和老千的不同點、只是一個在為眾生、一個在為自己。

這是全新的一年、我不應該埋怨、也無權痛訴。

我只能竭盡所能、在全人類進化的歷史腳步中、付出微薄的力量,希望能給無知與無明、帶上一點曙光。

我願在生命結束之前、給您們獻上一首喜愛的歌;

感謝您的笑容、感謝您的幫助、感激您的愛、感激您的寬恕、感謝您陪我共路、一同回歸那大徹大悟...

thank you for your kindness..thank you for your tenderness..thank you for your smile..thank you for your love …thank you for your every thing..

annihelate to eternity…

再度感谢

作者 guru

收到很多關懷的信件,内心感到非常温馨。

原来愛的確是在發生中、在傳達中…

這些年来,我為了迅速達到效果,做事常常不按牌理,引起不少的誤解。

傷害了旁人的感覺,也困擾了自己。

有些時候,真的感覺到,混沌白痴過曰子,似乎是一種幸福。

人,懂得越深,做的越多,付出越廣,責任越重!

人,都很想得到旁人的明白、共嗚、寬容、諒解!我們都活得很没信心、很没有安全感。

我們都希望事情都随心所欲!

結果、我們得到的往往是、失望,挫折,受傷…

是旁人在傷害我們嗎?還是我們自己在傷害自己?

這個世界真的需要多一些瞭解、多一些諒解、多一些關心、多一些愛,多一些祝福 ………

我很想痛哭、好久没哭了…

我知道;

一切切都是知覺的欲念…

知覺因為知道得太多而覺得很累,知覺很累、因為累、又想知道更多!

不管所知是真是假,是對是錯,是錯覺是誤解… 知覺管不著、知覺只想往深深的地獄埋葬自己!

知覺樂此不疲,知覺的世界就是那么樣的循環著… 受傷、傷害、傷害、受傷… ………

我很想痛哭…好久都没哭了…

我抑制自己的眼淚…

都是知覺的遊戲!又有誰在傷害誰呢?又有誰在被誰傷害呢?

但知覺會知覺到嗎………

只有更多的感恩、更多的感謝、更多的感激…

只有祈禱更多的寬容、更多的諒解…

感激知覺的存在過…愛過…出現過…

但是、 誰會去懂呢 ?

……………………

感謝你的笑容、感謝你的寬恕、感謝你的愛、感謝你的祝福…

感謝你陪我上路、引我走向那永恒的幸福……

……………………….

感謝有你們的共嗚、感謝你們的愛...

我會再努力、和大家共同努力!

我真的想哭…

作者 guru

今天五點正,手機由遠方的國外學生 阿羅漢傳來短訊:

咕嚕、您在台灣嗎?東京灣大地震,會引起大海嘯、您要即刻遠離海邊!

我即刻打了兩個電話,決定了災情正在發生,迅速發出連鎖短訊給國內外的學生,要大家互相警告及關懷!

這是我目前唯一可做的…

放下手上的工作,匆忙找到有電視的地方,滿腦子都在擔心,這次又是怎麼樣的災害?

可憐的人類,我們對天災地禍幾乎束手無策,卻還在互相侵害…

我一邊急著發短訊,一邊急著聯絡日本相熟人士,一邊忍受心律不振的激烈感受…

已經好久不曾心律不振,那是年輕時從高山瀑布摔傷頸椎的後遺症。

最近工作過量,新年前更爲了救人脫苦難,受到業力反撲,搞到腳掌斷骨,跛腳過年。還因為憂心憂人,又再惹成心律不振!

我知道自己的能量有出沒進,又要面對各種不被暸解、及不被諒解的工作壓力,加上工作與時限又在賽跑… 雖然才五十多歲、我已經是有點強弩之末的感覺…

蠟燭兩頭燒,我在慢性快速謀殺自己!

八點九級的大地震!超越十公尺的大海嘯!

他們被大自然的反撲無情吞噬!
天!他們往那兒躲?能往那兒躲?

我知道一切切都是知覺的遊戲…

我可以不須要覺悟、我們也許都不須要覺悟!

但我們是否可以要求美好的感覺?圓滿的結局?

這世界還有多少災難?還須要多少災難?

有人看到嗎?有人懂嗎?

我們還須要互相鬥爭嗎?

可憐的人類,總是自以為是的鬥個不停…

懂也鬥不停,不懂更是鬥不休…

暸解不暸解也鬥,誤會誤解也鬥…

人類什麼時候才停止鬥爭?什麼時候才懂得用愛心解決問題?

非到天崩地裂生死垂危了,才懂得愛心的重要嗎?

我的工作已經非常困難了,時間已經不夠用了…

世人都還在夢中,我卻必須擾人清夢!
我走了、法可能也流失了…

又不知要多久的年代,或甚至多少個阿僧坁戒… 才會再度有覺悟生命眞相的知覺、再度出現?

地震一震、海嘯轉一轉… 就死了多少人?

後面跟著來又有多少悲傷的知覺?還有多少眼淚會持續在流?

他們來不及覺悟、他們甚至來不及生存!

一大群知覺結束在驚慌中,留下一大堆知覺持續在哀傷中…

其他還沈澱在無知的幸福中的人呢?其他還沈浸在自己的夢幻中的人呢?其他還沈迷在自造的枷鎖中的人呢?

他們會因此覺醒嗎?他們會因此看到愛嗎?

還是根本一無所覺?甚至無動於衷?

仇恨還是繼續… 報復還是繼續…

因為痛苦是不能忘記的?痛苦必須轉移成報復?甚至不容許痛苦被忘記!

有人暸解嗎?有人懂嗎?

我是否懂得太多了?我是否懂得太早了?我是否在一廂情願?

對著電視轉播的畫面… 我聽到他們的哭泣聲… 我聽到他們的嚎叫聲… 我感覺得到那種驚慌無助… 我感受得到那種生命的生死存亡的掙扎… 我感染到那每一剎那…

除了讓我更心律不振,我還能做什麼?

我想哭… 我只想哭…

天… 他們是那麼的無助… 人類是那麼的無助… 我也竟然是那麼的無助…

都是知覺的遊戲,我還能做什麼?

我真的想哭…

您懂嗎﹖

有人在懂嗎﹖

沒有人在懂、也沒有懂的人在!

我真的想哭...

沈默的眼淚

作者 guru

地球發怒了?

大自然反撲了…地震、海嘯、大火災、核能災…

這些人怎麼辦?他們要往那兒逃?

我看著電視晝面,眼光逐漸模糊…分不出是泠汗還是淚珠…

有人說:那是他們的業力…有人說:那是他家的事…

是嗎?是業報嗎?是幸災樂禍之時嗎?是鼓掌叫好、是乘機會假道學教訓人的時候嗎?

若說業報、那也只是過去少數軍國好戰份子惹的禍!事隔多年,他們不是垂垂老矣、也已經是骨頭打鼓了…

現在面臨災難者都是普通老百姓啊…天!

不必去怨恨那些為非做歹的軍國主義好戰份子,也不須要咀咒他們。他們其實比我們更可憐…

我們可以堂堂正正做人,死亡來臨時、我們也是坦坦然然的給自己一個:今生無悔、夫復何求!

這些犯罪份子不行!他們不論有無遭受懲罰,這一生所做錯的、永遠無法回頭改正!這是最殘酷的懲罰、悠悠永恆中、他們的內心、他們的業力、他們的銀帶、他們的阿卡西紀錄、都會清楚的記錄著;他們所犯的、他們自己也無法原諒的過錯!別人可以忘記,但他們內心永遠無法忘懷…

我們要感受到的是,這些受害的普普通通的老百姓,他們怎麼辦?他們甚至不知該怎麼辦!他們和我們一樣、普通人一個。他們和我們一樣、有愛心、有同情心、有慈悲心。他們和我們有一樣、有著同樣的一顆、感受得到深切悲痛的一顆、熱血的心!

您暸解了嗎?大家明白了嗎?這個世界須要更多的愛!我們是人、不是禽獸…,野獸都懂得愛!更何況是人?

他們須要祝福、他們需要被關心!他們是整體的部份,我們也是整體的部份!整體是我們的整個!他們是知覺,一波又一波的知覺…我們也是知覺,也一樣的是一波又一波的知覺!他們的悲痛也就是我們的悲痛!,對他們帯來祝福也即是帶給自己祝福…

您懂了嗎?大家懂了嗎?

雖然都是知覺的遊戲、雖然都是整體的遊戲…

但痛苦是真正的在發生!能量的確是在做痛苦的波動!

因此能量必須被平衡…

祝福吧!為這顆可憐的地球祝福吧!為全球人類祝福吧!讓整體的能量都成為祝福吧!讓所有的知覺都成為祝福吧!

只有祝福的力量、只有慈悲的能量、只有愛的重量…才能真正的改變這個世界!才能讓幸福、美好、圓滿出現…

只有先改變我們自己、才可能改變這個世界…

讓愛發生吧…不論國際、不論民族… 只要是海嘯、地震、天災人禍的受害者…記得我們的愛…愛正在發生…

我們願意共同承擔任何痛苦… 您不會孤獨…愛正在發生!讓所有的能量都轉變為愛、慈悲的愛、大愛、愽愛、佛菩薩的愛…

我的眼眶更模糊了、我的心更止靜了、我不知道還要說些什麼?我守在電視前、讓眼淚繼續流、讓沈默繼續發生、從黑夜到天明……

孤寂的旅程

作者 guru

很累…

很想停下來。

今年的事特別多…

大年除夕為了幫助人脫離苦難、業力反彈、自己跌斷了腳掌!有生以來、第一次跛著腳過年。很累…很想停下來。

元宵前夕為了幫助人脫離苦海、業力騷擾反彈、搞到自己遍體皆傷、差點裡外不是人!

很累…很想停下來…

到處弘法、被一親近的學生慈悲詢問:你身邊的學生、到底有無改變?改變了多少?

真的很累…真的很想停下來…

我身邊的學生、真正更改的、的確不多、甚至看不到有太多的更改!

也許、他們需要更多的時間?也許、他們也很辛苦在修正自己!畢竟、遺傳的習性、及業障的力量、不是人力輕易可影響的?也許、人類的我識我執、及各種無明、還須要更多的時間進化?

真的很累很累…真的很想一走了之、回去山中歲月,過我的神仙日子…

這些年來、背上的負擔愈來愈重!

每個人都對我的表現、期望加深…

工作量越來越重,生命力越來越弱、責任往肩上擔、能量往歲月逝…

從來不感冒的我、也隨著一波又一波的流感而苦…

真的老了!真的是很累很累、真的很想停下來…

但是、停的下來嗎?身邊的人都渡不了、還有更多的人還沒渡…

汶川地震、曰本海嘯、中東戰爭…這些人還來不及渡就死了!

或帶著驚慌失措而死,或帶著萬般不願而亡!

但這些人有多少是要修行的、有多少是願意聼我講的?

人類為自我的利益、正在快速的自我毀滅!為石油、為核武、為金錢、為權力…大家都在盡心盡力的、往自我滅亡的路線前進!

我還能做什麼?我不累嗎?我來錯了時代?我來錯了地方?

工作還是要做的…

我必須繼續面對、衆生的期望、衆生的奢求!不可以說累、不可以控訴!

因為、衆生不懂…只有我懂…因此、很累很累…

難怪歷史中的覺悟者、都是那麼的沈默,都是那麼的寂寞!

原來、他們都很累很累…

學生們都說:您一點都不累嗎?我不累、一點都不累…一點都不敢說累…七世諸佛也沒說累…我只能祈求、眾生早日覺醒早日覺悟!

累…真的非常累…

休息、才能走更長的路。

作者 guru

一連串的事情在發生;私事、公事、國家大事、災難、國難、人為核難…

每次有不好的禍事要發生、我的內心都會忐忑不安。這種感覺很不舒服,常常會坐立不安、甚至心律不振…

所以、我平時都會給自己忙、忙到沒時間想、沒時間去感覺,甚至給自己得過且過、儘情放鬆…

常常會在夜深人靜的深層靜坐時、觀照到知覺世界的各種慘劇,出定時已經淚痕氷結…

明明知道一切切都是知覺的遊戲、但內心就是忍不了、結果暗夜獨處又是兩行熱淚!

也許、這就是佛經所言;佛菩薩逆轉十二因緣,頓悟一切萬法唯心所造,但佛菩薩還是回到十二因緣、回到知覺的世界與眾生同體大悲…

所以、我似乎平時什麼都愛管!把自己看成千手千眼的觀世音、把每一個眾生看成未來的佛,一邊對眾生苦口婆心,一邊對每一個眾生深深期望,結果、往往一廂情願或操之過急、搞成事與願違、傷害了當事者的感受,也傷害了自己的內心。

為此、又會覺得好累好累…

七世諸佛從不言累,是祂們知道無法言累、還是不願說累,或是、根本不覺得累?

我不是佛,我是其中一個眾生!普通人一個!我知道不該給自己承受太多的壓力。我也知道,我個人力量有限,我只能量力而為。我更知道,一切切都是十二因緣中的發生,都是知覺的遊戲!

也許、我該放輕鬆一點?也許、我該學佛陀那樣,保持莊嚴法相沈默不語?也許、我更該學馬哈維拉回到森林中生活、一生沈默不語?也許、我該好好的休息、休息、才能走更長的路?

所以、這些年來、我只有感恩、也只能感恩。感謝大家對我的厚愛及關懷…尤其是我能從您們的關心、重新找到活力!

原來、我和大家同樣的需要闗心、我和眾生一樣的須要關懷… 原來、我只是平平凡凡的一個眾生,一個平凡人!原來、我的辛苦是自找的、我的苦惱是自己的選擇… 我還真的以為自己有超能力,能夠解決一切眾生的煩惱!

所以、我在短短的一個新年中,再度解悟了自己的無知,慚愧自己的任性、感恩眾生寬容我的胡鬧…

但是、我是否就如此消聲滅跡?就此不理俗事、不吃人間煙火?可以嗎?我於心何忍?眾生的哭泣還在持續…悲痛的眼淚還在長流…

也許、我應該向佛菩薩要求、更多的神通、更多的法力?眾生需要救世主,眾生需要上帝,眾生需要奇蹟的出現…

您懂嗎?您能懂嗎?

我懂、懂又如何?

休息吧!休息才能走更長的路…

但是、我內心的旅程、卻找不到驛站!

怎麼辦?

唉…

都是知覺的遊戲、沒有眾生、沒有痛苦、沒有輪迴、就沒有佛…

我懂!我真的懂!我真的懂了我懂沒有用,您必須懂、眾生必須懂…

我的存在就是為痛苦而來…您的存在也是為痛苦而來…

就如佛陀說的、眾生就是苦諦、佛就是解脫…沒有眾生沒有苦諦、也就不會有佛…

您是為痛苦而來的、佛也是為痛苦而來的…

可是…到底是誰在解決痛苦?是誰在製造痛苦?

沒有做者、也沒有被做的!

休息吧…我已經語無論次了,休息吧!也許、休息真的能夠走更長的路…

有許多事我沒做好、有許多事我做得不好,有許多事我還沒做…請大家原諒!

……………………………………………………………………………………..

感謝您的笑容、感謝您的幫助、感謝您的愛、感謝您的寬恕、感謝您和我同路,共同回歸那大澈大悟…

感覺到愛了…真好!

作者 guru

咕嚕從農曆新年前,就感受到這二法門有情生世界的業力,正在對人類的無知無明,做出大弧度的反撲動作!人間從此多事,知道從此天下不再太平…

這段曰子以來、我感受到業力反撲的可怕…

一切不再依你要求的模式進行,從私人到家庭、從家庭到社會到國家、從國家到國際到整個地球、再延伸到整個天體運動、整個宇宙…

原有的秩序正一步一步的邁入、成住壞空的知覺軌道…能量在轉…在動…在交流交替…舊有的一切秩序,將會由極微觀的演變、慢慢浮現出知覺能捕捉的檯面、再繼續延伸到整個極宏觀!知覺也是祂的部份、但知覺本身在覺知上脫離了軌道、知覺一方面以為自己是切割開獨立的存在,知覺另一方面、也在深深的面對這些無情的轉變,感覺到深深的痛苦…

知覺因此更墮入其中、最後…痛苦在延續著、多少無助的眼神,伴隨著多少無言的眼淚,對著一波又一波無情業力…

知覺在延續著、痛苦也在延續著…

這一切切…若無知覺的出現、一切切本就是祂原來的永恆不變,沒有任何事發生、也沒有任何物出現過!

不會有痛苦、也不會有知覺在痛苦中延續…

那是我們的知覺現出了一切、也改變了一切…

但知覺本身卻又是那麼的無知、那麼的無明。

知覺容易受傷、容易受誤導誤解,知覺也容易自閉、自殘、甚至自以為是…

知覺除非覺悟、否則永遠把假當真、永遠執迷執著…

但覺悟的知覺又放不下其他旳知覺…往往給自己太多的負擔,造成太多的壓力,結果還是形成了另類的執著!

只有愛、只有慈悲、關懷…才能給知覺力量!

感謝大家!在我最失落最無助之間、不經意在部落格中、流漏了一些知覺上的感受、想不到卻引來了許多的回應信件、及關懷的電話…

我感受到大家給我的愛…

我發現到自己一點都不寂寞,我一點都不孤獨!

原來有那麼多的知覺,在深深的關懷我、愛我、祝福我…

我重新找到了動力、也重新覺悟了、幫助知覺對待無情業力的方法!

原來、愛、關懷、慈悲的力量那麼重要、那麼管用!

不論是覺悟的知覺、還是無明的無知的知覺、祂都是愛的發生、祂都感受到愛…

衆神愛眾生、賜予眾生幸福生活!眾生愛眾神,給眾神的禱告成為眾神不朽的生命!

一切切都是愛的發生!

天啊…我弄懂了…只有真正的愛!無私的愛!才擁有無上的智慧、寬宏、廣大、寬容、無礙、完整、圓滿…

我終於知道什麼是愛了!我感覺到愛了!

您感覺到了嗎?

原來祂一直在著、原來祂一直發生著…

感謝您的笑容…感謝您的幫助…感謝您的愛…感謝您的寬恕…

一切切沒有關係了、解脫了…都是知覺的遊戲…

感謝您伴我上路、引我回歸那永恆的祝福…!

感謝你的愛

感謝你的愛

無窮的生命漫長的路 自然的安排我們的共處
走在這段生死路 同誠合一我們穿出那雲和霧
多少血汗和淚吞肚 夾著歡笑互相鼓舞
走出這段生死路 同誠合一我們穿出那雲和霧
不再痛哭 我們歡舞 真誠的心創出那溫暖的旅途
不再痛哭 我們歡舞 真摯的愛是我們無言的祝福
抹掉眼淚 互相幫忙 同奔前程 創造幸福
不怕眼前高山崎路 我們相對會心笑出
緊握你我的手 共同邁開腳步
無限的愛 不須說出 一擁一抱 我們已滿足
感謝你的笑容 感謝你的幫助
感謝你的愛 感謝你的寬恕
感謝你伴我上路 引我回歸那自然的路 引我回歸那自然的路
(重複一遍)

Thank you for your kindness. Thank you for your tenderness
Thank you for your smile Thank you for your love
Thank you for your everything Annihelate to eternity
感謝你的笑容 感謝你的幫助
感謝你的愛 感謝你的寬恕
感謝你伴我上路 引我回歸那自然的路
引我回歸那大澈大悟 引我回歸那無限的祝福

花蓮種蓮花

作者 guru

久別了、花蓮。

習慣了台北的快速步驟,班機剛降落,懶慵慵的花蓮、已經透過小小的航機窗口、入侵了來自台北的忙碌而疲憊的內心。

數量有限的旅人,剛一下機就做鳥獸散,我站在輸送帶前等行李,週邊的一切恢復了原有的靜悄悄。

在公路上也是靜悄悄的感覺,靜悄悄的路、靜悄悄的海岸、靜悄悄的花蓮。

就如我十多年前初到台灣,跋涉於每一個新的弘法道場、講課前靜悄悄的來,講完課靜靜悄悄的離開。

不敢把這十多年的旅程、說成披星戴月,但回想這一路走過來的漫漫長路、也已經足夠讓我感覺到心境漸老。

我把一生最美好的歲月、給了台灣。十多年來有歡笑有淚,有成就感也有挫折感!

尤其是花蓮、如果不是還有智淨,禪悅、禪河、慈德幾位法師,我的工作幾乎是全軍覆沒。

這多年來、台北、台中、仍至高雄的課程迅速發展起來。

台南因為某些人為的原因、成敗蕭何,至今困鎖不前。

花蓮是我早期來得最勤的地方,慈善寺 、慈蓮寺 、禪光寺 、摩尼寺..甚至於縣議會的楊議長、也都幫過我開了好幾次課程。

雖然每一次的課程都滿座,但那股修行的氣氛就是凝集不起來!

每一場盡心盡力講解的課程、都只看到人來人往、感受不到禪風的凝聚。

我一邊感覺到精疲力盡,另一邊更深深的感受到、失敗帶來的刺心的挫折感!

我後來好幾年都不再到花蓮。

公路是靜悄悄的拉長了旅程,海岸也是靜靜悄悄的拉開了距離,計程車靜悄悄的行駛著,許多記憶猶新的往事都拋在計程車後面。

我不知道舊地重遊的此行、會帶給我同樣的失望、還是美好的希望﹖

我只能向佛菩薩靜悄悄祈禱,容我,在美麗的花蓮、種上一棵真正的自由蓮花。

(待續)

其實、花蓮有許多好朋友…慈悲的慈善寺 的達營法師、共為我辦了三次課程、每次用餐總是幫我碗碟內加菜…虔誠的縣議會的楊文值議長,幫我辦了三次課程、他親自參與、每日凌晨三點半起身同上課。居士會的陳會長,禪光寺 ,摩尼寺住持等等、也都是連續辦了幾次課…
尤其是慈悲的莊居士,他總是躲在,幕後悄悄一再為我統籌辦課之事、他的太太一手簡單而美味的料理、想念至今。應該請莊太太、也出來辦個烹飪課程。

許許多多的人物、許許多多的課程,隨著計程車行駛過的路程,在腦海中迅速的呼嘯而過…。

會到花蓮弘法,會大膽的往台灣寺院到處教學,最讓我惦記的是大溪妙雲的三劍客,她們對我的鼓勵,護持、及在危難中她們更是任勞任怨的、不辭勞苦的為我辦課

人生旅程就是這模樣,人來人往…有些人為某些事岀現或消失,某些事因某些人而成功或失敗。悲歡離合、聚散無常。

,花蓮的風景好美、山明水秀、長長的海岸線、廣闊無際的太平洋…加上這一大群的好朋友…我不得不回來!(待續)
花蓮的佛教氣息很興盛,愛學佛的人很多,他們很艱苦的、在很少的究竟法的訊息中勤學苦練。

我有責任要幫助他們,我知道我必須像種一顆小樹苗,小心異異的灌溉施肥。